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正名公投/劉敬文:申請改名不違反洛桑協議 中華奧會指控子虛烏有

民報新聞
民報

中選會今(9)天舉辦第13案「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第三場公投意見電視發表會。

由於該案公投說明會並無反方代表,劉敬文在說明中不時諷刺反方只會在網路上反宣傳,「為什麼我的反方位置是空的,這個畫面滿荒謬的,我不了解,明明有反方,卻沒有在正式場合站在我對面」。劉敬文指出,這幾日網路上突然密集出現一波規模很大的反東奧正名宣傳,在Line、IG、Dcard隨處可見,影響對象儼然針對台灣的年輕社群。

劉敬文表示,東奧正名訴求合情合理合法,完全符合奧林匹克憲章規定、符合奧運精神,更未違反洛桑協議,他提到在歷史上荷蘭、蘇聯、伊朗等國家都申請改名過,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奧會因為訴求改名而被停權,也沒有選手因此喪失比賽權益。

劉敬文說,保障選手參賽是國際奧會非常重要的原則,除非選手服用禁藥或嚴重違反運動精神、奧林匹克憲章規定等,否則不可能會禁賽。中華奧會網站有一則舊新聞,是去年巴西奧會主席涉嫌買票爭取2016奧運主辦權熬被停權,但國際奧會仍保障巴西運動員權利,包括支付巴西選手奧林匹克獎學金與確保巴西隊參與2018平昌冬運資格,由此可見,東奧正名會影響選手參賽的說法完全是子虛烏有。

洛桑協議就像婚約 有一方不滿可提出申請再議契約

劉敬文以婚約比喻洛桑協議,他說洛桑協議是中華奧會和國際奧會1981年在瑞士簽署的一項協議,內容主要是規範我們奧會的名稱,這本質上就像婚約,若有一方不滿意想要訴請改變契約內容,比方說離婚、修改契約內容等念頭,而東奧正名正處在這樣的狀態。

劉敬文說,反對者把東奧正名說成「想要改變契約內容的念頭,就等同婚姻契約的違法」,這說法嚴重違反常識婚姻,契約可以提出再議或是解除,所謂再議就是討論改變契約內容,比方說財產如何分配、小孩的教養責任、家事分工等等,這些都可以是婚姻契約內容的一部分,解除就是一般的離婚。

劉敬文強調,東奧正名就像是要訴請婚姻契約內容的改變,還在思考階段,連申請要求法院裁判的動作都還沒開始,反對方卻說這樣違反洛桑協議,「這種說法有道理嗎?」雖然5月4日國際奧會有來函中華奧會,但內容僅是提醒台灣別違反洛桑協議。不過訴求改名本來就不違反洛桑協議,台灣本應在協議再議或廢止前遵守合約,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國際賽事,甚至被中國取消的東亞青運也是用中華台北。

「我們現在只是在腦袋裡想,還只是念頭,公投還沒開始,根本沒提出正式請求,我請問大家,用婚姻作類比,法官有可能,或是台灣社會內部還在凝聚共識時,做出結果公投之前,5月4日就開庭做出宣判,說你們兩個不准離婚嗎?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這符合常識嗎?但是我們的反方就是不斷的提出這樣的論述」劉敬文說。

國民黨堅持使用「中華民國」 喪失使用「台灣」名義出賽機會

劉敬文表示,若台灣使用中華民國名義參賽,又會陷入與中國爭代表權的局面,並非台灣民意趨勢,台灣很早就放棄要跟中國爭代表權的念頭,也不會要求政府這麼做。過去國民黨政府硬幹亂搞,為了以「中華民國」名義參與奧運無所不用其極,與國際奧會衝撞,甚至在場內舉牌抗議,威脅國際奧會。

劉敬文說,如果東奧正名像國民黨過去那樣,國家奧會當然會被停權,東奧正名小組要政府做的,是符合奧林匹克憲章和洛桑協議,循正當程序管道提出申請或訴請,在公投主文講得非常清楚。申請就意味著不保證一定通過,「我們不能要求政府他可能做不到的事情」。

劉敬文解釋,許多民眾把過去那段不惜一切、漢賊不兩立、有你沒有我的「國共鬥爭史」套用在東奧公投,很多人恐懼會向過去那樣選手不能比賽,這是錯誤類比和錯誤投射。過去國民黨要求用中華民國名義出賽違反奧林匹克憲章,其實歷史真相是國際奧會希望中華民國使用「台灣」,不要用和中國牽扯不清的名字,但國民黨堅持,導致台灣選手被迫自行退賽或是禁止出賽。

而面對許多人喊出「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劉敬文認為大家說反了,事實上「中華台北」才是過去高度政治性的產物。這是想要用「中華民國」不成功後妥協下的產物,讓台灣人用屈辱的名字,才是非常政治性的,反而訴求「台灣」比較沒有政治性,依照奧林匹克憲章反映了國家傳統、地理位置和治權領土範圍。

劉敬文認為,中華台北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外國朋友不會看到「中華台北」,他們只會看見「CHINESE TAIPEI」,直覺和中國有關,「在中國打壓激烈今天還要用這個名字嗎?難道這個在國際奧會失敗的撞牆史還不夠嗎?」,要能夠跟中國切的一乾二淨,不要讓世界上的人覺得台灣人是中國人、想跟中國結合在一起,不要讓外國人有誤導的可能性。

即使不正名 中國也打壓台灣10多年了

劉敬文表示,向國際奧會訴請正名是台灣的權利,行使權利是做對的事情,若有人因為台灣作對的事情來恐嚇台灣、懲罰台灣,無論是強迫航空公司改變名稱、逼迫藝人講他們要聽的話,或是打壓台灣不讓台灣出席世界衛生組織、取消東亞青運主辦權、硬要台灣冠上中國籍,這些通通都是不對的事,沒人可以對台灣做這樣的事情。

「有人因為恐嚇而害怕,懲罰而畏懼,我們可以理解,但這不是好理由,要我們放棄權利,荒謬無比!」,劉敬文說,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提到「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屈辱,但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不要說正名台灣,若中國有能力,東奧正名小組即使也不做,一樣叫做「中華台北」,中國也一樣會打壓,難保台灣選手不會再受害,沒人可以提出這個保證,東奧正名今年才發起的,中國的打壓時幾年前就有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中華奧會,喔,他應該要在我旁邊,但是反方缺席,我不曉得為什麼,中華奧會要不斷透過媒體網路放出消息,說會導致選手權益受損、會籍停權等等,這跟本就是誤導」、「為什麼我的反方位置是空的,這個畫面滿荒謬的,這裏有兩個演講台,隔壁是空的,今年有10個公投案,有50場意見發表會,我們東奧正名5場一個反方都沒有,我們不是沒反方,前兩天,才發生大規模密集網路攻擊,粉絲頁都快爆炸,我不了解明明有反方,卻沒有在正式場合站在我對面。」劉敬文說。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