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熹練騎術 演藝路順勢而為

報導李承陽
中國時報
林哲熹的騎馬初體驗表現不錯,在教練指導下很快就進入狀況。(粘耿豪攝)
林哲熹的騎馬初體驗表現不錯,在教練指導下很快就進入狀況。(粘耿豪攝)
年假前林哲熹抽空到馬場學騎馬,同時分享去年一整年的工作心境。(粘耿豪攝)
年假前林哲熹抽空到馬場學騎馬,同時分享去年一整年的工作心境。(粘耿豪攝)
林哲熹到馬廄跟另一匹白馬互動,幫馬刷毛、清馬蹄鐵。(粘耿豪攝)
林哲熹到馬廄跟另一匹白馬互動,幫馬刷毛、清馬蹄鐵。(粘耿豪攝)

林哲熹去年在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出思覺失調症患者應思聰,成功打開知名度,他以往多演出難度極高的難纏人物,為了接下來可能會面對的新角色,特地在年假前赴馬場練習騎馬,同時在馬背上感悟去年的工作心境,期望未來能成為「主流市場的選項」。

林哲熹接受初級班騎馬訓練,課程約30分鐘,他坦承一開始有點怕,畢竟歐洲馬很大隻,卻在練習過程中發現騎馬是一項安靜的運動,「人不能太用力,安靜感受牠的肌肉,你順著牠,牠反而會聽你的話,最難的是讓自己安靜。」

放鬆騎馬找頻率

他形容自己在騎馬時,盡量讓心情保持平靜,「牠就像海浪,不要對抗牠,是順著牠,我們兩者的力要真空,牠的力不見、我的力不見,硬要讓馬走反而會僵住,就像感情一樣,往往一有裂縫就想要抓住,其實要更放鬆,才能重新找回那個頻率。」

林哲熹資質不錯,一堂課下來就能自主騎馬慢步繞場,還能讓馬煞車、轉彎,接著他到馬廄體驗幫另一匹白馬梳毛,也嘗試清理馬蹄鐵,「我能夠感覺到兩匹馬個性的不同,第一匹應該是教學用的馬,一騎上去牠就在感覺你是不是新手、好不好欺負,如果騎得好牠就會好好配合,第二匹馬感覺就比較有個性、高貴。」

首次的騎馬體驗,也讓林哲熹對最近的狀態頗有感觸,「我滿有共鳴的,跟工作一樣,當演員想要做些什麼,有時候順著反而會比較舒服。」他每年年末都會回顧一些遺憾的事情,例如沒有到手的好角色,一直想著自己沒演到反而成為心裡的負擔。

前幾年林哲熹的作品不少,有電影《狂徒》、《樂獄》、《愛上卡夫卡》,可惜票房不盡人意,直到戲劇《與惡》才衝出知名度,「去年解決了一些迷惘的事情,現在又有新的課題,就是怎樣被大家認識、如何跳出角色。我現在演的角色比較極端,在主流的圈子比較沒有被考慮,我並沒有覺得自己是主流類型的演員。」

肯定自己的努力

林哲熹實話實說:「我想拍主流電影,有了主流的作品,比較不會被排除在名單外,這是新的課題,我得補足的一塊拼圖。」統整去年的表現,他給自己的年度漢字是「潛」,象徵在海的居中位置,「我感受到一些壓力,同時又有累積東西,在中間等待,等待浮出來或者繼續往下潛,沉澱、等待都好,這個狀態有好有壞。」

「不過我也要給予自己一個肯定,去年滿開心的,有去到台北電影節、金鐘獎」,特別是跟吳慷仁等《與惡》同仁一起站在金鐘獎頒獎典禮台上,林哲熹說:「看著台下的人散開,覺得終於有參與感,算是這個圈子的人了,在台上我就跟慷仁哥說:『哇!原來就是這種感覺。』他回我說:『對啊,你以後就是在追逐這個東西。』」

更多新聞報導
交往Elva 嫩男友曝:其實猶豫很久
宋慧喬為武漢打氣 陸網嫌:又沒捐錢
閃嫁印尼終不悔 白嘉莉重活仍願嫁黃雙安
暴瘦又要增肥?吳慷仁:要胖到87公斤
大陸影視業宣告全面停工 大咖們沒工作了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