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賴清德已進入角色磨合期

李濠仲
上報

準副總統賴清德近日對武漢肺炎的發言,看似和行政院政策方向不在同一陣線,引起政壇議論,對他的正反評價都有,不容否認,儘管大選底定,綠營挺賴派對賴清德的喜好度,到現在還是高過蔡英文。因而當初許多人力薦「蔡賴配」,自然另有個人政治情感上的填補作用。

但支持者的政治情感填補是一回事,副總統究竟是要做什麼,其實又是另一回事。

根據中華民國憲法關於元首職權規定,僅針對了「總統」有條有章,「副總統」很清楚就是總統缺位或因故不能視事時,才由其繼任的備位,但一個所謂「沒有聲音的稱職副手」,一旦事出突然,有可能瞬間上馬掌理國政?過去民間有所戲言,一個人中樂透不是當上總統,是當上副總統,因為所獲規格禮遇幾近元首,卻沒有人期許他要像總統一樣忙碌。只是這玩笑話,反而點出了「副總統」的難為,

一來,若因搭配競選坐上高位,爾後四年自己沒有半點成績,具有濃厚政治使命和野望的人,會覺得很難對自己交代,而且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偏偏能做什麼,要做什麼,做到什麼程度,左右關鍵其實還取決總統彈性授權。可是,總統授權太多,則失去擔當總統的意義,授權過少,一個抱有鴻鵠之志的副總統,在每天出門上班卻沒有國家重要大事等著他之下,心態上很容易變成深宮怨婦,此時關於個人高規格的禮遇榮寵,反而會形成道義上的負擔。

再者,總統之外,「全國最高行政首長」尚有行政院長,底下部會也已責任分工,政府只要靠正常機制運作,副總統怎麼發揮,就是很大的藝術,更何況他連資源分配此等最淺顯的政治能量都沒有。

從「職位」觀之,副總統確實是高位,若以權責觀之,則他恐怕比虛位國王還要虛位。在商界經營有聲有色的郭台銘曾強調自己絕不當副手,道理就在這裡,更何況曾在政治圈呼風喚雨者,副總統這個位置與其欲圖發揮的政治長才一定會有落差,一旦忍不住積極過頭,還有僭越總統職權之虞。政治工作者多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副總統這個職務對其而言反而是最難拿捏的工作。

繼之,假若耐得住小舞台大演員的困窘,副總統安穩地惦惦吃三碗公,則也未必迴避得了無論國、民兩黨執政時期都有過的老問題,也就是「總統人馬」和「副總統人馬」間各為其主、各有所圖而生的齟齬。副總統出席國政重要會議其實沒有決定權、議定權,也沒有執行權,一旦因故「被缺席」重要會議,又會有正副元首信任問題產生。想當年,在府中鬱鬱不得志的呂秀蓮,終究繞過現行框架,在總統府隔幾條馬路之外有模有樣另設聯合辦公室,以求蓄積能量兼自我發聲;但事實證明,正面效果還不如負面反應。

而就算和總統一起無災無難走到執政後期,可以想見,屆時就是另一場「接班」、「卡位」戰的浮現,副總統一職進不可攻,退不易守,前車之鑑歷歷在目。如果一路走來如此搭配真有政績,功也是記在總統頭上,很難轉嫁到副手,如果民意反彈,副總統卻必然要概括承受。正副元首安然下台,繼之在期限之內享有副總統卸任禮遇,正是這國家對「詭異難熬」的副總統角色最大反饋。

當時力拱一個人出來競選總統,猶有道理,期盼一個人出來擔任總統副手,情況其實複雜許多,尤其憲政體制和躊躇滿志的個人常有矛盾,讓支持者當下票投得下去很重要,日後他能不能適得其所地做下去其實更重要。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影片】記者穿「猴服」直擊武漢醫院隔離病房 N95口罩外再加面罩

【影片】現撈波士頓活龍蝦!漢神百貨必吃火鍋超市「潮之鍋物 SEAPO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