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下屆國會多黨不過半的機會已經隨風消逝

林濁水

蔡英文總統一就職聲望急速走跌,2018年地方選舉後更極度低迷,一直到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白熱化前,民意滿意度一直低於不滿意度,7月國民黨提名韓國瑜選總統,又震撼了知識界,韓、蔡兩位總統候選人並列為台灣「最討厭」的兩個人;另一方面,長期以來,包括藍綠群眾在內都很不滿台灣政界藍綠惡鬥的現象,而且藍綠政黨支持度都處在低檔,政黨偏好上中立人數大幅增加。民眾對兩大黨總統候選人和政黨評價的偏低令柯文哲、郭台銘先後油然而生領導厭惡兩大黨的民眾組成第三勢力挑戰政權結束藍綠惡鬥捨我其誰的雄心。

然而由於柯文哲為2018選舉過程而對台獨和民進黨耿耿於懷,先是持續猛鬥台獨,繼而對反送中態度模糊,導致年輕柯粉大批出走捨柯而挺綠,民眾支持度由盛轉而大衰,不得不棄選總統;但是又認為守護台北市長位置比「為台灣政治重新開機」重要,拒絕擔任郭台銘的副總統侯選人,郭只好退選,第三勢力整合爭奪政權的雄心終告失敗。

退選總統後,柯、郭兩人退而求其次,認為整合第三勢力,全力攻佔國會席位以求在國會兩黨不過半的條件下扮演關鍵少數以制衡蔡英文仍然大有可為。柯文哲表示,希望能藉由這批不分區立委,能夠打破國會內的政治分贓傳統。但是現在看來,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

多數民意的現實:制衡靠國民黨而不是第三勢力

由於提名後,韓國瑜荒腔走版形象愈來愈離譜,再加上他對反送中態度令社會高度疑慮,於是,從7月開始,人氣王韓國瑜民眾支持度被蔡英文超越,而且差距隨時間快速拉開。只是在政黨的支持度上,從7月到11月中旬,長達4個月的時間儘管蔡支持度已經領先韓,而且差距不斷擴大,但是國民黨獲得的支持度仍舊維持領先民進黨。例如,10月28日,蔡已經領先12.2%了,但是國民黨仍然還是領先民進黨達到6.7%之多。在這期間,韓共掉了12.3%支持度,但是國民黨才少了2.4%,掉的數據在民調誤差範圍內,等於掉都沒掉,黨的支持度一直穩穩地維持在33%上下,下都下不去;而民進黨也一直到11月18日都維持在25%上下,上也都上不了。民眾那麼長時間,不受總統選情劇烈變化的影響而堅定讓國民黨維持將近10%的大幅領先,這現象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行政立法一體,全面執政是內閣制的精神,而美國創造總統制,他的基本構想卻是另外一套:行政立法分立互相制衡,也因此總統、國會分別由不同政黨掌握就成了美國總統制下常常出現的「理想型態」。至於我國,憲政架構上基本上傾向內閣制,但是兩蔣兩威權強人父子相傳之後又創造了總統主政迄今並未被逆轉的傳統,演變下來,今天選舉時就出現了這樣的怪現象:

主張總統制的政黨訴求體現內閣制精神的全面執政;但是多數民眾卻依總統制權力分立原則採總統國會和國會分裂投票的怪現象。這就等於是民意強烈表示藍國會應該制衡綠總統而不是第三勢力。

本來國會減半已經造成藍營在每一次選舉都佔有金馬原住民等未選先嬴7席的優勢,而所謂第三勢力各黨,選得再好,席位也不過如此,所以如今政黨支持度國民黨還大幅領先,結果就註定讓國民黨國會過半,柯郭所謂的兩黨不過半根本不可能出現。

假如郭柯不放棄總統選舉?

假如郭柯不放棄競選總統,又能不受自己意識形態的侷限並多一點以大事小的氣度和時代力量合作的話,總統選舉雖未必勝,卻仍大有一搏機會;縱使總統未勝選,但是在強大的母雞帶動之下,國會就大有選出兩黨不過半的局面了。

素人領袖也可以帶動議會的勝選嗎?法國的馬克宏就完全做到了,其實馬克宏在選總統前不過當過部長兩年,而宣佈參選時,支持度還落在眾角逐者的後面;相對的,這兩個客觀條件柯遠超過馬克宏太多了。另外,日本小池百合子在競選東京都知事時也展現了這樣的強大能力。當然,柯、郭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的,但是無論如何,一旦兩人合作參選的意志和整合的胸襟能充分展現,造成一定的氣勢是不可能沒有的,不幸的事情的發展不只並不是這樣,而且所謂第三勢力的景況還每下愈況。

第二個機會也流失了

然而,在柯、郭退選喪失最好的機會後,11月國民黨宣布提名邱毅、吳思懷、葉毓蘭後,民眾對國民黨支持煞時崩盤,從31.2%狂跌到19.6%跌了11.6%,非常慘,按理就是第三勢力很有利的空間又來了。不料在爭取這個空間,第三勢力因為幾個不幸的因素居然輸給了民進黨:

1、柯文哲一方面認為其他政黨以黨紀約束從政黨員是不對的,所以強調他的黨成員可以和其他任何政黨重疊,這完全是類歷史經驗之外的超級柔性政黨了;但是他又強調,凡民眾黨黨員經過提名當選的立委,問政時,一切要以柯的意志為意志,這不是又是存在超級鋼性的,由柯一人發號施令的黨紀?這實在太怪了,太扭曲了,從政黨員不應服從由黨的公意支持的黨紀,卻必須百分百服從柯一人的鋼鐵意志,這不只怪而己,而是任何人要和柯或民眾黨在政治上合作肯定都會怕怕。有人秉持這樣的立場,第三勢力除非個個都很扭曲,否則必難以整合。

2、柯、郭、宋三人強烈的反台獨立場,使時代力量勢必和郭、柯分道揚鑣,也把年輕人往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的方向趕,使時代力量在領導圈子分崩離析,亂成一團時,居然還可以維持6.9%的支持度,可以獲得的不分區立委席位居然比2016還要增加一倍!

3、柯文哲以民眾黨為可居的奇貨,郭家軍只有一人被納入不分區名單,郭家軍只好重兵押在親民黨上,然而親民黨偏偏又不爭氣,白白耗費了郭己嫌不夠的實力。

4、宋傾中色彩絲毫不遜於韓,使得宋本身支持度完全沒有辦法維持過去的基本盤,根本對整個第三勢力只是負擔而沒有拉拔的能量。

台灣第三勢力的景況還每下愈況。(湯森路透)

結果,國民黨支持度潰散了,但是到了12月19日,民眾黨黨的支持度只停留在9.9%,和過去經常有的超過10%比較起來,是低檔;親民黨更只有3%,根本和2016年不能比;而己經和郭、柯合作不成的時代力量則維持了6.7%。按這樣的支持度,蘋果估計不分區的席位民進黨15席、國民黨10,民眾黨5,時代力量4,親民黨0。區域選舉方面,原屬於時代力量的無黨人士可能還有一兩席的機會,民眾黨和親民黨很可能一席都選不上,在這情形,下屆區域立委席位完全是兩大黨的天下。依蘋果民調,這次區域立委選舉,國民黨支持度21.7%民進黨34.7%,雙方差了13%之多,2016民進黨不過得票率贏了6.3%,席位就以49比20大勝,這就是所謂單一選區的效應,如今雙方民調支持度差別這麼大,席位民進黨重演狂勝應該沒有問題,而最後的結果是民進黨保證總席位大勝,所謂兩黨不過半再沒有機會了。

這5年來,傳統大黨在世界各地沒落,民粹明星和民粹政黨持續在世界各地擴張,紛紛執政,至少站穩政壇,這樣遍在世界各地的客觀環境也提供了台灣民粹領袖們整合第三勢力攻城略地的機會,但是受限於主觀因素的強烈侷限,民粹領袖們居然求個兩黨不過半,以扮演關鍵性槓桿作用,現在連這一點都成了消逝的夢想。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