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NBA球迷流失 靠中國救是兩面刃

李濠仲
·5 分鐘 (閱讀時間)

因疫情調整賽制的美國職籃NBA正展開下半階段比賽,就在各隊為擠進季後賽拚搏的同時,NBA的「收視率問題」近日再成美國體壇討論話題。資深體育記者特拉維斯(Clay Travis/OutKick的創辦人)此前已提出多個數據反映了觀眾的流失,例如近20餘年來美國增加了約5千萬人口,NBA的平均收視群反而暴跌近3千萬人,1998年喬丹領軍公牛隊對上猶他爵士隊,曾吸引3千700萬觀眾收看冠軍賽的盛況,迄今已難復見。

而NBA的警訊還不僅於此。去年NBA總冠軍賽,儘管是由當紅的詹姆斯(LeBron James)率領湖人隊和熱火隊爭冠,六場比賽平均收視觀眾也才700多萬,或有人認為這是因為美國籃球迷轉看足球所致,偏偏當年度大學籃球比賽(NCAA)冠軍賽的平均收視觀眾仍有1千700多萬。不光是這樣,就連德州一個小區域的籃球比賽都能吸引超過NBA兩倍人口的收視觀眾。

2020到2021年賽季,主要轉播NBA比賽的電視台ABC相較十年前,收視率驟降了45%,其他如TNT、ESPN也分別下降40%和20%,連帶NBA電玩遊戲銷售量也大幅滑落。就特拉維斯的說法,這些數據顯示球迷其實並沒有放棄籃球,只是棄NBA而去。

NBA雖為一體育賽事,過去以來比起其他美國體育聯盟,則更凸顯了自己在自由、人權價值上的立場。60年代,美國各地掀起黑人平權運動,當時波士頓賽爾蒂克隊曾因創了NBA歷史,首度將黑人球員排入先發而引起軒然大波;20世紀初,NBA最偉大球星魔術強生被診斷感染愛滋病,不少球員拒絕和他同場比賽,卻得到喬登、巴克利等天王球星支持,彷彿為社會大眾上了一課「不要歧視愛滋病患」;繼之,2013年柯林(Jason Collins)成為NBA第一個公開出櫃的球員,當時的NBA總裁史頓(David Stern)更率先公開力挺他,此舉無疑為美國同性戀者送上極大溫暖。而最嚴格看待種族歧視言論的運動聯盟也非NBA莫屬。

可以說,NBA曾挾其不只國內且廣被國外的球迷,在創造無窮商機之餘,還以其「政治正確」另外為自己戴上一頂道德高帽。但過往成就,無論出於比賽本身,或是價值理念的額外加持,都無法力挽如今收視群流失的現象。這一、二十年來,NBA並非坐視不管,且積極更改規則、靈活賽事和包裝賽場以求變革,觀眾還是留不住。

於此同時,當然也有人將因素歸咎NBA這些年來就是太講究政治正確,所謂透過聯盟道德使命傳遞「社會正義」,讓NBA不再侷限「體育賽事」格局,卻也讓球迷愈加對他行諸正義之舉感到疲乏,寧可回歸一些比較純粹的體育比賽。正當本賽季NBA收視一直拉不上來的同時,Yahoo/YouGov曾發布一份民調,顯示有11%的美國人會因為體育賽事標舉某種政治宣傳(符合個人政治意識)而看更多轉播,但有34.5%的人反而因此跳過比賽。而今看來,這或許是NBA收視下滑的因素之一。

眼看趨勢如此,這也另外解釋了NBA何以這般積極經營中國市場,在國內球迷大量萎縮的情況下,被指擁有「十億潛在客戶」的中國,當然會被NBA視為另一個綠洲。1992年NBA組成夢幻隊驚艷奧運,中國旋即掀起NBA熱,隨之中國對NBA的最大誘因很簡單,就是金錢。在一個隨時會遭指控「妄議中央」的社會,NBA的經營之道,正是謹記自己在國內標舉「社會正義」卻造成球迷流失的反效果,而採「悶聲發大財」策略,逐步在中國建構出於其他國家很難達成的事業基礎。

中國對NBA的最大誘因很簡單,就是金錢。(湯森路透)

但問題就在美國民眾並沒有忘記NBA自己過去標舉的自由、人權定位。直到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因為在推特發文「為自由而戰、和香港站在一起(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不但遭中國輿論、球迷圍剿,連帶讓NBA遭抵制,如今甚而只有零星轉播和「翻牆收視」,NBA的「悶聲發大財」終究觸礁。

去年九月,美國民調機構哈里斯(Harris Poll)亦針對NBA收視下滑進行民調,同樣顯示「聯盟變得太政治化」或是球迷流失的重要原因,其中還有近兩成球迷表示是因為NBA和中國緊密的關係而轉台。這結果看似弔詭,即NBA在中國謹言慎行、少碰政治,理當是「聯盟變得太政治化」的反證,但只要回歸常識,任誰都能理解,在美國藉體育宣傳社會正義,確實促使了聯盟「太政治化」,在中國,刻意不對自由、民主、人權議題表態,卻正是高度服膺政治所致,結果就是令人覺得NBA不管在美國、中國,作風都很「政治」。

「莫雷事件」發生,現任NBA總裁席佛(Adam Silver)縱然拒絕為了其言論向中方道歉,但基本上他一直是中共政黨路線的妥協者,且NBA無論從經營階層到一線球星,對中國的言論審查和侵犯人權,並不像它在面對美國社會時所持的標準,且常以「尊重當地文化」去迴避問題本質,因此無論從哪一角度看待,此時NBA都會予人產生一種虛偽的感覺。那麼,NCAA或其他區域籃球比賽,相較之下就更傾向於純粹的體育盛宴了。

NBA在如此特殊的東方市場涉水之深,未來和自己數十年苦心建立的價值意識應該只有更多衝突,「中國」終究會是一把兩面刃。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2萬噸進口豬7成用在加工品 王育敏:陳吉仲標示在哪裡?

【影片】超夢幻「藍眼淚雞湯鍋」每日限量10鍋 加點梅花豬、霜降牛再享 5 折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