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這七個賽場上的女運動員,場下竟是科學家

·6 分鐘 (閱讀時間)
US sprinter Gabby Thomas celebrates winning a bronze medal at the Tokyo Olympics
美國短跑選手兼神經生物學者加比·托馬斯在東京奧運會贏得銅牌。

一隻腳在訓練場,一隻腳在實驗室:這是東京奧運會一些女運動員的日常。今夏,她們在體操館、在公路賽道和球場跑道上證明了自己。

她們面對的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挑戰:在最高級別的賽場上角逐獎牌和紀錄,同時又在開展自己的科研生涯。

在剛剛結束的本屆奧運會上,有這麼七名女性,她們的成就不僅有競技戰績,還有學術成績。

1. 安娜·基森霍佛(Anna Kiesenhofer)-奧地利

Austria cyclist Anna Kiesenhofer (centre), a scientist and Olympic champion
基森霍佛在公路自行車項目上的金牌,是東京奧運爆出的最大冷門之一。

這名30歲的奧地利自行車選手,在東京的女子公路賽上遠遠算不上奪牌熱門。

但是在沒有教練,也沒有職業體系的支持之下,她奪得了金牌,製造了本屆奧運會的最大冷門之一。

這名奧地利人遠遠拋開了離她最近的對手,現任世界冠軍、荷蘭車手安妮米克·範弗勒滕(Annemiek van Vleuten),遠到後者在衝過終點的一刻還一度以為自己是冠軍,並且瘋狂地慶祝。

2021年的奧運會冠軍車手還是一名數學家,同時擁有維也納工業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的學位。

她目前在瑞士的盧塞恩工業大學從事研究和教學工作。

2. 哈迪亞·胡斯尼(Hadia Hosny)-埃及

Hadia Hosny (left) and Doha Hany playing at the Tokyo Olympics
哈迪亞·胡斯尼(左)是一名奧運選手,也是一名科學家和政客。

東京可能已經是胡斯尼的最後一屆奧運。

在羽毛球女子雙打小組賽中出局之後,這名埃及選手暗示自己可能將會退役。

「這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屆奧運會。要旅行去參加所有的賽事,還有令自己保持住好的世界排名,是壓力非常大的事情,」國際奧委會(IOC)官方網站引述這名埃及人說。

胡斯尼將會繼續她的學術生涯——她是埃及不列顛大學的一名助理教授。

擁有英國巴斯大學生物醫學碩士學位和埃及開羅大學藥理學博士學位的她,研究並發表了有關於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的論文——這是一種被用於治療多種疾病的消炎藥。

胡斯尼的日程表還將排滿各種政治事務,因為她同時還是埃及議會的成員。

3. 加比·托馬斯(Gabby Thomas)-美國

Gabby Thomas (right) on the women's 200m podium at the Tokyo Games
加比·托馬斯(右)是短跑好手,但她還想研究醫療服務方面的種族不平等。

24歲的美國選手加布裏埃爾·托馬斯(Gabrielle Thomas)在田徑短跑界已經是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她是女子200米歷史上第三快的選手。

被大家叫做「加比」的她,在東京贏得了這個項目的銅牌。

不過,在訓練和比賽之間,托馬斯還曾在哈佛大學修讀神經生物學和全球衛生專業。

托馬斯正在美國奧斯汀的得克薩斯大學攻讀流行病學和衛生管理碩士學位。

她的重點研究方向是美國醫療服務獲取方面的種族不平等。

4. 夏洛特·希姆(Charlotte Hym)-法國

Charlotte Hym
希姆博士未能晉級滑板街式賽的決賽。

12歲的時候,生活在巴黎的夏洛特·希姆就被她家附近那些玩滑板的人吸引了。

「看著那麼酷,我也想跟他們一樣,」28歲的她這樣向國際奧委會的官網表示。

希姆最終來到了奧運會參加滑板項目比賽,但是來到東京的她,也已經是一名神經學博士。

她研究的是母胎言語如何影響新生嬰兒運動技能的發展。

很可惜,希姆博士在滑板項目的預賽階段已經出局。

5. 路易絲·沙納漢(Louise Shanahan)-愛爾蘭

Louise Shanahan
沙納漢在東京參加了女子800米跑賽事。

24歲的愛爾蘭跑手頭腦裏有一個清晰的目標:她要入圍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

不過,成功卻出人意料地提前到來了。她贏得了東京奧運女子800米的入場券,只不過最終並未能在首輪預賽中出線。

2024年的競技目標仍在,但是這名愛爾蘭人現在已經將注意力放到了科研上——她具體研究的是量子力學。

從愛爾蘭的科克大學(Cork University)畢業後,沙納漢目前在英國劍橋大學修讀她的博士學位。

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醫學物理:她研發能夠改進癌症診斷和治療的器械。

「我喜歡同時擁有兩項事業,因為當實驗室的事情不順利時,我能夠告訴自己,我是個跑手,一切還好,」沙納漢在東京奧運會前曾這樣向《劍橋獨立報》(Cambridge Independent)表示。

「現在,如果我在田徑場上表現不佳,我總是能夠把自己看作是一名量子物理學者。」

6. 納丁·阿佩茨(Nadine Apetz)-德國

Nadine Aptez
阿佩茨不在擂台上與對手拼拳的時候,就是在研究帕金森症的治療方法。

走上東京奧運擂台的一刻,阿佩茨就已經創造了歷史:她成為德國第一個奧運女子拳擊的代表。

不過,35歲的她奧運參賽經歷很短:她在第一場女子次中量級比賽中輸給了印度的洛夫琳娜·博爾戈漢(Lovlina Borgohain)。

贏得過歐洲賽事和世界拳擊錦標賽獎牌的德國人,現在想要將精神集中於她的另一項事業。

她在家鄉的不萊梅大學有神經科學碩士學位,她的下一個目標是要完成在德國科隆大學醫院的博士學位。

阿佩茨在研究的是一項叫做腦深層刺激的技術,通過電或電磁流來刺激某些區域的灰質。

這種治療方式大有潛力,並可能在未來幫助帕金森症(Parkinson's disease,帕金遜症)的患者。這是一種影響運動和肌肉神經的退化症。

「備戰東京奧運會是壓力頗大的。我從日本回來之後,就會100%集中在我的研究上,」阿佩茨對國際奧委會網站說。

7. 安德麗婭·穆雷茲(Andrea Murez)-以色列

Andrea Murez stretching out before a swim in Tokyo
穆雷茲有斯坦福大學的生物學學位。

出生於美國加州的安德麗婭·穆雷茲29歲,斯坦福大學生物系畢業。

不過,游泳讓她得以參加馬加比厄運動會(Maccabiads)的水上項目,這是以色列一項四年一度的體育賽事。

表現良好的穆雷茲決定永久移居以色列,並代表這個國家。

在東京奧運會上,這名運動員、生物學者兼未來的博士參加了四項游泳比賽:50米、100米和200米自由泳,以及4x100米混合接力。

她最好的成績來自接力項目,以色列在決賽中名列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