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道的十字軍幻想

·3 分鐘 (閱讀時間)

目前論經濟影響力美國是世界霸主,雖然美、中兩個最大經濟體的GDP各為20.94、14.72兆美元(根據2020年公開數據),差距相對不大,但從全球各央行外匯儲備結構來看,2020年末各央行持有美元外匯儲備份額為59%,持有人民幣外匯儲的僅為2.45%,美元占比是人民幣的24倍。

此外,美、中兩國的科技實力,也有很大差距,例如美國的物理、化學、醫學、經濟學的諾貝爾獎得主,比華籍得主就多得不成比例。當然,這也得利於西方近200多年來的先進積累。

不過近5年來,各國央行持美元外匯儲備份額有逐漸減少,而持人民幣的則有逐漸增加之勢,這當歸功於中國自1978年起的改革開放。其中最大的成就,該數中國提前實現了聯合國《千年宣言》承諾,讓7億多農村貧困人口擺脫了極端貧困,改善了生活品質,同時也成為可資其他國家減貧的借鏡,加速了全球的減貧進度。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近幾年的基尼係數,維持在0.46至0.47的水準,已經超過了美國的0.45、英國的0.34、加拿大的0.32和南韓的0.35,高於0.4的國際警戒線。

此外,無論從哪一個標準衡量國力,中國都是國力大增,中國專業技術人才超過7840萬人,是全球規模最大、門類最齊的人才資源國。

人才發展與科技創新相互成就,從中國獨立自主的空間站,到嫦娥探月,到蛟龍載人入深海,從天眼探空到墨子傳信,從北斗導航到神威超算,從5G商用全面推進到新冠疫苗加速研製……,中國科技實力實現了歷史性跨越。

這些成就,是以基督教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至上思想為中心的西方所難以接受的,認為中國就是挑戰。果不其然,近來西方主流輿論都掀起了一波妖魔化中國的攻勢,美英澳三國的新印太安全聯盟「AUKUS」和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的矛頭,明顯指向中國。

其後,無論是受指使為先行馬前卒,或自作主張,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於2021年12月25日聲稱,中國正在玩弄西方國家,他喊話抱團對抗中國,新一輪的十字軍東征號令於焉開始。殊不知與史上其他大國不同,中國無意於霸權,但也已立於不敗之地。

2021年11月16日中美兩國領導人舉行視頻會晤時,美國總統拜登表示,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

拜登說他贊同習近平主席所講美、中關係只能搞好,不能搞砸,並稱「美方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美國政府致力於奉行長期一貫的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台獨,美國方面願同中方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以建設性方式妥處分歧。」

中美對抗多年兩敗俱傷,最近兩國元首峰會都強調以和為貴,杜魯道提出的十字軍東征,除了是幻想,還能是什麼?

(作者為航太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