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答韓國瑜「世界哪個國家還把台灣放在眼裡?」

李濠仲

12月中,男性雜誌GQ英國版(母公司為美國Conde Nast)公布年度男性最差穿著榜,入選十名有幾位政治人物,包括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下議院保守黨領袖芮斯莫格。原本出現在紙本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泰王吉拉隆,則在雜誌全球電子版上被除名。GQ事後解釋,是怕網路瘋傳和斷章取義的特性會造成「無心冒犯」。

冒犯泰王指的應該是有觸法之虞,冒犯習近平則應該和過去一段時間,自他上台後,中國愈加容易受到挑動的網軍民族主義和愛國情緒有關。例如之前NBA事件,以及近日土耳其裔德國球星厄其爾在推特上聲援新疆穆斯林,結果被中國中央電視台取消他所屬球隊的比賽直播。

中國向世界「亮劍」俯拾皆是,GQ雖保有一貫對世界領袖穿著品味的酸言酸語,但這次也確實在電子版上出現轉彎。這一國際級雜誌的自我審查,讓遠在紐約的小眾刊物《National Review》拿來當作半自嘲的素材。《National Review》資深政治記者吉米便以「不屬跨國公司的優勢」為題,說自家雜誌不做中國生意,雖得為營收付出代價,但身為一家媒體,這裡至少沒有「你不能寫這個」的壓力。

吉米說,在公司大家都不喜歡去問,也不喜歡被問關於錢的事,可為了持續經營下去,談「錢」還是有必要的,唯獨不必有「我們有商品在中國銷售」的顧慮,他們甚至可以在香港反送中期間,把支持香港的旗幟帶到辦公室呼口號,也不會有人要他們閉嘴,能讓鬧哄哄的辦公室靜下來,只有資深老鳥對他們咆哮的時候。他覺得這是《National Review》一個亮眼的成就。

GQ身為一跨國公司,公布全球最差男性穿著是它雜誌銷售的賣點之一,在網路上把十名入選者去掉兩名,當然也是著眼不要得罪反應激烈的消費者,進、退兼具商機和政治,邏輯其實很簡單。而《National Review》甘為一小眾媒體,卻因此擁有無礙的執筆撰文空間,對內部工作人員來說,這種無形的資產,應該也值得珍視。

但台灣一方縱使對上述兩者都心有戚戚,模式卻都很難套用,最主要還是全世界唯有台灣「經濟」是處在經常被中國「政治」綑綁的環境下。GQ雜誌去掉習近平,以圖產品繼續在中國銷售,但GQ還是GQ,最多就是遭到如《National Review》挖苦,既避免了惹怒中國小粉紅網軍,也不至於太過減損雜誌本色。

台灣遇到今日中國現況,卻沒辦法這麼簡單應對。因為台灣和中國的商業往來,從過去不能出現帶有絲毫「台灣是一個國家」的成分,進一步終歸必須依照其黨國意志,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說他們想聽的話,並且最好適時遮掩自己過去信守的民主自由價值。GQ只是把習近平拿掉,引信就算拆了,在中台商豈有這般待遇?更何況GQ紙版上,穿著最差之一的習近平還印在上頭,所謂「台獨藝人」或「台獨企業」就算被迫認錯、道歉,接下來在中國市場還能有什麼空間?至於那些急著表態忠誠的,對中國國家機器究竟是很愛還是很怕?

於是,在中台商不僅有唯一支持國民黨的必要性,還得與之發出同等高亢的「反民進黨」、「反台獨」聲浪才足以自保,中國政治扭曲台灣企業幾如常態,今天還能那麼去脈絡地說全球各大企業都在「親中」,台灣怎能不跟進?

前不久,工商建研會理事長郭國聖在挺韓國瑜大會上,直言「台灣有需要跟中國玩這麼硬嗎?」,且說對岸給錢,為什麼不賺?一同與會的商總理事長賴正鎰也說經濟要好,兩岸政策一定要好,且兩岸政策牽涉對岸13億人的市場,與企業發展息息相關。兩人純粹利益論是一回事,最重要的在於恐怕他們都沒發現自己發言的模樣,既不若中國人、也不若台灣人,彷彿像是不理解台灣真實處境的外國人。

他們應該很清楚,自己既無法領會《National Review》記者吉米所說,保有一獨立企業不受政治干擾的自在也是一種優勢,也無法像GQ一樣,能藉著稍微閃躲一下,就可以避免企業被他人偏執的愛國主義狂襲,只好乾脆拉下整個台灣跟著他們一起進入中國模式的政經舞台,為此取得個人利益的長足保障,莫論代價超越GQ的妥協百倍、千倍。無怪乎台灣縱然是一地各方人等長年交匯的歷史、文化、信仰和價值觀集合體,對他們來說,到頭來也只剩下「給錢為什麼不賺」這一份關懷。

韓國瑜在向這些工商大老致詞時說,「台灣一直向下沈淪,怵目驚心」、「世界哪個國家還把台灣放在眼裡?」這個問題只要換個方式問--「世界上哪個國家最不把台灣放在眼裡?」答案便一目了然,不就他底下那些工商大老最獨尊厚愛的中國嗎。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張善政批台灣觀光協會補助多 葉菊蘭親上火線:保留法律追訴權

【影片】「高雄人沒對不起誰」 蔡英文:真正對不起高雄人的是無法實踐承諾的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