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三鑫 筆鑿書畫蘊山川

報導何志平
中國時報

書法家的水墨線條,篆刻家的水墨構圖,其風格與潛質往往特出於一般水墨畫家之外。

將印石的鑿刻感帶入書法與繪畫的筆意中,創造一種物象蒼渾而內裡精微的藝術風格,可謂破古開今的大膽嘗試。杜三鑫,正是這位天才而獨特的藝術家。

過去以篆刻與書法聞名兩岸藝壇的杜三鑫,出人意料地將於近期發表一系列水墨畫創作,並選在當代藝術蓬勃發展的上海與台北,巡迴舉辦書畫印創作個展。首波與世人正式見面的水墨畫創作,其實是藝術家累積、沉潛十餘年,厚積薄發的傾心之作。

「不迷顛倒迴環,自然遊戲三昧。」杜三鑫吟出這句〈畫山水訣〉裡的畫論,作為他山水畫創作的最佳詮釋。山是意象之山、想像之山,更是他「臥以遊之」的精神空間,空間的顛倒迴環任憑畫家演繹,但需要清晰的理路才能不迷失,如此方能遊戲筆墨之間。遊戲是一種無心、無執著的沉浸與玩味,正因為無心,所以任運自在、揮灑自如,渾然忘機卻妙得機趣。

墨色幽光 蘊含抽象韻律

第一眼初看,杜三鑫的山水畫得很滿、很黑。而細看,他以乾墨自然的濃淡變化創造輪廓與肌理,並展現如草書點啄、金石斧鑿般的獨特墨趣。從濃墨到淡墨、從有墨到無墨,墨乾筆渴到達極致後重又沾墨,如此周而復始、任筆自然、綿綿密密、灑灑落落,蘊含一種不加意念的自然意念。

極黑的畫面似乎帶著對傳統水墨的叛逆性,但又不盡然,墨點自然變化中留出的白,巧妙地形塑山的輪廓、雲的質地、瀑布的飛白,便是活用文人畫的「虛實相生」與書法的「計白以當黑」;並且,由於肌理的變化幽微,每一處輪廓都彷如山谷深處散發出來的微光,畫面整體雖強烈,內裡卻蘊藏極為含蓄的詩意。

杜三鑫的現代書法也表現同樣的意趣,藉由乾墨的點啄與濃淡變化,躍動出滿紙生風的韻律,與其說它是書法,不如說是藉書法元素堆疊的當代視覺創作。書法的文義內容已退居其次,「書畫同源」的文人美學精髓在他所追求的視覺性與抽象性方向上,得到更深刻的發揮。

轉換古與今 融通書畫印

杜三鑫是一位創作、理論與實務兼擅的藝術家,早年自日本筑波大學書法研究所畢業後,曾任職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多年,深入參與明末清初各大書畫家作品的典藏、展示與研究工作,也因此,龔賢、戴本孝、八大山人等都對他的創作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而最初促使他從書法、篆刻跨至山水畫創作的,卻是前輩畫家張光賓先生,光老一句「寫書法的人畫山水沒問題」使他一腳踏進山水世界。

書法的乾墨渴筆與飛白意趣、篆刻的斧鑿痕跡與切線構圖、相互生發與層層推進的畫面空間、乃至於多幅畫作自由並置的「錯位」山水,皆令人耳目一新而又玩味不已。杜三鑫以遊戲三昧的心情,轉換古今,融通書畫印,在深厚的傳統美學土壤中開出奇特的當代水墨之花!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