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83歲森喜朗下台謝罪 22歲日本女大生如何讓15萬人「不再沉默」

林琳(Lara Owen) - BBC國際部記者
·5 分鐘 (閱讀時間)
22歲的日本學生能條桃子發起的國際倡議導致有性別歧視言論的2020東京奧組委主席下台
22歲的日本學生能條桃子發起的國際倡議導致有性別歧視言論的2020東京奧組委主席下台

2020東京奧運會組織委員會前主席、83歲的森喜朗(Yoshiro Mori)早些時候表示,女人說太多話,如果有女性組委會成員在,開會就會「花很長時間」,這些話引發了全球性的強烈反對。

他很快把話收回並道歉,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簡稱IOC)也聲稱「問題已解決」。

但是能條桃子,一名22歲的經濟學學生,認為問題遠沒有解決。她發起了一項倡議,最終導致這位東京奧組委前主席下台。

「過去在日本,這一類評論會被忽略,或者無視,而責任人會免於受罰,」能條桃子向BBC表示。

「它可能會在新聞上出現一兩天,然後新聞週期過去,下一次同樣的事情又會再發生。」

能條桃子覺得,她受夠了。於是她在網上創建了一個叫做「#DontBeSilent(不要沉默)」的請願,得到了超過15萬人的聯署,開始了推進改變的路。

能條桃子與其他女性請願者
能條桃子(穿黃色裙子者)在網上創建了一個叫做"#DontBeSilent(不要沉默)"的請願,得到了超過15萬人的聯署,開始了推進改變的路。

全球倡議

日本女性當時已經在使用「#わきまえない女」這個話題標籤來著重強調這場最新的爭議。這個標籤可以大致翻譯成「一個不知道自己位置的女人」,它被用來質疑這種「女人的位置」的觀念。

但是桃子意識到,要完成重大的改變,她就需要將她的倡議擴大到能夠覆蓋全球的受眾。

「出於一種想要啟發海外民眾參與的精神,我們決定用英文的話題標籤『#DontBeSilent』,」桃子說。

在另外三位女性的支持下,這名學生開始創建一個網上請願,列出她們的訴求。這其中包括東京奧組委在性別歧視問題上應採取零容忍政策。

「我當時對於發聲確實感到憂慮,所以有那樣的支持是非常好的事。當你孤身一人的時候,很難勇敢,但是這一次,有另外三位女性作為這個請願的關鍵。」

對於醜聞所引發的反響以及全日本為此而產生的討論,她感到大為驚訝。

「(女性)開始走上前來,說出她們自己的經歷,她們如何在會議當中感到自己應該說一些會讓較年長的男性樂意接納的話。如果她們有一些不符合這個條件的話,那她們就會按下不表,」她說。

「其他女性則寫道,她們聽過男士們講與森喜朗所講言論類似的話,她們當時一笑置之,但是現在卻感到後悔,」她說。

森喜朗資料照片
森喜朗承認,他的言論「不當」並違反了奧林匹克精神。

外向敢言的人

在日本,執政黨自由民主黨的12人領導機構當中只有兩名女性。而日本眾議院的465名政客當中僅有46名女性,低於全球平均數字。

「在我的經濟學系當中,有20%的學生是女性,於是在班上經常會有人來問我的意見。他們不會問我作為一個個人的意見,而是作為一個女性的意見。我感覺他們是在教室裏將女性擱置一旁,」桃子說。

「從我小學時起,我就一直被教導,要相信女性應該安靜,那樣才能讓男孩子喜歡你。」

「現在我是一個直率的人,我在任何想說的時候就提出我的想法。在我心目中,表達我自己比被人喜歡更重要。」

不過,桃子並非一直有參與社會運動。直到2019年,她才創辦她的非營利組織「NO YOUTH, NO JAPAN(沒有年輕人,就沒有日本)」,積極鼓勵學生參與政治,並就社會議題開展各種活動。

戴著口罩的能條桃子手持請願書,上面寫著157.425,那時收集到的簽名數。
戴著口罩的能條桃子手持請願書,上面寫著157.425,那時收集到的簽名數。

「我家裏沒有一個人是活動人士,我也是直到2019年在丹麥留學才開始對行動主義感興趣,並且看到年輕人對他們在社會中看到的事情表達意見。」

「這讓我想到,日本社會也有一些事情令我看不過,我也想過,自己沒有能力對此做任何事,但是當我回到日本之後,我意識到,我可以發聲,並且可以像那些丹麥的年輕人那樣做,」她解釋說。

增加女性的存在感

在越來越大的公眾壓力面前,森喜朗在二月宣告下台。他的位置由一名女性取代,是七屆奧運會選手橋本聖子(Seiko Hashimoto),也是日本的原奧運大臣,自2019年起也一直擔任女性賦權事務的國務大臣。

幾天前,56歲的橋本聖子宣佈,東京奧運組委會已經設立一個推進性別平等的團隊。

這個團隊的工作是將他們管理委員會的女性比例提高到40%。這是委員會在2019年給自己設定的目標,但是仍未達到——而這也是桃子在請願當中的訴求。

「第一步可能會困難,但是當你發聲,人們就會站到你身後,」桃子滿懷自豪地說。

日本原奧運大臣橋本聖子資料照片
橋本聖子說,她希望東京奧運會的遺產是,能夠成為一個接納不同的性別、殘障、種族或性取向者的社會。

但是她說,這只是第一步。

「在日本政界和企業界,行政職位上的女性很少。我最大的希望是,這一點能夠改變,」她說。

「我感覺這一次不同的是,我們收集到了超過15萬個簽名,結果最後這個男性被一名女性取代了,所以我相信,這開了一個重要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