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島周邊緊張氣氛高漲――中國軍升高壓力以及臺灣國軍的對應

門間理良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症的全球大流行之下,美中對立更加激烈,而另一方面,臺美間無論在政治上抑或軍事上,都發展到了急速強化雙邊關係的階段。雖然中國避免給予美國軍事性壓力所衍生的風險,但對於蔡英文政權的政治性和軍事性壓力則是持續推進。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中國戰機連日闖入臺灣設定的防空識別區(ADIZ)西南空域,筆者認為,這個動向隱約暗示著中國解放軍攻佔東沙島的可能性。

東沙島具有高度軍事價值

首先必須確認的是,面積僅有1.74平方公里的東沙島,卻擁有高度的軍事價值。東沙島位於臺灣海峽南端與巴士海峽西端,雙方交界附近。若能將東沙島建造成軍事基地,便能控制東亞最重要的兩個海峽,一旦發生戰事,中國解放軍可以採取的作戰選項將大幅增加。東沙島東西兩側全長僅2800公尺,南北全長不過865公尺,島嶼內側形成礁湖(lagoon)地形。


(共同)

不過礁湖在退潮時的水深僅有1公尺。在南沙群島的7個島礁進行大規模填海工程的中國看來,將東沙島建造成軍事基地並非難事。該島接近中國大陸,可以迅速運來大量的高品質填補用沙土與機具材料,因此能夠在短時間內建造出配有3000公尺級飛機跑道的基地。

此外更不能忘記東沙島位於南海的東北海域。若能掌控東沙島,並將中國實際掌控的黃岩島建造成軍事基地,中國將在南海的東西南北四個海域上完成鑽石狀的基地配置,比現在更加容易以軍事力量控制南海。

中國解放軍有能力攻佔東沙島

東沙島距離中國大陸的汕頭約260公里,距離香港320公里,相對於此,距離高雄約410公里,不可否認這樣的距離對臺灣不利。中國可以從中國大陸以短程彈道飛彈攻擊,或是派遣軍機直接攻擊,2020年中國解放軍動員艦艇和戰機,在靠近臺灣本島和東沙島中間的海空區域進行軍事演習,我們可以說該演習的目標在於,顯現解放軍有能力將東沙島從臺灣切斷,展現示威效果。

東沙島也存在著地形上的不利因素。從1983年到1985年之間,臺灣國軍參考金門島,將東沙島基地全面地下化,整備為軍事據點(*1),但該島極為平坦,標高最高處亦僅有7公尺。金門島的地形足以深入山壁裡建造司令部,但東沙島並非如此,可以推測其防禦效果極為有限。

此外,臺灣配置於東沙島的武器僅有40公釐高射砲、80公釐迫砲、120公釐迫砲和攜帶式反裝甲火箭,約250名的戍守部隊皆為臺灣海上執法機關──海洋委員會海巡署的人員,也是令人不安的因素之一。如此一來,比起臺灣國軍大力部署的金門和馬祖,東沙島的武裝和兵力都很貧弱,地理位置和島嶼地形對於防守也很不利。

除此之外,東沙島和金門、馬祖不同,幾乎沒有民間人士居住,這個狀況讓中國解放軍可以輕易地決定進攻。因為解放軍攻擊東沙島之際,若波及民間人士,中國將會遭受來自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不過若是職業軍人或政府人員的死傷,很有可能只是有限度的國際譴責。

(*1) ^ 「海軍退役上將、前東沙指揮官季麟連:東沙就是艘不動航母」『中時電子報』2020年5月13日。

中國解放軍利用戰機和艦艇進行牽制

關於東沙島當下的現狀裡,中國方面最引人注目的活動是中國軍機屢次侵入臺灣防空識別區的西南空域。2020年大約有380架次的中國軍機進入該空域(*2)。中國解放軍增加進入該空域的軍機次數,其原因在於巴士海峽為中國航空戰力進入西太平洋的重要空中廊道,意圖強化對於該空域的控制能力(*3)。

在目前狀況之下,中國軍機在該空域派遣1架反潛偵察機,或是以2架為單位,基本上通過臺灣本島和東沙島的中線後,在臺灣防空識別區南端附近折返,反覆進行直線往返飛行。不過2020年11月卻有運8(Y-8)反潛偵察機和運8(Y-8)技術偵察機各1架、蘇愷30(Su-30)戰鬥機、殲16(J-16)戰鬥機和殲10(J-10)戰鬥機各2架進入該空域。此外也必須注意到運8反潛偵察機與另外3個機種的戰機各1架,在2021年1月4日進入該空域。

中國軍機從東海飛行至沖繩島和宮古島之間並進入西太平洋,以往都是單機往返,但漸漸開始嘗試各種飛行路徑與機種組合(*4)。此外,中國解放軍也嘗試在惡劣天候和夜間進行飛行任務。中國解放軍提高在臺灣西南空域的訓練難度,由此看來是自明之理。我們應該將前述2例理解為初期試探,一般認為中國戰機今後將從該空域穿過巴士海峽後,進入西太平洋,或者南下至南海,繞行東沙島上方空域。

臺灣強化警戒以保衛東沙

2020年,臺灣空軍為了對抗闖入的中國軍機,戰機緊急升空備戰,共花費約9億美元(*5),增加幅度約為2019年的2倍,而中國軍機的目標不僅是測試臺灣軍力,也意在耗損臺灣戰機(*6)。

另一方面,為了對抗中國在各層面升高施加於東沙島的壓力,臺灣政府以移地訓練的名義,派遣海軍陸戰隊的1個加強連進駐該島(*7)。海巡署亦增派一艘巡防艇,提升該島周邊海域的巡防能量(*8)。

此外,以海軍沱江級巡邏艦原型設計為基礎建造的海巡署新型巡防艦,已在2020年12月正式服役,該艦艇亦能裝備反艦飛彈(*9)。在600噸級巡防艦的下水典禮上,除了海巡署相關人士之外,總統蔡英文、國防部長嚴德發、海軍司令劉志斌上將等人皆共同出席,顯示出蔡英文政權意圖加強海巡署與海軍之間的緊密關係。

(*2) ^ 「中国軍機、台湾防空識別圏へ頻繁に侵入」TAIWAN TODAY, 2021年1月4日。

(*3) ^ 「共機擾台均在台灣西南方 學者:潛艦戰場經營」『中央通訊社』2020年11月1日。

(*4) ^ 若檢視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發表的報導資料,便可了解此傾向的變化。

(*5) ^ 「台湾、保有するF16全機を飛行停止に 訓練中の墜落受け」『CNN日本版』2020年11月19日。

(*6) ^ 「台湾、全F16戦闘機を運用停止 1機の消息不明で」AFP BB News, 2020年11月18日。

(*7) ^ 「台海軍情》共軍證實8月模擬奪島演習 國軍上週再派陸戰隊增援東沙」『自由時報(電子版)』2020年8月4日。東沙島をめぐる軍事情勢等については、防衛研究所ウェブサイトで公開されている門間理良「緊迫化する台湾本島周辺情勢【2】-高まるバシー海峡・東沙島の地政学的重要性-」『NIDSコメンタリー』第124号、2020年6月16日を参照されたい。

(*8) ^ 「因應共軍東沙奪島演習!海巡加強演訓 緊盯偽裝中國漁船」『自由時報(電子版)』2020年8月6日。

(*9) ^ 「安平艦交船 蔡總統:展現捍衛藍色國土決心」『自由時報(電子版)』2020年12月11日。

強大的美國對於臺灣的支援

臺灣方面為了固守東沙島而做出了許多自發性的努力,此外,美國對於臺灣的持續性支援也極為重要。2020年11月,媒體正式報導美國海軍陸戰隊在臺灣與臺灣的海軍陸戰隊進行訓練活動,報導指出該訓練的目的在於支援強化臺灣軍隊的戰鬥應變能力,而我們應該視此為保衛或奪回東沙島等離島的訓練之一環。這是臺美斷交之後美軍在臺灣的活動首次受到公開報導。

2020年,美國海軍艦艇通過臺灣海峽13次(*10),超過以往在2016年最多的12次(*11)。一般認為,如此動向顯示出美國海軍與海軍陸戰隊的佈局(presence),有效降低中國行使武力的可能性。

此外,川普政權總共11次出售武器給臺灣,2020年度購買最多美國武器的便是臺灣,金額高達118億美金(*12),此與歐巴馬政權時對於出售武器給臺灣的消極態度相當不同。牽涉到東沙島而值得注意的武器是,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海馬斯)(*13)。海馬斯可透過C-130H運輸機運載,最大射程可達300公里。臺灣國軍若將海馬斯實際部署至東沙島、金門或馬祖,將可一舉擴大對中國大陸的有效攻擊範圍。

對於日本國家安全的巨大影響

從中國解放軍的角度來看,攻佔東沙島的行動比起進犯臺灣本島,非常容易,卻只能在極短時間內迅速完成,不容許絲毫延宕。因為若作戰完成前遭到美軍介入,很有可能以敗戰告終。反過來說,若能在美軍發動支援臺灣的軍事行動前完成東沙島的攻佔行動,美軍將會難以介入。其後只要一步步地建造軍事基地,將佔領變成既定事實即可。對於習近平政權來說,南沙群島的軍事基地化是一個成功的經驗,若將東沙島的軍事基地化當作統一臺灣的階段性任務,付諸實行的誘惑不可謂不大。

再加上習近平政權將2021年定位為在「兩個一百年」裡,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紀念之年,2021年也是一般認為習近平將擔任總書記第三任期,或是就任黨主席的第20次全國代表大會舉行的前一年,這對臺灣來說都是令人擔心的訊息。

蔡英文政權為了不讓中國有機可乘,急迫地必須與拜登政權建立良好關係。另一方面,臺灣海峽和巴士海峽對日本而言是極為重要的海上要道,必須謹記東沙島的歸屬對日本的國家安全帶來的重大影響。

標題圖片:臺灣實質掌控位於南海東沙群島的東沙島(共同)

(*10) ^ 「米軍艦2隻が台湾海峡を通過 今年13回目」『フォーカス台湾』2020年12月31日。

(*11) ^ 「台海軍情》14年統計圖曝光!2020美艦通過台灣海峽次數創新高」『自由時報(電子版)』速報、2021年1月4日。

(*12) ^ 「米U-2偵察機が中国の防空識別圏に進入、台湾への軍事行動を牽制」『ニューズウイーク日本版』2020年12月11日。

(*13) ^ 「外交部に米国より空対地ミサイルなど防御兵器売却の通知届く」TAIWAN TODAY, 2020年10月23日、「米国務省、台湾へ高性能無人攻撃機4機の売却を通知」TAIWAN TODAY, 2020年11月4日。

門間理良 [作者簡介]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區域研究部。筑波大學博士課程修得肄業。曾於南開大學、北京大學留學,在臺北和北京擔任專職調查人員,曾任文科省教科書調査官,2012年進入防衛研究所服務,2020年起擔任現職。此外,在學術月刊雜誌《東亞》執筆「臺灣動向」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