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昌專訪之二》上任後市港翻轉 不再一邊一國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就任三年來,基隆市長林右昌認為,最大的改變就是在整個市港的翻轉,從過去港、市一邊一國的狀態,變成基隆港、基隆市的發展都能依照他的整體構想調整,但這也代表著他必須要有足夠能力與專業,加上重大建設開始進駐,慢慢帶動整個基隆市的改變。

問:如果讓市長讓跟民眾講,基隆三年來,你認為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答:最大的改變其實是在整個市港翻轉,這大概是最大的一個改變,所謂的市港翻轉可以從幾個角度談,第一個是基隆港跟基隆市的關係被翻轉,過去是港不聽市、也不甩市,可是現在基隆市港的發展,基本上是依著市政府、我的整體發展構想在做調整,這就是我一上任之初就一直在講,也是跟過去基隆市長最大的不一樣,以前基隆市長管不到、也不願去管到基隆很多的中央機關跟單位,譬如鐵路局、港務局、港務公司、漁業署、海關等,很多中央的單位其實都在基隆,整個基隆的海岸幾乎都不是基隆市管,都是我上述所講的這些單位所權管。

我上任之初就強調一個觀念,反正只要在基隆行政轄區的事情,就通通是我的事情、我通通都要管,我當然講這句話的時候,背後代表的是我也要有能力管,這是最重要基隆能夠翻轉的一個關鍵,就是我們有能力、這個市長必須有能力去管到中央部會的事情,包括你現在看到火車站周邊地區的城際轉運站,還有火車站南廣場已經完工,這些都是鐵路局的地、經費預算也都是鐵路局、鐵工局、甚至公路總局、交通部的經費,可是他們願意聽我們的意見來完成,甚至我在講就是苦工我們做、錢人家出,所以你會發現基隆市在我主政三年期間,我還可以還錢、把債務降低,然後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比以前可能多了兩三倍以上,當然能夠帶動基隆。

為什麼這些中央部會願意聽我的?因為第一個,這個市長有專業;第二個,這個市長有能力、不只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另外也幫他們解決他們的問題。因為過去我曾在行政院、院長辦公室任職,所以中央部會的運作我非常熟悉,再來是現在很多中央部會經過兩次政黨輪替,但很多中央部會官員都是我以前同事、甚至是我以前屬下;第三個更重要的是說,我們的能力讓他們覺得說聽市政府的更有利,譬如說我們對於整個港區、或整個火車站周邊地區的規劃,比他們自己想得還清楚,所以當然會議經過幾次之後,他們會發現說可以follow林右昌的構想跟意見,甚至我還可以回頭去中央、部會裡去幫他們解決問題,這些並不是在民進黨執政、小英上台後才發生,其實在蔡英文當選前、我上任的時候,我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在處理基隆的市政,所以你剛問我說最大的改變,其實就是港市關係的翻轉。

接著,你會發現基隆市開始有重大建設進來,譬如火車站南廣場、城際轉運站花4億多元,原本都是沒有的,但現在已規劃設計好,準備要發包、明年初動工,還有東岸的商場,是用促參的案子,下個月開幕,市政府也沒有花任何一毛錢;包括海洋廣場、軍港的遷移、貨櫃場的整個遷移,C2、C3碼頭倉庫會改成第2個郵輪轉運中心,然後C4、C5、C6碼頭則變成會展旅運智慧大樓,蔡總統宣布的基隆輕軌捷運會直接進到會展中心裡面,所以這是很大的翻轉,還不只這些,還有前瞻計畫的水環境計畫10億元,這些都是過去國民黨在基隆執政60年做不到的事。

問:前瞻計畫爭取到的預算,從制度面來講,你以後連任後,必須有更多的手段或方法來做更多的事情,現在的想法是什麼?

答:其實很多都是我們現在已經在做的,還有我認為現在的財劃法、制度法都非常不公平,財政部份就不用講了,制度的部分,我一上任的時候只換了3個局處首長,包括副市長、民政處長及都發處長,其他我都動不了,因前任市長用文官把所有調配職務的參議秘書的缺通通塞滿了,但政府體制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我們又是非直轄市,不像柯P的台北市是直轄市,他們全部通通可以換,我理論上是可以換一半,可是實際上沒辦法,前任市長用文官把我可調配的缺額通通塞滿,因為他們都是文官,你根本動不了,我認為這是我們國家體制上一個很大的問題。

今天換了市長,但沒辦法換下面的人,幸好我還算是有執政經驗的,慢慢的就陸續調整、換人,有聽說幾個縣市長不太有經驗的,他們就很慘,可能一搞就要一年多,可是你一任才四年,被這樣的制度一搞搞一年多,前面一年多去了、後面一年又要選舉,變成中間只剩兩年,你這樣要怎麼做事?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上任以來第一次的追加減預算,我20141225日上後之後,只剩5天就要跨年,隔年4月份要提追加減預算,你中間再扣掉過年、元旦等假期,大概只剩下2個半月,如果不夠有經驗的縣市長可能會錯過。那一次追加減預算為何重要?因為你一上任的預算是前任編的,所以你一定要透過那次追加減預算,去調整你施政的優先順序、項目,才有辦法在執政第一年就照著你的施政目標走,不然你就會慢一年。我們當時編了10幾億,剛好運氣也不錯,有稅收進來,也透過那一次的調整,讓我們第一年就可以部分照著我們意思去走。

問:可以進一步聊一下市政部分,基隆有哪些比較明顯的改變?

答:基隆雖然預算沒有增加很多,可是在這幾年的工作量、或完成的事情比以前多出兩三倍,像是整個海洋廣場的設計,我們是用雷射下去定位,包括材質、整體結構都是專案下去討論,因為基隆的環境多雨、又在海邊,很容易壞,廣場的寬度、厚度設計等,都是經過專家反覆不斷討論,甚至連鎖的螺絲,好的螺絲跟不好的螺絲價差可以達6倍,但我們對品質要求很高,所以完工後整體的平整度非常好,驗收海洋廣場時,我是光著腳去驗收的。

還有市容的部分,我們只有兩個電工,加上警察局、環保局配合去處理,這是過去市長講20年都處理不來的,我們纜線清理從104年信義路開始處理,清了12000多公斤;第二年13000多公斤;今年應該不止15,有到3萬多公斤。所以很多基隆人、甚至很多從台北來基隆的人,常常說基隆近年好像變乾淨、漂亮了,可是問說到底哪裡變乾淨、變漂亮卻講不出來,其實就是這些東西一步一步在改變,如果你平常沒在基隆,回來時會突然覺得轉變很大;可是如果平常每天在基隆生活的市民,會覺得每天都在變,但又講不出來到底哪裡變,就是這些地方點點滴滴累積。

此外,很多人詬病說基隆的路很爛,但這幾年來,我們逐步推動示範道路,因為基隆路的問題主要不在路面上,而是路底下,下面的管線太舊、自來水管漏水率全國最高,所以不管上面怎麼修,如果下面不處理,永遠修不完、修不好,這也是我剛在講的,必須要有專業去了解真正的問題,如果沒辦法真正洞見問題,就無法真正根絕。

我也很務實、不誇大,跟大家講說一年可以做到12條示範道路,如果一屆任期4年,我可以保證48條路以後是好的,如果連任就可以保證816條基隆的路可以很乾淨,這沒有那麼簡單,因為路下面管線很複雜,有水管、電、瓦斯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甚至有日治時期的管線還在裡面,以前都便宜行事、偷工減料,壞掉管線不挖起來,上面就再加一條,年久之後一定亂,但這些要清理很困難,因為都在地底下。

基隆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必須「穿著西裝在改西裝」,因為每天市民都要用路,你不可能像台北、高雄這樣一大塊基地全部封起來、大興土木,基隆不能這樣做。

林右昌專訪之一》上任首日交接 張通榮告訴他:市長很好做!

林右昌專訪之三》國民黨長期執政發霉生鏽的基隆 我將打造成質感雨都

林右昌側寫》花最少的錢創造最大效益 基隆城市改造的魔術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