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義祥不是「壞人」 是我們到處可見的小奸小惡

單信瑜
·4 分鐘 (閱讀時間)

我不認識李義祥。這次意外發生他必須負最大責任。

但是,他也是人,而且不是壞人。

他不偷、不搶。

他和我們一樣,為了生存,需要工作。也許他覺得台鐵的工程還蠻不錯的,自己能標當然就自己標,自己沒辦法標,就找朋友一起來標,或許就用朋友的營造廠出面標,自己分擔裡面一部分的工作。(是不是這就叫做「借牌」,如果是,那麼被借牌的人一樣承擔風險。)畢竟在花蓮這麼多年,好做的工程也不多,雖然也沒有想努力讓自己的營造廠升級,反正能標的工程就標,也做了這好些年了。

可能他確實專業不夠,也希望儘量多賺一點,對於工地的品質和安全都沒有處理得非常到位。所以工程查核被扣點、分數也不高。

但還是想讓工程趕快完工,驗收請款領錢。

清明連假,雖然工地停工,但是他還是想反正閒著也是沒事,到工地把些雜雜的工作做一做,把廢輪胎載進去鋪一鋪排一排。他也沒想過這樣算是違反規定,會被處罰。因為雖然業主和監造說假日不要施工,但我去工作應該也不會被處罰才對,事後講一下就好。

沒想到,在工作的過程中,工程車發生狀況。(不管是下坡撞倒樹叢引擎熄火或者是停在轉彎處要搬運輪胎或做其他工作,總之那時車子也沒有拉上手煞車、也沒有輪擋,因為可能只是暫停一下,就要離開......)

一霎那之間,車子下滑,也許是撞倒坡道旁的樹扭了一下,也許是路側有凹陷彈了一下,車子翻落邊坡卡在軌道上。

他慌了,也並不知道下一班列車何時通過。想說該怎麼辦?是不是打電話找台吊車來把車子吊起來,也許就沒事了。這樣就不會惹上麻煩。他沒有想到,下一列的列車可能沒多久就會經過,造成重大意外。他可能只想自己趕快善後。如果可以趕快處理掉,監造單位也不會發現、台鐵也不會發現,大家都沒事。所以,他也沒想到要趕快通知台鐵。(在施工計畫中的緊急應變章節裡面或貼在工地牆上的通報單位裡面,印著的應該是台鐵當地工務段的電話,也不是花蓮站的緊急聯絡電話。)

李義祥並不是我們心中理想的土木工程承包商,是我們身邊的小奸小惡。(圖片截止東森新聞)

可能在連他還沒有想清楚的時候,太魯閣號列車就撞到軌道上的吊卡。這下他真的傻了。除了拼命嚼檳榔,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知道自己闖了禍,但是也想著不知道能不能躲得過,總要想想辦法、找個說詞。畢竟也在社會上打滾多年,先鎮靜下來,看看狀況,也沒有想急著離開工地。畢竟就算走了,一樣會被叫回來,因為他就是這裡的工地主任。

他可能也不敢主動找來到現場救災的單位說明,也不知道該他們說什麼?說意外發生就是因為撞倒我的吊卡嗎?一邊看著現場的狀況,一邊聯繫自己的朋友,習慣性地繼續嚼著檳榔,保持鎮定。直到,有人主動跟他談話為止......

是啦,邊坡上要不要打鋼板樁,也許他曾經覺得這裡有些風險,也許他並沒有特別覺得危險,但設計圖說沒有這部分,也沒有這費用,監造沒要他做,他就沒做。也許,站在邊坡上看到撞到吊卡的太魯閣號,他也想到如果有打鋼軌樁做護欄就不會這麼嚴重了。

李義祥並不是我們心中理想的土木工程承包商,他逮到可以偷工減料的機會不會放棄,可以忽視工安要求的時候理所當然視而不見,就是我們身邊的小奸小惡。從不認為這些小奸小惡的作為,可能造成重大的悲劇。

※作者為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台灣防災產業協會監事。

更多上報內容:

投書:捱過陣痛讓台鐵「公司化」

社評:很難承認這是一場單純的意外

台鐵重生需要另一個淺野彌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