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血腥掃毒屆周年 「窮人是最大受害者」

李佳恒
上報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2016年6月30日宣誓就職後,隨即展開血腥的「毒品戰爭」,誓言剷除菲律賓的毒品犯罪。

然而,這場造成數千名「毒犯」伏法的毒品戰爭,卻頻傳法外處決、有罪不罰等弊病,讓菲律賓付出慘痛的人權代價,杜特蒂對此始終不以為意。一年過去了,毒品犯罪真的在菲律賓絕跡了嗎?事實恐怕不然,部分地區毒品的價格甚至下降了。

遭法外處決的民眾家屬悲痛欲絕。(湯森路透)

凌駕法律的政府

《路透》(Reuters)報導,經過一年血腥掃毒,菲國政府官員表示,犯罪率下降了、數千名毒犯鋃鐺入獄,百萬名毒蟲將接受勒戒,菲國的下一代終於免受毒品危害。

馬尼拉地區的警察總長艾爾巴耶德(Oscar Albayalde)說:「沒錯,有數千人被處死,但數百萬人還活著,不是嗎?」

杜特蒂的支持者上街力挺毒品戰爭。(湯森路透)

根據菲國政府初步統計,過去一年約有5000名毒犯或涉案人士伏法。但人權團體批評,實際數字恐怕遠高於此,且當中許多人只是嫌疑犯。

越來越多人權團體、法律甚至宗教界人士抨擊,這場毒品戰爭不僅有濫殺無辜之嫌,更讓貧困地區的民眾噤若寒蟬。諷刺的是,杜特蒂當初誓言改變菲國民眾的「目無法紀」,過去一年來,菲國政府卻在毒品戰爭中濫用職權,凌駕於法律之上。

菲國一位牧師皮卡爾德(Amado Picardal)最近撰文指出:「總統的行為好像已凌駕於法律,彷彿他就是法律。他視法治與人權為無物。」

大力抨擊杜特蒂的菲國前司法部長、參議員利瑪(Leila de Lima)今年遭到逮捕,恐成為毒品戰爭以來首位因異議入獄的政治犯。(湯森路透)

小奸小惡被逮 大毒梟逍遙法外

更有專家直言,杜特蒂在毒品戰爭中打擊到的都是「小奸小惡」,毒品犯罪的真正得利者依然逍遙法外。關於這一點,可從菲國首都馬尼拉的類安非他命毒品「沙霧」(shabu)的價格略窺一二。

假設毒品市場符合經濟學的規律,若杜特蒂的血腥掃毒奏效,照理說「沙霧」的價格將因供應量減少而上漲,但事實正好相反。

菲國警方查緝到的「沙霧」。(湯森路透)

根據菲國政府的數據,1公克的「沙霧」在2016年7月約要價1200-1.1萬披索,但到了今年5月,1公克的「沙霧」約要價1000-1.5萬披索。

這個價格區間反映了馬尼拉不同地區的「沙霧」售價,意即在馬尼拉部分地區,「沙霧」反而較2016年更為便宜。

NGO「國際毒品政策聯合會」(IDPC)的專家指出:「若價格下跌,代表執法行動並未奏效。」菲國當局則表示,已掃蕩9個製毒場所,「沙霧」的價格下降,應是因為海外走私進菲國的「沙霧」補足了市場供應量。

「毒品戰爭的受害者是窮人」

菲國警方表示,「毒品戰爭」開始11個月後,有3155名嫌疑毒犯遭到槍殺。批評者抨擊,不少嫌疑犯遭當場處決,完全未經審訊或司法機關定罪。

在馬尼拉西北邊的城市納沃塔斯(Navotas),居民多以漁業為生。對羅伊(Mary Joy Royo)而言,何謂法外處決,她再清楚不過。

5月中旬的某一天,十幾名槍手騎著摩托車呼嘯而至,綁走了羅伊的母親與繼父。之後,羅伊父母的屍體被尋獲,頭部與軀幹留有行刑式槍決的痕跡。

羅伊說:「他們應該鎖定大毒梟,窮人成了毒品戰爭的受害者。」

杜特蒂引起的漣漪效應

眼看菲國人權受到迫害,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ICC)2016年10月表示,若毒品戰爭實為「針對平民之普遍、有系統性的攻擊」,ICC將展開調查。

菲律賓人權委員會(The Philippine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指出,現正調查680起發生於毒品戰爭的命案。

該委員會主席加斯科(Chito Gascon)表示:「這國家最根本的問題是有罪不罰。沒有人會為最惡劣的不法行為負起責任,從來沒有。」

菲國警方內部事務局(IAS)表示,調查完毒品戰爭中的1912例案件後,已建議開除159名行為不當的員警,但不知後續如何。

2016年,19名菲國員警因涉嫌在牢房中槍殺2位嫌疑毒犯而被控謀殺,他們本月稍早獲准交保,改以刑責較輕的過失殺人罪起訴。

「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也許是杜特蒂在毒品戰爭中的最高行事準則。他一再力挺警方,強調員警若因殺害毒犯而吃上官司,他將赦免對方。

菲律賓人權委員會主席加斯科形容:「當你上頭的國家元首喊著『殺、殺、殺』,還說『我替你撐腰』,這會產生漣漪效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