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島要塞化的急迫性與必要性

張豐麟

吉布地(Djibouti)作為非洲面積第三小的國家,位於所謂的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亦即索馬利亞半島),是連結印度洋、紅海、地中海的海上要衝,是以擁有極高的地緣政治價值,且近年吉布地執政當局積極經營戰略要角,除了法國在此設置了最大的海外軍事基地外,連臺灣北方鄰居日本也於2011年以支援護航保障其海上商業船隊為由進駐並泊靠軍艦,中國大陸亦於2107~2018年度簽約租借碼頭,此一彈丸之地霎時炙手可熱。

2019年11月27日傳出蔡英文政府計畫將涉及南海探油的「東海及南海資源開發小組」業務由經濟部礦物局改由海洋委員會主責,但海委會主張該業務應轉回經濟部主管,因該案係馬前政府時代在2008年8月8日主持「海域情勢會報」時指示經濟部針對南海、東海開發「周邊海域資源」,且2012年立法院第8屆外交國防委員會決議請經濟部前往太平島探勘,現今因海委會已成立,故行政院法規會公告礦業法中與海洋探勘開發業務相關的條文、共51條的主管機關由經濟部變更為海委會,並將當年探勘檔案共902件皆移交給海委會保管。

唯海委會表態後,行政院法規會在2019年再次刪除已經被變更主管機關的礦業法共51條條文後,再次回歸由經濟部主管,其實南海海域擁有豐富的石油資源是不可否認的,不僅中國大陸與越南為此在海上大打出手,鑽油平台也確實運作多時且將石油黑金輸送回開發母國,臺灣其實不應該再作壁上觀,平白浪費國家資源與戰略地位的話語權,對於國家組織層級的新興業務責任分工,著實應參考R(Resource)、P(Process)、P(Priorities)的OB理論,審慎思考最適業管單位與層級為何?

韓商SK集團緊貼東沙群島外緣開採石油,卻未見臺灣高層提出反制措施,島內民眾亦對於該議題不甚了解,其實是相當令人遺憾且感到惋惜。(原圖連結)

SK集團目前是韓國的第三大財閥,旗下計擁有95家子公司和關聯企業,且全球雇員人數超過三萬人,在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中排名第84位,實力不容小覷,SK的主營業務是在能源和石油化工領域,子公司SK能源即是韓國最大的綜合能源化工企業。

2018年2月底,韓國SK Innovation公司以正式新聞稿宣布在南海隸屬於中華民國管轄的東沙島附近17/03區塊,距地表2,000公尺深處附發現油田,在無需運用設備抽取的狀況下,僅靠自然地層壓力每天噴出油量即達可觀的3,750桶,經鍵盤輸入該公司鑽油設施的衛星定位位址,著實令人大吃一驚,因為韓國SK Innovation公司是在臺灣實質掌控的東沙環礁的距離外不到17海浬處挖石油。

是的,韓國人大剌剌的避開東沙島12海浬的領海線,毫不避諱的在我們家門口旁5海浬處挖石油,大陸國企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位於珠江口盆地的陸豐14-1-1鑽井深4,098公尺,平均日產約1,320桶,即被定位為中型油田,而我們東沙島周圍的油田不僅深度淺、容易開採,出油量還是中型油田的300%左右,是否具有經濟價值已無需筆匠多言。

中國大陸位於東海的春曉油田,由於距離日本與中國海域中間線僅5海浬,日方主張該地區的大規模開採會導致「吸管效應」,換句話說,日方的油氣會從地下流向中國一方,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點點,日本也不願意讓步中國,日方隨即以國民利益會受到損害為由,於2003年5月要求中國停止開發,反觀國內新聞多屬政治娛樂加上政黨相互傾扎,政府天天喊說要拼經濟,卻放任門口的油田不開發,其實真的說不過去,也著實令人遺憾!

海委會身負「海域治安、維護漁權、救生救難、海洋事務、海洋保育」等五大核心任務,是臺灣藍色國土的守護者,絕不應自滿於臨時性、季節性的超前佈署,而是應思考建立前進基地!因為臺灣本島無論從屏東或是高雄前往南沙的太平島路程均逾一千六百公里,而距離本島約四百公里的東沙島恰為一處完美的海、空中間點,如作為中繼站,其前往太平島的距離將大幅縮短為一千公里左右,該島嶼在國防、外交及主權的層面上有其實質的意義存在。相對於太平島而言,東沙島的位置距離高雄港僅約440公里,行政區域的劃分與太平島相同均屬高雄市旗津區,因周邊沒有鄰國威脅故在主權的歸屬上無爭議與糾紛,其實相當適合臺灣政府認真評估礦產開採的可能性,期盼經濟部與海委會的上級單位應出面整合,以全民的利益考量為最先,讓「油田挖下去,石油噴出來,臺灣發大財」得以成真,天佑臺灣!

為了確保在西沙群島石油鑽探平台的權益,中、越雙方在2014年的5月份集結了超過百艘船隻進行水砲混戰,最後仍由中方取得壓倒性的勝利。(原圖連結)

※作者為業餘自耕農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超擬真巨大恐龍來了!「超.大恐龍展」華山開展

【影片】買房陷阱一籮筐 S大:注意小二小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