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觀點:護漁權不能紙上談兵

杜宇
風傳媒

沖之鳥海域一直是台灣傳統的漁場,我國東聖吉16號漁船在沖之鳥海域捕魚被扣罰款事件造成馬前政府與日本關係緊張。政黨輪替後,台日關係升溫,蔡政府宣稱將透過「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來解決沖之鳥周邊的漁權爭議,也認為雙方「應該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我國漁民很快可以順利進出該海域捕魚。

只是眼見漁汛期已經開始,卻遲遲未見定案,讓漁民心中忐忑不安,陷入去或不去兩難的困局。好不容易盼到「台日漁業小組會議」召開,卻傳出日方以沖之鳥的周邊是日本專屬經濟海域,不容許外國漁船在其中自由作業,明確拒絕台灣漁船在沖之鳥周邊的合法漁權的消息;亞東關係協會秘書長蔡明耀也指出我國漁民現在要去沖之鳥海域捕魚會有風險,日方一定會採取行動。此舉將對台灣漁民的生計形成重大打擊,已引發漁民躁動,不滿情緒正在累積當中,蔡政府不能示弱,應派出強大的護漁艦隊前往沖之鳥海域執行公海巡護,確保我國漁民的作業安全。

我漁船「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礁」遭日本違法扣押並強索保證金,漁民到日本交流協會抗議(美聯社)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日本政府才指控台灣海調船去年曾在「未經日本同意下」,8次進入日本專屬海域(釣魚台附近)進行海洋調查,與過去雙方同意漁權、科學調查等不受影響的作法似有轉變;而日韓原允許雙方漁船在彼此的專屬經濟海域海域(EEZ)內捕魚協定,在2016到期後也因故至今仍未談妥。近年來日本政府積極擴展海權以及強勢護漁作為,值得台灣關注。

在全球「藍色圈地」運動盛行下,隨著水產資源減少,各國將陷入相互爭奪海洋資源的惡性循環。台灣漁民傳統捕魚海域是否進一步受到限縮,關係到數十萬漁民生計,蔡政府不能一廂情願,應拿出更積極的行動來捍衛台灣漁民的權益。如果想用台日雙方代表處的名稱改變卻讓台灣失去漁權、賠上食安,相信多數國人無法認同,屆時反彈力道之大將撼動蔡政府的執政權,不利國家穩定發展。

近年來全球海洋權益意識日升,各沿岸國家紛紛將開發海洋提升到國家發展戰略高度並採激烈行動(包括炸船、人船扣押、鉅額罰款等)積極捍衛專屬經濟海域內各類資源,也使得漁區、漁業資源以及捕撈權利的爭奪越來越激烈,雷區處處,台灣身為重要遠洋漁業國家亦無法置身事外,需有完整的因應對策。

在全球「藍色圈地」運動盛行下,隨著水產資源減少,各國將陷入相互爭奪海洋資源的惡性循環。圖為中國遼寧艦在南海進行軍事演訓。(美聯社)

蔡政府應該正視台灣漁業處境日漸困難的事實,除了徹底管好遠洋漁業船隊並全力推動遠洋漁船塑身及減船計畫,透過政策工具鼓勵經營體質及效率不佳的船公司退出或轉營其他行業,紓解漁業配額分配不足的問題外,應該主動參與國際漁業養護工作和海外漁業投資,幫助經濟弱勢的臨海國家發展二三級漁業改善當地漁民生計,同時重新調整國內漁業結構,將重心轉向沿近海及養殖漁業,做好資源養護,讓台灣沿近海漁業資源可以生生不息,漁民也可以安心在自家海域捕魚。儘管工程浩大,但為了台灣漁業的永續以及漁民生計政府,不應輕易妥協,應立即動起來!


*作者為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


相關報導
觀點投書:「台日漁業談判」在混水摸魚中結束了
藍委籲捍衛沖之鳥漁權 外交部:不在台日漁業協議討論範圍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