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令人驚訝的東京奧運獎牌來源

·9 分鐘 (閱讀時間)
(Credit: Getty Images)
(Credit: Getty Images)

是什麼造就了一枚奧運獎牌?一張數碼照片裏,一個9歲的女孩贏得了她的第一個區域性錦標賽冠軍後在泳池邊微笑。深夜和籃球教練塞巴斯蒂安(Sebastian)談話,安排第二天的訓練。多次鬧鈴分別被設定在凌晨4:15、4:20、4:25……這樣鬧鐘的貪睡按鍵就不會阻止一個年輕的衝浪者在日出潮汐最適合衝浪的時刻下海練習。爸爸打來電話說:「你一定會有很棒的表現,爸爸愛你。」

成功可能承載了訓練的艱辛和親人的關懷鼓勵,如果你是一個職業運動員,承載的會更多。然而對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獎牌得主來說,他們的獎牌所承載的記憶將不僅僅屬於他們自己而已。

掛在他們脖子上的金屬獎牌將來自幾百萬日本人使用過的手機。東京奧運會的東道國在此屆奧運盡量使用循環再利用材料,以廢棄手機鑄造獎牌是該計劃的一部分。東京奧運組委會的目標是用從電子垃圾中回收的黃金、銀和銅來製造5000枚獎牌。

這樣一來,即使冠軍是一位20歲的烏克蘭乒乓球運動員,但獎牌也許是來自大阪(Osaka)一位從未達到專業水平的9歲小男孩,獲獎的籃球運動員其獎牌可能是一個來自神戶(Kobe)的籃球愛好者,職業水管工。鬧鐘叫醒的也許是一名東京的會計師,幾年前她去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旅遊時體驗了衝浪。當然,那位父親可能是任何一位父親。

(Credit: Getty Images)
(Credit: Getty Images)

所有這些記憶,曾經被存儲在智能手機和其他手持設備中,最後都將成為一枚圓形有光澤的奧運獎牌,體育界最夢寐以求的獎項之一。

電子垃圾,即帶電池或電源插頭的產品,是世界上生活垃圾中增長最快的一部分,而且含有很高的毒性,但它也被認為是「城市礦山」,一座人們視而不見的金礦,因為電子設備包含有可以回收利用的有價值金屬。

2020年東京奧運組委會看到了這個機會,呼籲市民捐贈手機和其他設備。如此,家家戶戶可以安全處理廢棄的或被遺忘的電子設備,獎牌製造商則獲得穩定供應的資源。

這個項目從2017年4月啟動以來,(截至到2020年初)組織者就已經回收了16.5公斤的黃金(目標為30.3公斤,已經達成54.5%)和1800公斤的銀(目標為4100公斤,已經達成43.9%)。而銅的回收目標2700公斤,已經達成。「這一行動標誌著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都有機會參與2020年東京奧運會,」2020年東京奧運會發言人高谷(Masa Takaya)在一封電子郵件聲明中如此告訴BBC未來欄目。

回收
全球只有20%廢棄的電子垃圾得到了回收利用(Credit: Getty Images)

該項目也為我們和電子垃圾的鬥爭帶來了希望。我們對電子產品的沉迷,有可能使我們的社會將被廢棄的電子產品所淹沒。聯合國的數據表明,2016年全球產生的電子垃圾高達4470萬噸,這個數字並每年增長3%-4%。

如果你用載重40噸的18輪卡車來裝載這些垃圾,你能裝滿123萬輛,足夠排滿一條從巴黎一直延伸到新加坡的雙車道。到2021年,這一數字可能會超過5200萬噸。

不論是在日本或其他地方,大部分的電子垃圾從來沒有抵達過回收中心。聯合國的一份報告估計,只有20%的廢棄電子設備被回收利用,其餘的要麼是被傾倒在垃圾填埋場,沿著國境線運到可被重覆利用的國家,通常是從富裕國家流入欠發達國家,要麼在我們的抽屜裏被遺忘。

從生態的角度看,這不僅是愚蠢的,因為電子產品中的有毒物質如果不妥善處理,會污染我們的土壤和水,而且對於那些礦產資源有限的國家來說,這似乎是一個錯過的機會。

聯合國大學(UN University)的電子垃圾專家,同時也是上述聯合國報告的合著者庫爾(Ruediger Kuehr)說:「日本是一個資源貧乏的國家,除了在自己的垃圾中收獲資源,他們沒有其他機會獲取有價值的稀缺資源。」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助理教授赫魯茲科(Maria Holuszko)說,在某些情況下,從城市採礦中提取的一噸材料的價值,是從傳統礦石開採等量材料價值的100倍。

電子垃圾
聯合國估算,全球每年產生的電子垃圾超過4500萬噸(Credit: Getty Images)

從礦山中開採出的礦石裏,每噸可以提取出3到4克黃金,而1噸手機則可以提供多達350克黃金。

這不僅可以善用電子垃圾,也意味著可以減少採礦。赫魯茲科預計,城市採礦可以滿足全球25-30%的黃金需求。

赫魯茲科說:「統計數據馬上告訴你,這是一個商業機遇。」赫魯茲科也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城市採礦創新中心(Urban Mining Innovation Centre)的聯合創辦人。

這不是奧運會獎牌第一次含有回收材料。2016年里約奧運會(Rio 2016)銀牌將近30%的銀來自廢棄的鏡子、焊料和X光片,製造銅牌的40%的銅來自鑄幣廠的廢料。2010年溫哥華冬季奧運會象徵性地使用了大約1.5%的回收再利用金屬,雖然是來自比利時的一個城市礦。

2020年東京奧運會廢物利用的努力在兩個方面是獨一無二的。一是爭取100%從回收再利用材料中得到金屬,二是只接受來自日本家庭的電子垃圾。

即使有這些限制,該項目已經初見成效。截至2018年6月,電信商店已經收集了432萬部公眾捐贈的舊手機,而市政當局收到了約34,000噸的小型電子設備。

金牌
一枚奧運會金牌重約500克,必須包含至少6克黃金(Credit: Getty Images)

一位上了年紀的日本婦女在日本外務省(Japanes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製作的一段視頻中說:「我帶來了五部我已經不用的舊手機,這樣我覺得自己也參與了奧運會,這種感覺很好。」

從35-40部手機中就可以提取約1克黃金,是奧運金牌黃金含量的1/6。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堅持要求每塊金牌的黃金含量要達到6克。(奧運會至尊的金牌,其黃金含量只有6克,其餘金屬實際是銀。)

對貴重金屬回收利用的努力已經收獲了大量關注,之前的獎牌獲得者也開始捐贈他們的舊電子設備,甚至英國首相約翰遜2017年訪問東京時也加入進來。

儘管如此,獎牌項目的成功可能是象徵性的,只會解決奧運會巨大的可持續性挑戰之一。

到目前為止收集到的電子設備還不到日本每年電子垃圾產生量的3%,聯合國估計日本每年產生的電子垃圾約為200萬噸。還要考慮的另一個問題是「非金屬部分」的命運,包括了每台設備中誘人的幾克黃金、鈀等貴重金屬之外幾乎所有的東西。赫魯茲科說:「如果我們只是回收利用金屬,把剩下東西的丟到垃圾填埋場,仍然可以造成很大的污染。」赫魯茲科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工作,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找到智能手機完全循環再利用的方法。

2020年東京奧運組委會目前只從回收電子垃圾合作者那裏接受黃金、銀和青銅(一種銅鋅合金),所以非金屬部分如何處理對他們而言也是未知的。奧運會發言人稱他們已經「聽說一些公司正在使用常規處理方式回收利用剩餘的部分」,但無法提供保證。

回收
從35-40部手機中你就可以提取約1克黃金(Credit: Getty Images)

在我們展望我們日益電氣化社會的未來時,電子垃圾問題正越來越嚴重。庫爾預計,全球電子垃圾產量可能很容易在幾十年內翻倍,達到8000萬噸。

他說,我們應該改變我們對電子產品的理解。一種出路是停止購買和擁有設備,不是要我們模仿隱士,而是當數字化的遊牧民。他問道:「我們為什麼要去購買手機,而不是去考慮購買他們提供的服務呢?」

庫爾設想的這種體系看起來很像租賃,最大的區別在於你從未擁有這個產品。按此設想,蘋果(Apple)或三星(Samsung)將提供「移動通信」或「電子家用洗碗」的服務,客戶將為此支付費用。如果一台設備壞了,公司會在維修期間幫你更換一台。當設備使用壽命完結時,擁有設備的公司可將其以最合適的辦法回收到生產流程。

人類還有很多很多的挑戰需要克服,但約8000萬噸的電子垃圾也需要一個雄心勃勃的解決方案。庫爾說,也許變化可能從日本自身開始,這裏是諸如日立(Hitachi)、三菱(Mitsubishi)、松下(Panasonic)和索尼(Sony)這樣電子巨頭的故鄉。庫爾在東京完成了博士後學習。

然而,這個雄心壯志看起來超出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獎牌項目的範圍,可能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國際戰略。5000枚由回收金屬製成的獎牌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赫魯茲科說:「我很高興看到日本正在證明,城市採礦是可行的。」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中文版首次發表於2020年1月BBC中文英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