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美國下屆總統「關鍵一百天」早已開始

李濠仲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之後繼續陷入計票紛擾,川普陣營轉進訴訟之路,新總統於是尚未「正式」誕生,因為美國本身內外兼具的高度複雜性,尤其使得選後到新總統就職這兩個多月,會是相當關鍵的過渡期,川普當然因力圖翻盤傷神,至於已然在為執政做準備的拜登,這段時間應該也足令其焦頭爛額。

回溯四年前大選投票結束,希拉蕊認敗,川普勝出,所謂「準總統」的工作便已正式開展,當年投票日為11月8日,到11月17日,「準總統」川普就已先後和俄羅斯總統普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過電話,隨後再直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形式上是謂接受道賀恭喜,實質就是以「準總統」的身分為一動蕩的世界釋出穩定力量,並也有在過渡期的混亂狀態下,藉此鞏固美國國安。

四年前的今天,當美國半數選民還在為川普出線驚駭不已,半數選民另為新總統額手稱慶的同時,這個世界並沒有因之暫停運轉。俄羅斯和中國虎視眈眈依舊,北韓照樣架設著核武,伊朗軍武威脅亦復如是,從敘利亞、黎巴嫩到葉門和阿富汗,中東未曾減緩動盪,以美國為目標的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隨時蠢蠢欲動,又即使是美國南端的古巴、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一樣讓美國不得小憩。新總統卻都要在兩個月後全部直接迎擊。

當年選後三周不到,川普第一波人事即有了雛型,國務卿一職也開始緊鑼密鼓到處徵詢意見,國政拼圖逐一浮出。包括弗林將擔任國安顧問、賽申斯將出掌檢察總長、龐佩奧被指派為中情局長,都在那段時間獲得定案,內閣高階職務官員也一個個端上檯來,11月還沒過完,川普又再宣布時任南卡羅萊納州州長的海莉將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但因國務卿人選未定而受到議論),12月1日就確認了國防部長為馬蒂斯。此外,包括提勒森、蒲博思和班農等等,亦不只有了官方職銜,事實上也都早和川普開始共商國是。

外有世界熱點如俄羅斯和中國的戰略進逼,另有恐怖主義和核武器擴散的威脅,內部則是面對內閣組成的迫切性,總之,「準總統」和他所聘用的內閣成員,在總統大選後到正式上任前,某種程度已屬於「當政」狀態。正如美國國安顧問波頓在傳記裡所提,原來聯邦高階職務人事最競爭(鬥爭)的一刻,就在準總統從選舉脫穎而出到正式就職典禮這段時間發生,甚而因為近十多年來愈發滲入的利益團體攪和其中而讓組閣變得更複雜,雷根當年一席「人事就是政策」的格言,恐怕早得到大幅進化,外界也必然緊盯著美國新總統的新團隊主要想對外釋出什麼訊息。

民主國家的政權交接,並不是大隊接力,並非在最後一刻把棒子交到起跑者手上即可,美國新團隊的準備工作,更因這個國家特殊的「全球治理」角色而有獨特的算計公式,美國所受到的挑戰自然呈現多元樣貌,它所交涉的(尤其對外)領域,通常還存在高度的動盪和不確定性,大量的工作伴隨大量的資訊,尤其得將個人之前針對美國國政所有過長期和深刻的思考,快速轉換成實際操作,就又更有賴新舊團隊於過渡期的有效交接。所謂民選新政府的「關鍵一百天」,從來不是從準總統上任後才開始計算,很多都是在正式上任前就必須先行佈下大局。

不可否認,直到現在仍多有美國人仍認為川普會取得最後勝利,但那也代表了選舉舞弊的證據力將大到足夠否定掉一場選舉,總之,國家大政是否復行川普治下常軌是一回事,眼前拜登真正傷腦筋的應該已不在誰輸誰贏,而是倘若正式宣布他為下屆美國總統,他該如何確保自己在一個被大為壓縮和加倍紛擾的過渡期裡趕上進度。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守護石虎的家園!家樂福友善石虎保育農作產地體驗之旅

美動保團體認證「影片無關瘦肉精」 國民黨辯:自行詳查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