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中國運動員被民族主義者痛擊

·6 分鐘 (閱讀時間)
Silver medalists Xu Xin and Liu Shiwen of China pose on the podium after the Mixed Doubles Gold Medal Match against Jun Mizutani and Mima Ito of Japan.
對於一些中國網民來說,許昕(左)和劉詩雯獲得乒乓球銀牌的成績還不夠好。

中國運動員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在網絡上,任何低於金牌的成績都被憤怒的民族主義者視為運動員不愛國的行為。BBC記者葉慧儀(Waiyee Yip)報道。 

在上周東京奧運會上,中國乒乓球混雙隊因獲得銀牌而含淚道歉。 

「對不起我們這個團隊,為這個訓練,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劉詩雯一邊說,一邊道歉,眼裏噙滿淚水。 

她的搭檔許昕補充:「全國球迷都在關注這一場,對於我們兩個人說,首先是沒給自己一個好的結局,包括全國人民也都期待的這場決賽......我覺得這個結局,其實整個中國隊都接受不了。」 

他們在決賽中輸給了日本隊,這讓很多網友感到憤怒。 

一些「鍵盤戰士」在微博上攻擊這對搭檔,稱他們「辜負了國家」。還有人毫無根據地聲稱,裁判偏向日本隊的水谷隼和伊藤美誠。 

Flag bearers Ting Zhu and Shuai Zhao of Team China lead their team out dur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Tokyo 2020 Olympic Games at Olympic Stadium on July 23, 2021 in Tokyo, Japan.
中國的民族主義者認為,中國隊的球員不僅僅是運動員。

隨著民族主義狂熱席捲中國,奧運獎牌榜的數字上升已經不僅僅是體育上的榮耀。 

專家告訴BBC,對於極端的民族主義者來說,失去奧運獎牌無異於「不愛國」。 

荷蘭萊頓亞洲中心(Leiden Asia Centre)主任弗洛裏安•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博士表示:「對這些人來說,奧運獎牌榜是國家實力的實時追蹤器,也是國家尊嚴的實時追蹤器。」 

「在這種情況下,在與外國人的競爭中,失敗者就是辜負、甚至背叛了國家。」 

對一些中國人來說,因為輸給了日本隊,這場乒乓球比賽是一粒難以下咽的苦果,而中國與日本有著動蕩的歷史。 

1931年,日本佔領了當時中國北方滿洲,六年後,一場更大範圍的戰爭爆發,數百萬中國人喪生。這至今仍是兩國關係間的痛處。 

施耐德博士說,對中國的民族主義者來說,這場比賽不僅僅是一項體育賽事,「這是中國和日本之間的對峙。」 

比賽期間,微博上的反日情緒高漲,用戶們用各種各樣的名字稱呼水谷隼和伊藤美誠。 

但這不僅僅與日本或者乒乓球有關。 

中國的李俊暉和劉雨辰在羽毛球雙打決賽中輸給台灣後,也成為網上的被攻擊目標。 

「你們沒睡醒嗎?你們根本沒有努力。什麼東西!」一位微博用戶說。 

Taiwan's Lee Yang (3rd L) and Taiwan's Wang Chi-lin (3rd R) pose with their men's doubles badminton gold medals next to China's Liu Yuchen (2nd L) and China's Li Junhui (L) with their silver medals
當中國隊(白衣)在羽毛球男子雙打中將金牌輸給台灣選手時,中國網民非常憤怒。

近年來,中國與台灣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 

中國認為台灣是從其分裂出去的一個省份,但是許多台灣民眾不贊成,他們想爭取獨立的國家。 

其他被攻擊的運動員包括神槍手楊倩,即便她為中國隊獲得了本屆東京奧運會的首枚金牌。 

原因是?她之前曾在微博上展示自己收藏的耐克鞋。 

一些人對此感到不高興,因為該品牌曾承諾,因擔心強迫勞工問題而停止使用新疆棉花,並因此在中國受到抵制。 

「作為一名中國運動員,你為什麼要收藏耐克鞋?」難道你不應該帶頭抵制耐克嗎?」 

楊後來刪除了這條微博。 

Yang Qian of China celebrates after winning the 10m Air Rifle Women's Final on the first day of the Tokyo 2020 Olympic Games
楊倩因上傳耐克鞋的照片而遭到網民炮轟。

她的隊友王璐瑤也因未能進入女子10米氣步槍決賽而遭遇憤怒情緒的痛擊。 

一條評論寫道:「我們派你去參加奧運會,難道就是為了讓你變得軟弱?」 

中國媒體報道,對王璐瑤的批評鋪天蓋地,以致微博上有33名用戶的賬號被暫停。 

「小粉紅」 

考慮到奧運會的競爭性質,人們對任何失利都感到沮喪,當然,這並非中國獨有。 

在新加坡,游泳明星約瑟·斯庫林(Joseph Schooling)上周未能衛冕100米蝶泳冠軍,遭受了嚴重的網暴。

對他的人身攻擊如此嚴重,以至後來包括總統哈莉瑪·雅各布(Halimah Yacob)在內的幾位政府領導人都站出來呼籲支持他。 

但我們在中國網絡上看到的憤怒更為明顯,這不僅僅是因為中國人口海量眾多和精通互聯網。 

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Iowa State University)的政治學專家喬納森·哈希德(Jonathan Hassid)博士說:「所謂的『小粉紅』,也就是具有強烈民族主義情緒的年輕人,在網上有不合比例的發言權。」 

「在一定程度上,這種聲音被放大了,因為對政府的合理批評越來越不可接受。」 

近年來,隨著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增強,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激烈加劇,任何國際批評都被視為抵制中國發展。 

7月1日,中國共產黨舉行了成立100週年慶祝活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充滿挑釁意味的講話,稱中國永遠不會被外國列強「欺凌」。 

施耐德博士說:「當局已經將民族主義當成理解時事的正確方式,目前當民眾分析中國在世界上的角色時,正在趨向以民族主義框架思考。」 

「中國公眾一直被告知,國家的成功很重要,現在中國運動員必須在東京取得成功。」 

A chorus performs during a ceremony celebrating the centen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at Tian'anmen Square on July 1, 2021 in Beijing, China.
中國共產黨百年慶典之後,奧運會隨之而來。

不過,施耐德博士等專家指出,這些憤怒的反動民族主義者很可能並不代表多數中國人。 

哈希德博士說:「如果唯一被允許發聲的是聲量最大的民族主義者,那麼他們的聲音主導著超出他們實際人數的網絡討論並不出奇。」  

微博上除了有憤怒,也有對中國隊的廣泛支持,一些人指責這些噴子「不合理」。 

官方媒體也呼籲公眾更加「理性」。 

「希望屏幕前的所有人都能理性地看待金牌、勝利和失敗,去享受奧林匹克精神,」新華社的一篇評論寫道。 

專家表示,這說明了「危險」在哪裏——當民族主義走得太遠,對國家來說也是危險的。 

「中共試圖利用網絡民族主義達到自己的目的,但類似這樣的事件表明,一旦中國民眾被激怒,連國家都很難控制這些情緒,」哈希德博士說。 

「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就像騎老虎。一旦老虎開始奔跑,就很難控制,也很難下背。」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