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中國冠軍鍾天使、鮑珊菊頒獎台上戴毛澤東像章引違規爭議

·7 分鐘 (閱讀時間)
鍾天使(右)、鮑珊菊(左)站在頒獎台上展示其奧運金牌(2/8/2021)
鍾天使(右)與鮑珊菊(左)以破世界紀錄成績衛冕場地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賽金牌。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表示,已就兩名中國自行車運動員戴著毛澤東像章站上東京奧運頒獎台一事,要求中國奧委會提交報告。

中國鍾天使、鮑珊菊組合星期一(8月2日)在場地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賽中奪得金牌,兩人在頒獎禮上時,在其中國隊外套上別上一枚以中共已故最高領導人毛澤東為造型的像章,引中國左翼網民喝彩,但也被輿論質疑是否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禁止政治宣傳的規定。

國際奧委會新聞發言人馬克·亞當斯(Mark Adams)星期二(3日)表示正了解事件。中國奧委會暫未就此作出公開回應。

這是本屆夏季奧運會第二起涉及運動員在賽場內作出可能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行為的事件。國際奧委會目前也在調查美國鉛球銀牌得主桑德斯(Raven Saunders)星期天(1日)在頒獎台上舉起雙臂交叉成「X」狀一事。

鍾天使、鮑珊菊戴毛澤東像章,國際奧委會怎麼說?

現年30歲的鍾天使與23歲的鮑珊菊星期一傍晚在場地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賽中,成功衛冕該項目在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贏得的金牌。

這是中國代表團本屆奧運會獲得的第28枚金牌,二人的成績31.804秒刷新世界紀錄。

兩人隨後身穿白色為主色的中國代表團外套踏上頒獎台。外套左側印有中國國旗,下方則是奧運五環。鍾天使在中國國旗左方別上一枚毛澤東像章,鮑珊菊在奧運五環左下方別上了像章。

鍾天使(右)、鮑珊菊(左)站在頒獎台上(2/8/2021)
鍾天使(右)與鮑珊菊(左)胸前別上了毛澤東像章。

國際奧委會發言人亞當斯星期二說:「我們接觸了中國奧委會,並請他們就此事提交報告。」

「我們正了解此事。」亞當斯並未對此多加評論。

毛澤東像章在至少半個世紀的時間內在一黨專政的中國是明顯的政治崇拜和個人崇拜象徵,在毛澤東主義充斥的1960年代,更一度人人佩戴。 國際社會對中國冠軍運動員的上述行為表示關注, 體育界有評論指,鍾天使、鮑山菊此舉對《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構成挑戰。

《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第2款規定,運動員、體育代表隊官員等均不得在衣服或裝備等上展示政治或商業宣傳,根據附則,違者有可能導致取消比賽資格,甚至吊銷大會通行證。

此規定經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等方面爭取後,於2020年東京奧運獲得放寬。但《第50.2條凖則——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20201》訂明,在頒獎禮、開閉幕式等官方儀式進行期間,比賽進行中和在奧運村內,仍須遵守第50條第2款。

毛澤東像章是什麼?

毛澤東像章在1966至1976年間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是人人佩戴的政治宣示物。第一枚毛澤東像章是1932年上海中共秘密組織為祝賀毛澤東擔任中華蘇維埃工農政府主席特地製作,第二枚出現在1943年,製作者是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新四軍)秘密工作者虞廷萃。

1966年8月,毛澤東第一次在北京接見紅衛兵後,中國各地興起了毛澤東像章熱。

一批在香港展出的毛澤東像章(BBC中文資料圖片)
文革時期是毛澤東像章製作與佩戴的巔峰時期。

中共官方《光明日報》旗下《新天地》雜誌2011年一篇署名姚小平的文章指出,1969年6月12日,中共中央下達《關於宣傳毛主席形象應該注意的幾個問題》的文件,訂明「不經中央批准,不能再製作毛主席像章」,讓像章製作逐漸降溫。到1971年林彪出逃事件發生之後,「像章熱」迅速冷卻。

但「紅色收藏」熱潮近年再次出現,雲南曲靖商人潘庭宏經常被中國媒體報道為收藏毛澤東像章最多之人,截至2016年,已收藏38萬枚。他更曾經帶著這些像章到香港等地展覽。

實際上,毛主席像章到今天仍不難購入。BBC中文記者搜索中國網購平台淘寶網與京東商城,很容易便找到毛主席像章賣家,一家出售3.6厘米胸章的商戶索價一枚3.6元人民幣(0.56美元)。

中國運動員戴著毛主席像章比賽有前例嗎?

2008年北京奧運中國選手林丹擊敗馬來西亞選手李宗偉後向觀眾行軍禮(17/8/20085)
2008年,羽毛球選手林丹贏得北京奧運男子單打金牌時,球衣中國國旗上方別上了一枚細小的毛澤東像章。

國際奧委會要求中國提交報告的消息傳出之後,中國網站網易體育發文:「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乒乓球運動員)孔令輝奪冠時就是戴著毛主席像章,而在2008年羽毛球男單決賽中,林丹的球衣國徽上方就別著一顆毛主席像章。」

搜狐體育在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引述林丹說:「在2000年的時候,孔令輝在爭奪冠亞軍的時候他也別著,我今天希望主席也給自己帶來一些力量,非常感謝主席,希望接下來有時間回去再好好的拜一下。」

然而,記者翻查孔令輝2000年9月25日奪冠比賽的照片,未能看見其衣服上有別上任何徽章。

中國境內喝彩 境外強烈批評

數家被視為極左翼的中國媒體對兩位金牌得主的行為讚賞有加。觀察者網展示兩人領獎照片的微信文章是「10萬+」的爆款文。

中國社交媒體近期被官方鼓勵的民族主義情緒充斥。一篇被標注為點擊量高,署名「百年夢圓」的微信公眾號文章形容:「人心向背,人心向背啊!這個消息在網上不脛而走,迅速傳遍大江南北。廣大網友對鮑珊菊、鍾天使兩位天使般姑娘的親近感和可愛度陡然上升。」

知名極左派網站烏有之鄉一篇署名「青年毛思想信仰者」的轉載文章形容這是「喜上加喜的大好事」,但同時警告稱「無產階級熱愛毛主席,同時就意味著資產階級憎恨毛主席」。

文章說:「今天,我們年輕人越來越肉眼可見地熱愛毛教員,在最本質意義上,是什麼呢?是認清了資本主義弊端、堅定了社會主義自覺自信的表現。如果有什麼人,抱著八、九十年代的老劇本不放,非要在覺醒一代面前頑固堅持『非毛化』,那麼,等待他們的很有可能是歷史和群眾的鐵拳問候。」

甚至有憤怒的網民指責官方媒體中國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央視五套)在其後的重播畫面中把兩位運動員身上的毛澤東像章抹掉。署名」雲水怒「的微信公眾號文章批評有人「作妖」,同時稱:「『千流歸大海,奔騰湧巨瀾』,人民最終還是會回到毛主席這兒來,並且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那胸前閃耀著毛主席像章的青年人,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海外平台上則有大量聲音質疑鍾天使、鮑山菊違反奧運規定。被稱為「科學打假鬥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在Twitter上提出了他的疑問。

https://twitter.com/fangshimin/status/1422312171422183442

旅居澳大利亞的政治漫畫作者巴丟草批評,「這是中國死亡無數的文化大革命的象徵」,並稱他的祖父母也是死於文革,而毛澤東要為數以千萬計中國人之死負責。

https://twitter.com/badiucao/status/1422373178974769156

彭博社科技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提問:"試想要是台灣運動員別上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胸章?"

https://twitter.com/tculpan/status/142237970819328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