李濠仲專欄:疫苗一邊救人一邊捉弄這個世界

·5 分鐘 (閱讀時間)

現在手握大筆疫苗(包括訂單)的美國,正式來說是在去年12月中開始接種第一劑,從那時候起到今年三月,曾經歷一段疫苗施打的混亂期。首先,雖由聯邦統籌供給疫苗,但各州拿到疫苗後卻各有接種計畫,規定並未統一,期間漏洞百出,非常擾民,也未必都很公平。

首先,還是回到多數人起初對疫苗「神速上場」有疑慮,加上副作用被放大檢視(美國人不少相當排斥忍耐副作用保平安這回事),令人卻步,官方不得不大力宣傳,從柔性勸導到直接提出生命示警,一陣軟硬兼施接種狀況才有起色。起初當然也是以第一線防疫人員為先,繼之再擴及必須從事與人近距離接觸的工作者,但就是因為不少人仍在觀望,造成州政府收到的疫苗一時間無法全部派上用場,為免疫苗過期,一些提供疫苗接種服務的診所、藥局便開始自行製作預約系統,且主動放寬條件,讓尚未宣布執行的類別人士線上登記。

這或許是權宜下的供需調配,就像台灣疫苗剛開打時一樣,既然排上的人不想打,那就開放申請,讓想要打疫苗的人自費接種(差別在紐約都是免費)。問題就在當時訊息紛亂,哪家診所有疫苗,哪家藥局可以預約申請,都必須由民眾自己一家一家查詢,很多感情好的左鄰右舍也會開始互通有無,一旦自己順利接種,不藏私的便會立刻舊雨新知到處「報馬仔」。如果已然耳聞消息,卻人面不夠廣,就只能土法煉鋼、地毯式搜索,自己去各診所、藥局預約碰運氣。那時開車到住家十幾英里遠外打疫苗者大有人在。

以紐約為例,紐約正式施打疫苗之前,包括州長、市長皆已明白宣告:「民眾必須按照既定的疫苗接種優先順序快速逐級推進」,尤其「嚴禁特權人員在養老院、醫護和急救員接種之前插隊接種疫苗」。只是,這方面也許守住了,但紐約的問題還在另一方面。也就是疫苗開打後隔月,很多人發現並不屬於優先類別的親戚朋友或同事們竟然都打疫苗了,怎麼自己還狀況外,於是才開始四處打探消息。

不過原因是在優先順位者並不是每個人都想打疫苗,但想打的其實也為數不少,因此官方已將條件放寬,雖優先順位者仍有優先接種權,但非優先順位者也有機會同時遞補上去,這就造成願意施打的人突然大舉超過還在觀望的人。但當時疫苗供給數量仍然有限,一些接種站乾脆視當天情況,如果有優先權者取消,就會通知其他順位的預約民眾同一天到接種站候補,先來先打。然後,那些接種站外就會突然大排長龍,排了也不一定打得到,接著就是怨聲四起,差不多施行兩周就放棄了。

而在混沌之間,再有「跨洲打疫苗」的一類。因為各州第一時間頒布的施打順序不一,所以,我在自己居住的州可能排不上順位,卻符合隔壁州的施打規定,我或許就會選擇跨州預約施打。例如,疫苗開打之初,紐澤西州開放「吸菸者」可以優先獲得疫苗,且不必證明自己是老菸槍,另外,當許多州仍將疫苗施打者設定在70歲以上時,佛羅里達州則率先開放給65歲以上的人接種疫苗,對身份核查也很寬鬆。當時,很多紐約州的人就是這樣被吸引過去。不過,這也造成了另一個困擾,因為疫苗施打,尚有人力資源或其他醫療物資(如針頭)的消耗,跨州打疫苗很可能會對一區原本的接種計畫造成破壞,所以,這方式很快就不受到鼓勵。

再者,雖然疫苗供給之後慢慢加快,但又出現預約注射的電話打不進去,線上預約系統當機等事件頻傳,要不,就是診所或接種站被本應前往接種的民眾放鴿子,直到今年三月之前,紐約疫苗的接種情況並非都是愉快的經驗。

但對比北邊的加拿大,疫苗施打混亂期的紐約人就又很慶幸自己還好住在紐約。疫情之初,紐約尚未普及病毒篩驗,少數有本事的紐約人,則搶在加拿大邊境關閉之前飛到加拿大取得檢測求得心安。而後,紐約打疫苗雖然一度沒上軌道,但也好過和莫德納、輝瑞等公司總計簽下超過4億劑疫苗,卻無法取得優先支付權的加拿大(簡單說就是有訂單但貨不足),去年底到今年初,有多少加拿大人要不等不到疫苗,要不打了一劑,第二劑都得排在數月之後。光這點,紐約就贏過加拿大許多,因為一旦打了第一劑,第二劑多半會在三周內執行。

加拿大的疫苗問題之一,包括自己國內無法生產疫苗,去年則擔心川普對疫苗發出禁令,所以主要寄望歐洲的疫苗生產商,結果後來是歐洲疫苗廠供應吃緊,且也實施了疫苗禁令,才導致交貨大舉延遲,甚至取消訂單。去年中,有受不了紐約水深火熱的加拿大人索性飛回加拿大避疫,如今,待紐約接種系統回穩且劑量充足,才又想起了紐約的好。

過去大半年來,許多國家都被病毒整得不成人形,接著很多國家再為搶疫苗人仰馬翻,於是,就又輪到疫苗一邊救人,一邊捉弄這個世界,或者還應驗了「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的名言警句。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市場名廟配捷運 雙連馬偕商圈熱鬧滾滾-中山

【影片】「故鄉的人,望你平安」!日本 124 萬劑 AZ 疫苗抵台 謝長廷: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