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死路一條

林濁水
上報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名單一公佈,總統侯選人,立委選情應聲齊跌。韓國瑜跌不跌無關宏旨,因為早就輸十幾趴了,增減個3、5趴都無關勝負的宏旨;但是在立委方面國民黨真的就慘了。由已經公佈十來家民調來看,幾個月來國民黨委的支持度都領先民進黨。所以國民黨盤算縱使總統選輸,自己還是國會最大黨,縱橫捭闔一番不難由吳敦義當上議長。吳敦義也因此小心地佈局,不料名單一公布,國會政黨支持度在所有民調都出現死亡交叉,吳敦義議長夢碎。

國民黨的名單太眾人嫌棄了,於是依品觀點民調,民進黨國會政黨支持票終於以27%比22.7%,第一次贏過了國民黨。不過坦白講,民進黨雖然贏,但是贏得恐怕有點虛,因為,對民進黨名單不滿意的和國民黨一樣,棄嫌的都大於滿意的。滿意民進黨名單的只有20.9%,這比支持民進黨名單的少了6.1%。這種支持大於好感的現象,國民黨方面更嚴重,支持持度雖然還有22.7%,但是民眾滿意國民黨名單的,居然只有9.8%,不滿的49.1%,這表示,連認同國民黨的民眾都超過一半不滿,這簡直是太慘了。

「中華民國台灣」特色的不分區

把國會議員區別開來分別叫「區域立委」和「全國不分區立委」,這是一個充分體現「中華民國台灣特色」的制度。這個制度,區域立委代表區域,所以向區域負責,做不好由選區罷免;那麼全國不分區既然代表全國,卻全國公民不能加以罷免,而要由政黨開除黨籍加以「罷免」,這些,在民主先進國家都是聞所未聞,既古怪又落伍,還異想天開。

說古怪落伍理由如下:

一、國會議員在古代封建時代既是區域委任的代表又是階級委任的代表,必須接受訓令參加開會,開完會後又必須向選舉他的人提出報告,不被滿意就會被撤換,這就是謂命令委任制;但是在近代自由主義精神主導之下,國會議員從原來的命令委任制轉變成國會內發言對外不負責任的自由委任制,而且他不管是區域選出的,或全國同一個選區選出的,全部都代表全國利益不代表區域利益。在這兩個理由之下,除了極少數之外,先進民主國家沒有罷免區域國會議員這一回事。只是西方國家憲政制度這様的變化,孫中山沒有趕上,所以他的民權主義特別強調罷免的重要性,於是他的主張就規定在中華民國憲法中了。

不料孫中山已經落伍了這一回事,林義雄一點也不知道,還領導民進黨尤其是時代力量奮力進一步修法降低國會議員的罷免門檻,以強化罷免的威力,真是每況愈下。至於「不分區」雖然由政黨提名,但是畢竟由人民投票認同,依德國的例,縱使開除黨籍還是不能取消他的議席。所以無論是區域的罷免不分區的除名,「中華民國台灣」就真是不與人同此古怪之一。

台灣的憲政體制亂七八糟,總統任命閣揆不用經立法院同意。(圖片摘自總統府)

二、不管是法理上,或拉丁美洲的實證經驗都指出比例代表制適合於內閣制、準內閣制,不適合總統制,這是政治學界和憲法學界的常識,但偉大的中華民國整個憲政架構雖然是內閣制,但傳統愈運作愈走向總統制卻是個現實,然而偏偏又在1990修憲時,在區域選舉之外加上了名為全國不分區的比例代表制,真是亂搞一通。這樣亂搞的理由很可笑。原因是國民黨知道,如果國會議員全由台灣地區選出來,從民主政治的基本原理上講,國會就喪失了全中國的代表性,國會就等於是台獨的國會了,於是發明了全國不分區立委,表示他們不是由區域直接選出來的,所以可以代表全中國。這實在掩耳盜鈴得太幼稚了,因為當時的不分區雖然不是台灣公民直接選出來的,但是他們卻仍然是由區域的那一票間接換算出來的,這樣,無論直接選出、間接選出,還不是一樣建立在台灣公民的選票上而和13億中國人無關?這是古怪之二。

三、比例代表制是一個相當年輕的選舉制度,約100年前出頭才由比利時實施,但是現在歐陸國家幾乎清一色採用了。由於內閣制和傾向內閣制的雙首長制是多數歐陸國家的制度,因此,在歐陸比例代表的選舉就決定了政權的政黨歸屬。至於我國,實際的憲政運作被兩蔣扭曲為總統制並固定下來成為傳統,在國會選舉莫名其妙地把比例代表制混合了多數決選舉之後,不分區的名單選舉和政權歸屬脫鈎,於是有時拿來派系分贓,有時拿來酬庸,而2012,2016更分別被兩大黨拿來當漂亮的門面,但是當門面固然有利於選舉,但當選後在國會實際運作起來,問題多多,於是這一次兩黨上門面就不太顧了,也因此民眾對名單的滿意度就出奇的低,國民因為名單任由傾中力量伸腳出手,民眾反感到居然只有9.8%滿意,真不可思議此怪之三。

四、既是總統制,總統又兼剛性政黨黨魁,然後主導不分區甚至區域選舉的提名,完全違背總統制,權力分立不相隸屬的基本份際。此怪之四。

一個在歐陸被認定是決定政權誰屬的好制度,在中華民國,居然怎麼用都不妥當,甚至還成為政黨自我傷害的制度,實在令人驚嘆。無論如何,這實在是給在體制改造時總不想清楚就在莫名奇妙的意識形態的支配下胡亂拚湊的台灣政客又一個結結實的教訓。

既是總統制,總統又兼剛性政黨黨魁,然後主導不分區甚至區域選舉的提名,完全違背總統制,權力分立不相隸屬的基本份際。(圖片摘自總統府)

這種在體制上亂七八糟的拚湊的事,不只是國會政黨不分區制度而己,還有一堆,而且之所以會出現,藍綠都有份。像國會減半是綠的民粹發作下的胡鬧;拚湊在體制上莫名奇妙的不分區是國民黨統派意識型態做祟;罷免掛帥既源於孫中山跟不上時代,又有綠營湊上去加碼;廢除閣揆同意權同樣是藍綠的共業;最後,把修憲門檻搞到世界第一名的高,以致於前述的亂七八糟體制現在要改非常困難,那又是國民黨深藍一系腦袋燒壞,民進黨唯恐莫名其妙的國會減半修不了憲而放水造成的。

亂七八糟的體制

台灣在解嚴之後要民主化,非有個全新憲法不可,但是一方面改革者力量一直不足,想法有時又流於民粹無力推動一個全新憲法的出現了;有實力的深藍保守性太高,堅持憲法不動最好;等到非修不可了,提的各方種方案又太粗糙,於是只好一次一次地局部局部地修,亂七八糟的拚湊方案就在舊體制上一再添加上去,體制愈修愈亂。在太陽花翻天覆地的力量出現後,2016本是全盤翻新天賜良機,但是乘改革力量的推力而上台的蔡英文只想運用巧門或建立一些違章建築方便自已權力的行使,又成為憲改的阻擋者。於是整個國家就在拚湊凌亂的體制之下得過且過,一直到現在。

全盤憲改固然茲事體大,不知何時可以啟動,甚至進行小工程的修法做局部性的小改善看來都不容易。單就不分區選舉來看,要補救還是做得到,例如把目前權貴黑箱主導封閉名單制,改為公民可以決定排序的開放名單就是一個;只是以當權圈子現在的心態看,恐怕連這一點都很難。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

林濁水專欄:明珠暗影—撤回送中條例的陽謀與陰謀

林濁水專欄:從心虛到誤判的陳同佳案

林濁水:從挺柯到柯黑 我一言難盡(之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