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美國晚一步 現在只能衝刺

李濠仲
上報

美國國家、各州、各市近日因為疫情蔓延,相繼宣布緊急狀態,這是在感染人數快速攀升,原有被動防疫措施不足以控制下,不得不做出的決定。除了將投入更多資源防堵病毒散播,最顯著的影響,就是高度自由的美國社會頓時受到大規模拘束,個人人身自由明顯限縮,學生「受教權」、市井「工作權」都被剝奪,不僅餐廳不能去,連社區健身房都不准你用,甚至小學生之間三三兩兩相約去彼此家裡玩都受到明文禁止。

若以常態下民主國家人民的權益觀之,眼前太多地方已實質違反基本人權,但禁令釋出,民間反彈甚小,除了政府責任授權,更重要在多數人認可了「防疫」來真的就會是這樣,這和起初大家都無關痛癢,依然故我日子照過的態度很不相同,平常再怎麼置身事外的人也能感覺到病毒的威脅,以及政策強制民眾社交生活「聚少離多」的必要,促使民間態度竟然就像轉個開關,一夕驟變。

如果紐約人一個月前就已預判短短幾天內會出現上千例確診,而提前宣布今天的禁令,包括宵禁,停止商業活動或是有條件允許民眾出門,那麼,疫情發展必然會有所不同;但因初期確實只有個位數確診,且還找得到源頭,紐約人理所當然不驚不懼。當地人心境快速轉變,有被疫情快速蔓延而恍然大悟的味道,現在所謂「超前部署」,卻是為預判可能造成上百萬人死亡而來。對台灣來說,自滿於防疫現況確實頗危險,但沒有人是《關鍵報告》科幻電影裡能預測犯罪的先知,因而沒有人能準確判斷「超前部署」該以什麼程度為適當。

對高度運轉的紐約大都會來說,「超前部署」是相當棘手的問題。(攝影:李濠仲)

由總統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同時讓諸多非常時期的行動迅速上路,以台灣現在感染達百例確診來說,假如是依美國之前標準,可能仍會被當成是防疫過度。你現在問美國人,如果提早一個月祭出現在執行的措施,是不是一切都將改觀,他們恐怕會告訴你,是又如何?時間再回到一個月之前,政府應該還是會等到發生今天的狀況才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然後一樣走上未必為時已晚卻防疫備增困難的一步。民主國家打抗疫之戰,除了科學,還有很多心理和法律層面的糾結。

美國在真正舉國大動員之前,疫情的確沒今天那麼緊急,是要宣布進入什麼緊急狀態?只是等到走上眾人無有疑義的「緊急狀態」,後座力通常會相當驚人。差別只在強國、弱國的資源有別,例如美國初期掉以輕心,後期可以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突然的封區、停課、宵禁、人身限制樣樣都來,聯邦一開口且就砸下8500億美金救急(包括帶薪病假補助、失業保險和其他福利),難道是任何國家可以輕易起而效尤?

今天之前,紐約市長白思豪還可以打趣地說:他已協調紐約市監獄,讓受刑人加入製作乾洗手的行列,而且是有花香味的喔。看似一切都在掌握中,而且斬釘截鐵學校不會停課,結果兩天後紐約市停課政策立刻大翻轉,原本窒礙難行的環節都突然有了變通。當白思豪打算更進一步仿效舊金山強制民眾「居家防疫」,隨後被有決定權的紐約州州長古莫否決,再隔一天,古莫就以全州50%勞動人口「在家上班」折衷應變。此外,川普和紐約州長古莫為了防疫步驟不一互相批評,川普酸古莫面對防疫應該多做點事,古莫就反嗆「我已做了很多你(川普)該做的。」然後,這個國家從「感染病毒你不一定會死」的那副從容模樣,到今天舉國鎮日枕戈待旦,其實也不過兩三天的變化而已,因為大家都醒悟過來,病毒的攻擊,並不會體恤等待你聯邦、州、市權責釐清。

民主法治國家儘管在非常時期,也都還有很多環節要兼顧,否則會讓人擔心稍有不慎恐在別處傷及國本,邊走邊修正戰術很多是情非得已,美國防疫現在看似正整合歸位同一陣地,也確實說明了民主未必缺乏效率,但畢竟落後病毒已經好幾步,民眾從生活上原本「一定程度的不便」走向「超級不便」,很多人都在忍耐著待看噴發的疫情是否能就此緩減。從「不能出國」到「不能出門」,其實並不需要等太久,以美國當作警惕,台灣下一輪的防疫不知已思慮到什麼地步?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鮪丼挑戰「海鮮丼之最」!日本橋海鮮丼辻半推出全新菜單

【影片】六龜幸福公車小黃啟動 韓國瑜:這我們應該做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