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馬照跑、舞照跳」不是像中國這樣

李濠仲
上報

香港反送中運動迄今,不少在現場採訪的記者遭到港警拘捕,中國本地也在10月底,以「尋釁滋事」為名,將31歲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關押至廣州白雲區看守所。一般認為黃雪琴被拘,和她在今年6月親赴香港報導抗爭實況有關。

當時她在一篇報導寫著:「遊行的人多得讓人難以置信。全城沸騰,老少白衣,並不誇張。」「真切地感受到人群中人人自危的情緒,危機感自帶強大的號召力和行動力。「六七旬的爺爺奶奶也不少,脖子上掛著毛巾擦汗,向各種相機、手機舉起大拇指,偶爾還跟著前面的聲浪喊起口號,林鄭,下台!林鄭,下台!」「我沒有多問大家為什麼站出來,答案再明顯不過,就飄在空氣裡,就寫在橫幅上,『在風雨中抱緊自由』、『人民自由沛然莫之能禦』」「那些揮動警棍的員警們表情猙獰,態度兇狠,好像他們面對的不是老百姓,而是恐怖分子,暴徒,敵人。」…

這些字句,和我們在台灣或外國媒體上所見,描述大多雷同,但問題不在內容有什麼差錯,而在黃雪琴是「專門報導給中國民眾看」,那麼,這些內容便和當時中國媒體對反送中的報導角度「大相逕庭」。因而黃雪琴同時在內文寫下:「我不斷地在微信朋友圈發遊行現場的圖片和視頻,發現無一人點讚,原來已經被審查。」

且說很多網友私信問她,香港發生了什麼事情?反對什麼惡法?為什麼反對?她一一解釋,一一私信圖片和影片,看完後有人勸她,「別發了,小心別人舉報你」。

此外,她還如實寫出自己的心情:「在我三十歲的人生裡,情緒如過山車般如此起伏也是第一次:前半夜為香港人的美好而感動,後半夜為港府的無恥而氣憤。政府的忍受性越來越差,當局的包容度越來越低,員警的粗暴度越來越高,香港像被撕裂成了兩半,越來越像中國大陸的現狀。」幾個月後證明,她真的被舉報。

就在她被拘捕後隔周,曾被中共抓進「新疆再教育營」的哈薩克斯坦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受邀來台,陳述自己那段被莫名被抓的慘痛經歷。包括疲勞審訊、酷刑、連續性侵,她對盛世中國黑暗面的指控,讓人瞠目結舌而痛心。不只新疆再教育營,猶記得2015年在中共「709大抓捕」中被羈押的北京維權律師助理趙威,也傳出在獄中遭到性侵。差別在於,趙威後來被以「認罪態度比較好,對罪行供認不諱」取保候審,隨後還在個人微博上發表公開信,說對此前「天真幼稚」的行為表示深刻悔悟和反省。

無論古力巴哈或是趙威,共同點其實並不全在獄中受虐情節(趙威出獄後且否認),而是除了他們自己,整個國家沒有任何機構、組織、團體、媒體、記者乃至任何個人,可以循此深入調查,去追明真相原委。包括古力巴哈究竟為什麼被抓進監獄?誰要為她獄中受虐負責?「新疆再教育營」牆內的真面目是什麼?又趙威如何從顛覆國家政權罪一轉取保候審?中共動輒羅織罪名抓人屢見不鮮,更驚駭的是,其實這個國家還有一籮筐「抓捕內情」,迄今仍不被外界所知。古力巴哈的遭遇終究只能對外泣訴指控,但黨國機器,實已強迫她一輩子要為這段經歷永遠吞忍。

誰能幫助發掘真相?在中國,真有種揭露黑暗的,被威脅的被威脅,被抓的被抓,逃亡的逃亡,這才是黃雪琴被拘捕的再次警示,也就是在這偌大國家,沒有人被允許報導政府不允許的真相。歷來所有獨裁政府最令人畏懼之處,有時並不在手上的槍砲彈藥,真正震懾人的,則在隨時擔心舉報而來的抓捕,讓每一個個人於日常生活中對政府油然而生恐懼,以此達到集體噤聲的效果。

黃雪琴6月刊出的那則報導文末寫著:「或許,在黨國強大的機器下,無知和恐懼是可以養成的,資訊和新聞是可能遮罩的,現實和真相是可以被扭曲的。但親身經歷了,見證了,就不能假裝無知,不能放棄記錄,不能坐而待斃。黑暗無邊,僅剩的一絲真實和亮光,絕對不能拱手相讓。」這席話在我們看來已卑之無甚高論,卻還能刺傷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眼,讓一個記者身陷囹圄。

中國今天海內海外,絕大多數對眼前自己國家居然有個「新疆再教育營」,有個記者居然因為報導反送中被捕,不是有心卻無力抗衡,就是根本一無所知,更多的是,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將它看成十幾億人口中一樁沒必要招惹的事,正所謂「馬照跑、舞照跳」,在中國其實是這樣詮釋的。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名古屋道地料理定食便當搶攻上班族味蕾!「世界的山將」南京店正式開幕

【影片】在中藥房裡吃牛肉麵?「思鄉病解憂牛肉麵」聯手冠軍阿牛師 推出桌邊炙燒牛肉麵、店景餐點拍好拍滿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