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如何在一屆如此特別的奧運會上做志願者

·5 分鐘 (閱讀時間)
Two volunteers pose behind a wall with handwritten messages to cheer on Olympic athletes
Two volunteers pose behind a wall with handwritten messages to cheer on Olympic athletes

在奧運會這樣的盛事舉辦時,志願者是至關重要的。但在東京奧運,他們很多人都沒有太多事情可做,有些人雖然心存感激,卻是感覺到夢想破滅。

篠田亞紀子原本以為,奧運會將是此生絶無僅有的一次機會。

她原本對於成為志願者感到非常激動——她花了很多個月進修英語,以及手語。

「我每天晚上從食品工廠下班回家,都會學習。我覺得這樣能幫助我和現場觀眾溝通,」這位育有兩個孩子的母親說。

但是,幾個星期前,她卻被毫不客氣地告知,奧運會不再需要她的參與了。

日本決定奧運會不允許大部分觀眾入場,並且在奧運期間繼續實施緊急狀態措施,這波及了志願者。

「我很失望,」37歲的亞紀子說,「我以前從來沒有真的跟外國人互動過,因為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日本。這是我的夢想。」

當時,她的志願者制服已經寄到了。現在它沒有被穿過,標牌也還掛在上面。

被辭退者仍能歡呼,在網上

然而,亞紀子找到了另一種方式來投入到奧運氣氛當中——她加入了一個項目,是要唱每一個國家的國歌。

Screenshot of a video on YouTube that shows seven Japanese people on a split screen singing.
志願者一起演唱參加奧運的各個國家的國歌。

超過1300名志願者參加了這個項目,全情投入唱歌,然後將視頻上傳到YouTube。

「沒有觀眾去支持運動員,所以我真的想用這種方式為他們吶喊,」亞紀子說。

她唱了安提瓜和巴布達的國歌——她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國家,但是她和她七歲的女兒一起穿上日本民族服裝完成了這件事。

「這些國家的代表團看了這些視頻,然後告訴我們,他們真的很喜歡。這讓我感覺與這些隊伍很近。」

高齡志願者

任何一屆奧運會的志願者篩選都是非常嚴格的。東京奧運2020收到了超過20萬份志願者申請,選中的不到一半。

其中一個被選上是加藤勝也,一個精力充沛的79歲退休老人。

Katsuya Kato, a 79-year-old volunteer, posing between two Olympics mascots.
79歲的志願者加藤勝也

「這是提升自己的一次大好機會,」他說,「我熱愛體育,而且直到幾年前,我還在跑馬拉松。」

他還不是最年長的志願者。東京奧運的志願者當中有139人超過80歲,還有少數是超過90歲的。日本的人口年齡結構全世界最老,很多領退休金的長者無懼新冠疫情的威脅,去履行他們的職責。

無處安放的感動

對於加藤勝也來說,最難忘的時刻是日本擊劍隊擊敗俄羅斯奧委會奪得金牌的一刻。

Dozens of volunteers at an Olympic event clapping.
志願者不能歡呼和喊叫,只能鼓掌。

「我看到隊伍創造了歷史,非常感動,」他說,「但是我們不能發出聲音或者歡呼,於是我根本就不能用任何方式表達我的快樂。」

加藤是一字一句地謹守著新冠疫情的防疫指引,但是他說,要確保觀眾也這樣做就很難了。

「我看見記者試圖進入限制區域,或者運動員歡呼和大叫著支持隊友的時候,感到非常不舒服。」

為了更好地防止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傳播,奧運會場館內禁止呼叫,只允許鼓掌。

「無所事事」

對於很多志願者來說,這屆奧運會要在緊急防疫狀態下舉辦,不可避免地要令人們的很多期望落空。

「我原本期盼著與所有人一起分享勝利的喜悅和失利的苦澀,」加藤說,「但是我們志願者卻沒有辦法組成一個團體。」

另一個問題是無所事事。很多志願者都沒有被指派任務,所以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志願者都退出了。

A volunteer doing the victory sign, sitting behind a table with origami.
很多志願者都沒有被指派任務,所以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志願者都退出了。

「我們當中有些人覺得這里根本不需要我們,」31歲的乒乓球賽事志願者中山麻夏說。

組織方表示,他們不想再進一步縮減志願者的人數,因為他們不希望再製造更多的失望,但是結果卻是,人太多,卻沒有足夠的工作可做。

「我的一些同事們要一整天地站在奧運會的標誌旁邊,」中山麻夏說,「他們唯一做的就是叫那些自拍的人彼此隔得遠一點。」

她對於當志願者非常感激,但是她最大的夢想——和籃球選手們見面——已經破滅了。

「我們被禁止和運動員說話,因為那樣會讓他們分神,」她說,「我們只有在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才能與他們接觸。像『幹得好』或者『好球』之類的話,我們是不能說的。」

Five volunteers taking a selfie together.
Five volunteers taking a selfie together.

她說,她一直在心裏默默為他們歡呼,但是這肯定不一樣。

她覺得很遺憾的是,公眾對於舉辦奧運會的看法是那麼負面——無論是在日本還是全世界。

「奧林匹克運動會本該是和平的節日,」她說,「但是因為新冠疫情,它被看作是一種罪惡。」

BBC國際部記者Eddy Duan參與報道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