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韓國瑜應小心自己的政治動員「土共化」

李濠仲

前高雄市文化局長尹立發起「Wecare高雄」活動,訴求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但根據《選罷法》,公職人員就職未滿一年不得罷免,因此罷韓遊行至多是一場政治訴求的集會,就算提出成案最快也是在總統大選之後。罷免案在法律上時程未至,21日罷韓遊行於焉上場,已和選罷法無關,充其量就是適用集遊法,就算「罷韓」有其聲量,也未損韓國瑜現下市長一職。

只是總統大選在即,身兼市長,同時也是主要總統候選人的韓國瑜,自然不會無視「Wecare高雄」活動代表的政治動員,它直接影響的就是韓國瑜自己現在忙得不可開支的總統選舉。他先一步說「絕對不容許外縣市的人來高雄參與罷免高雄市市長這樣子的遊行」,在參與遊行者從來不必進行居住地考核下,儘管講了也是白講,目的唯在擔心「反韓」聲量會趁勢坐大。

至於韓陣營反制「罷韓」遊行的方式,則是召集支持者,同在高雄市另外舉辦一場「挺韓」遊行,也就是用我的政治動員,去和你的政治動員對壘,形成了一種「『總統』候選人面對罷免他『市長』職位」遊行的同日、同地回擊,連泛藍泛綠齊聚嘉義七彩噴水池傳統選舉叫陣也無由比擬。

韓國瑜一向自認選舉腦筋動得很快,但這類「我用我的集會遊行,反制你的集會遊行」手法,也非他所獨創,此間操作最順手的,就是中共在全世界民主自由國家、城市培訓的「土共」最擅長。

過去香港民主派每每上街遊行,總不乏會有另一票聲言「挺共」的群眾也蜂湧而出倡議反訴求。及至世界各地,每回圖博、維吾爾人,又或者法輪功成員的活動,也常有另一幫「挺共」團體會在隔街舉旗喧囂。猶記得七月蔡英文訪美,下榻飯店的隔街,便聚集大批挺共中僑,揮著五星旗,口述一致的政治口號,就是要蔡英文此行難堪。他們都是預先知道對方公開的行程後,再以當地國賦予的集會遊行法,特意選在對方活動的周邊也自辦集會,但唯一目的就是要擾亂你的遊行,壓制你的訴求。

同樣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當海外港僑向紐當地警方申請集會遊行,聲援家鄉同胞,挺共中僑也都會好巧不巧,選在同一天申請集會,集會地點就看你在哪辦,他就在哪辦。這種「撂人給你好看」的政治集會,在正常民主社會其實相當讓人傻眼。蔡英文抵達紐約第一天,下榻飯店前,已先一步聚集上百挺共中僑邊呼口號邊叫罵,第二天,集結的挺共中僑幾乎是前一天的三倍,人潮幾乎溢出原本的封鎖線,大聲公的分貝也比第一天高出非常多,蔡英文走到哪,他們就化整為零如影隨形。紅通通的一片,呼之即來,群聚快速,沒別的本事,比的就是人多。

因為手法頗為粗劣,中共海外官方自然不便直接指揮,都是委由三教九流中僑代辦動員,他們遂稱不上「官方正規軍」,不屑與之為伍者,多稱其為「土共」。「土共」在自由的土地上很能自由發揮,一向不管有意義的政治論述,也不在乎民主集會遊行的實質內涵,更不理會當對方已經申請集會遊行,你再召集更多人來在他周邊集會遊行,從其產生壓制力,已然是幫派邏輯,非常糟蹋集會的真諦,但他們總是說,大家在美國都有這個自由,誰說只有你能走上街。

罷韓遊行和挺韓遊行,會一前一後等不及挑在同一天,變成「拚場」,某種程度已損及了集會遊行的和平機制,造成不再單純只是人民對掌權者的激昂對話,還直接形成兩相不同意見的街頭肉搏抗衡,行前特意呼籲參與民眾要平和,都是明知故犯。未有這番考慮,還把它當成民主自由的靈活操作,為政不是華麗過頭,就是不經大腦,而這正是韓國瑜迄今最令人憂心之處。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專訪花敬群次長 居住正義是什麼?

【影片】「巧福PLUS」盛大開幕!帶你認識三商巧福首間無人自助點餐門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