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取消?日本可能重吞苦果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南韓、義大利、伊朗等地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迅速增多。世衛組織(WHO)表示,目前雖未看到新冠病毒在全球不受控制地傳播,也未看到大規模重症或死亡案例,但全球應為新冠肺炎大流行做好準備。國際奧會委員說,如疫情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7月舉行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取消;由於牽涉問題太多,加拿大籍奧會委員龐德估計,最多還有兩三個月就要決定東京奧運的命運。

取消奧運是大家不願聽到的消息。日本原來估計,是以2003年SARS疫情為依據,當年2月中國通報疫情,世衛同年7月宣布疫情結束。所以有人樂觀期待,最多到6月,疫情應會結束;就像川普總統推文說,習近平主席告訴他,隨著天氣轉暖,新冠病毒將在春天自動消失。

可是根據以往SARS、MERS,以及全球疾病大流行的經驗,並沒有確實科學證據可推論新冠病毒與過去不同,沒有出現病癥就有傳染力;現在也不能假設,7月底東京奧運舉行之前,病毒會自然銷聲匿跡。

另一種看法認為,新冠肺炎既然致死率低,只是傳染力高,不妨把它當成另一種「流感」對待,無須驚慌。川普總統就這樣看,只著眼淡化疫情、確保連任。問題是新冠肺炎不像流感,目前沒有防範疫苗,最快要幾個月才能做出來;現在只能仰賴病人自身抵抗力慢慢痊癒,沒有更好方法。

現在唯一證明有效的對應方式,就是社會隔離(social distance measure):學校暫時停課(日本已宣布3月2日起全國中小學停課)、遠程在家工作、避免大型集會,甚至更極端的「封城」。但這些都是拖延戰術,通過將病例發生時間拉開,減緩新病例產生,好讓醫療資源喘過氣來,醫護人員更有能力照顧、治癒患者。

偏偏東京奧運是每四年一次的全球最大運動盛會。單是世界各地運動員就有1萬1000人,國內外觀眾與遊客高達1000萬人,屆時全球人種混雜,如發生交叉感染,會是防疫的世紀噩夢。

過去奧運會也曾經歷類似疫情。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會前,經由蚊子傳播、孕婦感染後影響胎兒健康的「茲卡病毒」(Zika virus)在中南美流行。世衛組織當年2月宣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呼籲孕婦避免前往流行地區。當時部分人要求推遲奧運,但世衛認為國際性感染風險非常低,不過也出現頂尖高爾夫職業選手因此取消參加奧運。

日本政府宣稱沒有「B計畫」(備用方案),之前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明確重申,東京奧運不會取消或延期,但私底下也準備必要時,採用無觀眾形式,只用電視轉播比賽。

新冠疫情對日本奧運的衝擊顯而易見。由於避免大型集會感染,原定2月22日舉行的志願者培訓,已往後延期;包括職業足球聯賽等大型運動賽事,也延期舉行。但對7月24日開幕的東京奧運仍強調,將採取嚴格防疫措施,確保不受影響。

日本已錯過疫情防控的最佳時機。考慮到日本人口密度很高,電車、新幹線每天人頭攢動,如果再不採取有力措施,後果不堪設想。前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日本病毒專家大島賢一郎表示,如果疫情繼續蔓延,日本將無法主辦奧運會。

近年日本經濟情況不佳,東京主辦奧運撐起日本人的希望,民眾深信奧運將帶來豐碩經濟效益,政府也投入了大量資源,建設硬體設施。現在許多人擔憂,奧運如取消,「日本經濟真的死定了」。也有人認為,除非疫情完全消失,否則觀光客止步,硬要如期辦奧運可能造成選手流失、觀光收益不佳,日本損失更多。

也有人批評日本為了主辦奧運,有淡化疫情影響之嫌,沒做好防疫工作,只顧奧運是本末倒置。里約奧運遇到的茲卡病毒,規模與嚴重程度當然無法與新冠肺炎相比。日本目前確診疫情未滿百,基本仍屬可控範圍。而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辦,權力在國際奧委會,不是日本所能決定。

從日本申辦奧運到現在,已花近十年時間,經費節節升高,預算已達2.8兆日元(約250億美元),不僅時間與金錢,對安倍政權的政績、此刻奧運對日本國家處境的意義,都繫於東京奧運。主辦奧運被寄予太厚重希望,也承載太多意義。

1940年東京也曾欲主辦奧運,卻因日本發動戰爭,主辦權被迫讓給芬蘭赫爾辛基,後來奧運因二戰而取消。今年奧運如取消,日本將成歷史上最心酸的奧運主辦國。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美防疫大恐慌! 官員喊囤貨:儲存兩周水、食物、藥物與營養品
美防疫意識升高 華人搶購大米囤食物…超市承諾充足供應不漲價
加州恐爆首個社區感染!監控8400人 抱怨CDC檢測太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