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旗做不到像星條旗那樣

李濠仲

國軍黑鷹直升機在烏來山區墜毀,包括參謀總長沈一鳴在內有八人殉職、五人獲救,美方先有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發表聲明致意,接著美國在台協會(AIT)也特別將館內的美國國旗降半旗。國旗作為對一個人貢獻家鄉的表彰或緬懷,是美國的傳統之一,時至今日,它存在於美國社會,已不光是面意識形態的圖騰,還蘊含現時、現下一塊土地人民的共同信念。AIT在黑鷹事故後降半旗,其意義可為代表美國人民向罹難的台灣優秀將領致哀。

在美國,在住家門口懸掛國旗,或在社區升國旗的情況不少,從而「降半旗」的畫面也經常出現。根據美國法令,當聯邦政府重要官員、各州州長,或當有其他國家政府官員、政要過世,美國總統即有權下達行政命令,要求聯邦政府機構所在地降半旗致哀(此次AIT降半旗依據)。美國各級政府官員去世降半旗,皆另有法定規範。

此外,以慣例為之,降半旗也會出現在特殊紀念日,例如陣亡將士紀念日、911事件紀念日、國家殉職消防隊員紀念日和珍珠港事件紀念日等等。至於發生重大傷亡的災難性突發事件,降半旗也在此列,如2004年12月的印度洋地震海嘯、2005年4月教宗保羅二世去世,2005年10月美國知名民權運動家羅莎•帕克斯去世。當美國駐利比亞大使及三名外交官在班加西的領館遭伊斯蘭恐怖主義襲擊殉職,美國也為之降半旗。

然而此地會予「降半旗」緬懷者,從來不只政商權勢之人,包括對學校貢獻良多的老師、行政人員;或是在一間歷史悠久飯店裡奉獻大半生的員工,他們以其職能上的貢獻,獲得肯定和景仰,不只「校旗」或繡有飯店標誌的「店旗」,會在他們喪禮當天降半旗,和校旗、店旗並列的國旗,也會一併同步降半弔唁。這有國家和人民皆為一體的象徵意義。

另1986年美國太空梭挑戰者號升空後爆炸,舉國震驚,罹難七人中,有一位是準備在外太空向學生授課的太空教學計畫老師,因而事故發生,很多學校便相繼降半旗(國旗)哀悼。過去非政界人士的降旗儀式,還有為去世的二戰老兵,因公殉職的員警,以及在錫克教寺院槍擊案中的殉難者。

美國之所以能如此自然地將「降半旗」普及於各領域階層,很重要的原因便在於即使國內政治鬥爭無數,卻未有從國家認同問題而來,人民對這面旗幟的遠近親疏之別,具有國家表徵的「國旗」,所能彰顯的意義也就更具彈性,至少對美國人而言,星條旗雖是政治符號,但它已不只是代表美國這個國家,或專屬過往先賢先烈的紀念遺物,更多的是經過時序推演,彼此換得的一種集體信仰,於是,它當然可以用這面國旗背後的精神價值,去表彰或緬懷任何一個值得的人,這面旗實已比「國家意識」再多一點,多了「國家的精神」。

而今,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國旗」,可以有這樣的意義嗎?有機會創造出這樣的意義嗎?誰能讓「中華民國國旗」有這番廣泛的作用?民進黨一直被說是藉中華民國之殼上市,他們揮舞國旗時,從來不被當成真心,又或者被認為僅是維護權力的權宜之計,那對國旗「絕無二心」的國民黨呢?中華民國國旗對他們的作用之一,如今某種程度,不就一直是為阻絕另一族群政治信仰時,大軍安營紮寨的敵我識別?在「國民黨的中華民國」之下,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打算容下台灣這塊土地多少比例的人民?又或者不在乎如今還需藉五顆星星回過頭來照亮國旗上的那顆太陽?

當它被設定在「屬於一中的」、「中華道統的」,乃至「1911年中華民國南京政府的」、甚或於今「藍營的情感專利」,那麼,也難怪連舉著它說「中華民國台灣」,都有可能對這面國旗的神聖性造成褻瀆,既然如此,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它就註定了走不出的侷限。今天,民進黨舉辦升旗典禮,縱然無由那般赤誠懇切狀,那麼,國民黨舉辦升旗典禮,眼前那面旗幟,除了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圖騰意識,能說得出它對這塊土地當下連綿的感情?還是僅僅需要的時候,把它拿來當作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時的輔助道具就很夠用了。如此,恐怕不必降半旗,它也將永遠實質只是升一半。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鷹墜毀前 目擊者錄下空中畫面:跟平常飛行路線不太一樣

先人十字架遭遊客塗汙、影片喊「中國萬歲」 立陶宛全國憤怒啟動調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