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美新政府一上台就提到兩岸對話卡住關鍵

李濠仲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新政府內閣陸續就位,無論是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菲德在聽證會上肯定「台灣是區域最強健的民主政體」,或一周前新任國務卿布林肯表示拜登政府會延續對台承諾,且確保台灣自我防衛能力,較之川普卸任前最後階段的用詞,雖屬「中規中矩」,而一肯定、一承諾,反映的當然是中方近來對台壓迫的種種。惟另一方面,任何民主國家都知道眼前兩岸對話卡關問題在哪,拜登政府日前其實也指出了關鍵。

也就是1月23日,當中國更進一步派出至少13架次軍機(八架轟炸機、四架戰鬥機以及一架反潛機)進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ADIZ)時,美國新政府的國務院立刻發聲明譴責,其中一段提到:拜登政府敦促中國停止對台灣繼續施加軍事壓力,並呼籲「兩岸進行對話」…其聲明說道「我們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壓力,而應與「台灣民選政府」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首先,美國呼籲兩岸進行對話,繼之,強調中國應和「台灣民選政府」對話,明確語意,就是兩岸無法進行對話,不正因為中國不願意和台灣當下的民選政府對話,不然何不直接要求台灣政府無論如何都應該和中國極權政府對話?

中國政府不願意和台灣民選政府對話,台灣多有人習慣站在中方立場,認為就是因為蔡英文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所造成,事實上,這樣的邏輯至少到現在為止未曾聽聞哪一民主國家出面附和。

中國一方既然認為美國新政府上台,或可改變川普政府對中的強硬舉措,則表示他們很清楚知道,新的民選政府政策會有延續,也會有調整,無論拜登對中政策如何,中國就是要面對一個新的美國政府,然後面對兩國新的開始,結果,卻是執意要求取國民黨政府而代之的民進黨政府一定要在接受「九二共識」下才可對話,或者才不會對台灣繼續施壓,唯一解釋,就是它自始至終從不把台灣的選舉當一回事,自然不會把「台灣民選政府」當一回事。它覺得對台灣可以如此,只是對美國它沒辦法照做而已。

而這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有否和台灣一方對話,當然有,只是它只願選擇和在中國經商的台商代表對話(或說喊話也可),和中共在台灣的協力組織對話,和執著統一意識,卻未得台灣多數認可的統派人士對話,它所能接受台灣一方傳遞出的話語和訊息,內容不都是拷貝自中國官方意志所設定的話語和訊息,然後再把台灣一部份的聲音,經轉銷中國後對內放頌成那就是台灣的主流民意,然後也據此框限住自己內部的民意,並如法炮製,要全中國、兩岸三地、四地、五地全要符合中國共產黨的黨意。

矛盾和現實就在於,中國只願接收「應和它的台灣聲音」,而這部分的聲音卻愈不得台灣主流接受,於是繼當初那段「雪崩斷交」後,如今再以軍機步步逼近,試圖改變台灣民心,結果台灣對中國(中共)的觀感愈差,兩岸於是走得更遠,兩岸走得更遠,中共就只能把在中台商、在台協力組織、統派盟友拉得更近,這等於再把台灣很大一部份人推得更遠。中共的黨國邏輯多有束縛它人的特長,但其以鬥取勝的本質,也經常束縛了自己,例如香港「人心不回歸」,早早說明了這一點。

回到美國國務院針對共機擾台的譴責,其中一段再提到:「華盛頓的立場是支持『和平解決兩岸問題,並符合台灣人民的意願和最大利益』。」那麼,為什麼不是說「並符合全中國十四億人的意願和最大利益」?不就因為台灣一方是「民選政府」,尊重人民的選擇,是民主國家基本信仰,無庸置疑,美方希望兩岸對話,但很清楚壓迫的一方是誰,關鍵在哪裡,關鍵怎麼會是在九二共識,關鍵就在中國政府不接受眼前台灣民選政府,而不接受台灣民選政府的意涵,就是即使你認為自己血緣、文化上是中國人也不見得就能討它歡心或寬待,你終究要接受它的體制、政治制度和法律規範,共機擾台的訊號唯此而已。美國新政府國務院「應與『台灣民選政府』對話」的呼籲,並非咬文嚼字多此一舉,因為這才是兩岸對話卡住的關鍵。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部桃不逃】醫護合唱「抗SARS之歌」 5分鐘影片逼哭網友

【影片】信義區新台味餐酒館「欣葉俱樂部」!平日午餐 380 元吃到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