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川普現象背後的矛盾與荒誕

林濁水
·7 分鐘 (閱讀時間)

瘟疫繼續正在全球各地肆虐,這時針對新冷戰,中國擴大舉行抗美援朝70週年紀念會,習近平強調「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抵禦了帝國主義侵略擴張」,「維護了亞洲和世界和平」。

新冷戰中,美國是恃強凌弱,不得人心引發眾怒的帝國主義,而中國是扶弱禦強的普受歡迎的大善人?

這很荒唐,事實上各國絕大多數民眾的看法正好和習近平說的相反,如今討厭中國歡迎美國已經成為普世現象。

最近皮尤作了一次涵蓋了歐亞非美各洲25國民眾的民調,總結是總共有63%民眾喜歡美國,只有19%喜歡中國。25國中喜歡美國的民眾超過50%的,只有北非的突尼西亞一國,相反的,民眾喜歡美國超過6成的國家有13國,至於和美國長期交惡並和中國交好的普丁,他的俄羅斯,國民對中國好感的也只有區區35%而已。其餘的,以地區來分,最討厭中國的正好是中國的左右舍,日本、韓國、澳洲,以及有親中總統的菲律賓;其次厭中的則是歐洲國家。近幾年來,皮尤還做了好幾次調查,調查的國家不一定一樣,但是結論沒有什麼差異。

歡迎美國 不歡迎它的總統

但是弔詭的是,在中美之間相比時,備受歡迎的美國卻有各國民眾中最不受歡迎的總統。

2017年川普乘全球民粹風暴坐上美國總統位置後,揚棄美國建制精英從1941年投入二戰後就開始奉行了75年的全球主義,大搞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退出TPP、退出WHO、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全面提升鐵鋁進口關稅、2018發動中美貿易戰科技戰、和中國互關領事館,進一步提升西太平洋中國緣海美中軍事對峙、以民粹大男人風主導防疫以致於美國成全球「中國肺炎」最嚴重國家、運用國勢和各國搶購防疫物資⋯令人應接不暇的極端演出,在在打亂了二次大戰結束後美國自已主導建立,並提供各種公共財,努力加以維持的既有國際秩序,也使得這次總統大選産生史無前例的的全球聚焦效應。於是包括美國的皮尤在內,國際上一些民調機構史無前例地密集把美國總統選舉的民調從美國擴大做到許許多多國家之中,好像現在舉辦的是世界帝國的總統選舉而不是統治領域限在美國國境的總統一樣。

美國是帝國嗎?有人痛批,有人肯定,如史家尼爾.弗格森就是後者。他認為二次大戰後西方世界享有最繁榮進步的經濟文化甚至人權發展,正是有美國帝國在。無論如何,假如美國是世界帝國,或至少曾經是世界帝國的話,那麼再沒有一件事比這次總統選舉全世界民眾都得屏息關注更能證明了。

據先前皮尤民調,被13個西方主要民主國家的民眾認為是最不值得信任的國家領袖,川普的被信任度難以想像地只有16%,排名還落在普丁的23%、習近平的19%之後。

在國際上欠缺人望到這地步的川普,一選起連任,還實力堅強,硬是和對手戰得難分難解。(湯森路透)

各國民意大勢如此,於是美國國境之外各國民眾,依民調,近清一色是害怕川普連任,以致於過去在國際上少有人認識的拜登,以不可思議的數據贏得歡迎。例如稍早一家民調公司發現,在歐洲,儘管英國、義大利都是民粹領袖當政但是英國民眾希望當選的,拜登以61%大幅領先川普的13%達4倍有餘;義大利拜登58%川普20%;德國,兩人之比更是71%比11%。

在東亞,川普情況稍好,但還是仍然好得有限,例如新加坡,是66%比12%。對川普更友善的香港,川普仍然以42%比36%落後。

美國民意與普世民意扞格不入

於是弔詭之二是,在國際上欠缺人望到這地步的川普,一選起連任,還實力堅強,硬是和對手戰得難分難解,一直到投票時候都分不清勝負。假如美國民意真的和普世民意這樣扞格不入,那麼不管勝選的是誰,將來美國要怎樣領導世界重建全球秩序?這真是一個嚴重得不得了的問題。

然而弔詭有一有二後還有三。那就是在全球各國民眾一面倒地不希望川普當選時,台灣居然成為唯一的例外。皮尤調查發現在台灣,歡迎度川普以42%領先拜登30%。隨著選情白熱化,台灣社會對川普的支持度還繼續升高,例如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從8月到10月底,希望川普當選的由48%上升到53%。

台灣真是夠特立獨行了。然而台灣與人不同的地方還不只是這樣。

首先,一般來說,在價值觀上年輕人傾向進步改革,年齡愈大愈保守派,於是在美國年輕人以2對1之比一面倒向支持拜登;但是很詭異,傾向進步改革的台灣20~24歲年輕人依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卻有72%希望右翼保守的川普當選。

其次,美國總統選舉,選民兩極對立勢所必然,右翼、保守的支持共和黨的川普,左翼、進步、多元主義的支持民主黨的拜登;台灣的民眾也為美國總統選舉走向兩極對立,不料卻是傾向中間偏左,主張如同志婚和文化多元主義的進步色彩的民進黨民眾,高達8成歡迎保守主義的川普,相反的,傾向右翼、保守主義、文化大一統沙文主義的國民黨民眾歡迎自由主義多元主義的拜登。

左派的民進黨支持右派的川普

台灣持不同社會價值立場的民眾幾乎沒有例外地,都非在美國去找一個和自己價值觀對立的侯選人去支持不可,這現象真是夠荒唐的了。這扭曲的現象,無疑的正好又是自2016年以來民族主義抬頭,全球化頓挫的一個案例。在國際政黨參與方面,國民黨參加的保守黨國際聯盟,民進覺黨是自由黨國際聯盟,如今兩黨居然都背離了他們國際參與的社會價值立場,而向各自的對立的主權立場回歸——因為台灣已經形成的主流觀點是,川普挺台反中,拜登親中,疏離台灣。

傾向中間偏左,主張如同志婚和文化多元主義的進步色彩的民進黨民眾,高達8成歡迎保守主義的川普。(湯森路透)

在選舉過程中拜登雖然不只一次強調要強化和台灣的關係,但是一方面過去在他當國會議員時曾擋過友台法案,另一方面居然台灣駐美代表一直到現在求接觸不到拜登的選舉重要幕僚,這樣的拜登假如不算親中疏台,什麼才算?然而與其說拜登真是親中疏台台駐美代表到現接觸不到拜登的選舉重要幕僚,不如說台灣肯定有要檢討的地方。無論如何,會出這種狀況實在很奇怪,很不應該。幸好總統有感覺了,所以鄭重其事召開國安會議然後宣布對美國總統選舉採取中立立場。

事實上,中美對峙已經註定長期化了,從美國國會看來,美國兩黨反中挺台都是既定方針,在這樣的事實基礎上,台灣不分藍綠會形成川普挺台反中,拜登親中疏台的主流判斷,然後據以各自表達其力挺之意實在荒唐淺薄。

無論如何,美國總統選舉,到底希望誰當選,美國國內、國際以及台灣三者之間全都出現了層層奇怪矛盾的現象,這些現象要運用過去慣常經驗理解分析,往往很行不通。其中說明的是:一個延續了70年的舊時代已經結束,一個全新的時代已經開始,未來民族主義和全球主義將進行新一階段的角力,其衡平怎麼取得是未來建國際、國內秩序的核心議題。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

白宮發表《川普論中國》選集 精選8篇對中政策演說定調抗中立場

投稿:福西僅評論川普和拜登防疫角度 非玩弄政治

【罕見挺川】《CNN》社評:經濟、中東議題 讓川普值得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