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從庶民到四不像 韓國瑜大起大落傳奇

林濁水

去年底今年初,韓國瑜聲勢如日中天,一竄起馬上把另一個民粹英雄柯文哲比下去。

當今之世,所謂民粹領袖,無不對立於建制精英,柯韓兩人號稱超越藍綠,也就是正站在於藍綠建制菁英對面的意思。然而,韓國瑜在崛起之時,比起柯文哲,支持群眾有非常明顕的優勢。

柯文哲群眾有強烈中產階級特色

先說柯文哲。柯本墨綠出身,又在M149事件被深藍追殺,還趁白色運動的風潮而起,而訴求超越藍綠,因此在2014年當選時,在墨綠、白色力量、年輕人、中産階級、政黨中立人士這些族群中都有相當堅強的支持群眾;另外他還獲得了對國民黨當權派失望的淺藍人士的肯定。

只是當選就職後,經過兩岸一家親和被蔡總統發動台灣價值議題修理後,在2018年底2019年初,他的支持群眾在墨綠一塊完全流失了;另外,他當選後雖然和藍綠建制精英支持群眾格格不入,但本身不斷突出自己的智商、醫師輩份,對藍綠都不滿的底層社會對他也集體性地敬謝不敏。由於高學歷族群對他高度肯定,再加上反商措施,於是支持群眾呈現非常強烈的中産階級的特色;

另外,白目舉止也使老年人對他卻步。於是在第一任市長任內,經一番淘洗,他的支持群眾有了很大變化,能連任,靠的是年輕人、中產階級、高學歷人士高度集中的支持;但是被深綠、老年人高度厭惡,被底層社會高度疏離,總的來說,比起過去所有政治人物,他的群眾非常有特色。

柯文哲當選之初,在墨綠、白色力量、年輕人、中産階級、政黨中立人士這些族群中都有相當堅強的支持群眾。(攝影:蔣銀珊)

相對的,在2018~19年之交,韓國瑜獲得的支持群眾遠比同時間的柯文哲廣泛,在選舉時他痛批民進黨之外,也和柯一樣訴求超越藍綠,甚至做得更絕,以庶民、世上苦人代言人自居,封藍綠的建制菁英為權貴而訴求階級對立。

沒有社會主義理念的階級鬥爭策略

以往勞動黨、工黨等的左翼社會主義人士都曾經訴求比他鮮明的階級意識,但是得到的選票數都非常難看。如今韓國瑜在2018雖然從身上不見什麼社會主義信念,但是身著藍襯衫,不穿西裝,談吐粗魯,訴求苦情卻成為第一個採取最激烈的社會主義手段的階級鬥爭策略而競選成功的,真是詭異奇蹟。有趣的是,過去台灣左翼人士往往有強烈的知識份子情調,像工黨主席王義雄博士甚至是專門穿西裝打領帶的知識份子,他們的情調和韓國瑜形成鮮明對比。結果沒有信念的韓成功當選高雄市長,而純潔的社會主義運動家們失敗了。韓國瑜的策略甚至成功到讓一些長期充滿慷慨悲情而在墨綠基層活動的人,也成為最鐵最死忠的韓粉。

韓又因為批判執政黨,呈現改革色彩而和柯文哲南北相映,彼此類比,結果和柯文哲一樣獲得年輕人和中産階級、政黨中立甚至高學歷群眾的支持。這一來柯文哲擁有的群眾,韓都有;但是他另外還多了一些柯絕對不會有的深藍份子、底層社會群眾、因李佳芬的家庭背景而來的各地地方派系份子,以及改宗的底層墨綠人士。莫怪很快的,柯的台灣民眾支持第一人的位置只能讓座。

韓國瑜崩塌比柯文哲快

只是韓國瑜竄起比柯快,但是崩塌更遠比柯快得多。柯崛起後一直撐到去年3月支持度才開始崩跌,其中最關鍵的是20~29歲的年輕人的支持因為他痛批台獨,天然獨全面撒回支持,從此柯喪失了主力部隊。 3月後,在年輕人、中立民眾、高學歷民眾支持迅速流失,支持者只剩下老年人超級不支持一個特色,這仍然非常特色,但實在是非常詭異的特色。

至於韓國瑜,首先,當選上台後,草包本色不斷展現,中立民眾和高學歷群眾、甚至知識藍都從3月開始迅速對他打退堂鼓;接著他階級對立策略效應繼續醱酵,雖然的確在底層社會創造出一定程度超越傳統藍綠的支持,但也付出了傳統的所謂經濟藍知識藍的卻步的代價;然後他時時得意地展現他社會觀上的右翼保守主義作風,年輕人很快地感到非我族類;接下來,農舍、豪宅、對農業的外行,在在讓下層階級失望,甚至憤怒。演變到現在,支持群眾原來的許多特色消失,回歸老藍的本色。

知識藍領袖、工商大老回頭力挺

每下愈況的韓陣營焦慮地力圖挽回流失的群眾,開始捨藍衫,改穿西裝打領帶,大張旗鼓的辦國政說明會、青年座談會、高談談年政策、愛國政策、故宮政策、還辦春吶、視察高雄美術館、訪問故宮、扮演賈伯斯⋯⋯。

幾個月努力下來,到了投票前夕,幾個過去對他非常不屑的知識藍領袖以及工商大老回頭過來力挺。

這類的頂尖的知識、經濟菁英,在任何社會中,或操作於密室,或公開引導風潮,都屬於權力政治玩家圈中人。這些人在一開始,既高度蔑視韓國瑜,認定他望之不是人君,又唯恐他一旦出線,國民黨必遭敗績,所以努力運作讓郭台銘取代他,不料他們的努力失敗了。然後,韓選情又果然出現他們預期中的崩盤現象,不由得油然充滿了亡黨亡國的弧臣孽子情懷,於是重新回過頭來效忠於韓國瑜,冀挽狂瀾以免成災。他們大大強調說我回來了,誰說知識藍經濟藍不回頭。

然而韓國瑜拉回知識藍、經濟藍、年輕人的策略真的成功了?例如在號稱網通專家張善政導演下,打扮成西裝畢挺的賈柏斯向網路世代示好。這很扯,因為賈伯斯向來穿牛仔褲,套頭綿衫開記者會,於是韓、張兩人豈不是搭了一個舞台宣告他們兩人在風尚習慣上和網通世代完全活在沒有交集的平行世界?

每下愈況的韓陣營焦慮地力圖挽回流失的群眾,開始捨藍衫,改穿西裝打領帶,大張旗鼓的辦國政說明會。(湯森路透)

又如,在美術館高喚發大財,知識藍會做何感想?再如韓國瑜進故宮故宮,一路嘆「真的嗎」,又讚「了不起,了不起」,還嘆「那真是價值連城阿」⋯⋯ 驚嘆不斷,有時候還添加演出有水準狀說,這瓷器裂了嗎?真是把劉佬佬進大觀園的戲演來入木三分,豈不是惹來故宮一群最自視高人一等的知識深藍員工、志工們個個挫折萬分。至於在國政說明會頻頻出包的事就不用再說了。

國民黨人的悲愴是應該的

本來,在張善政替韓組國政顧問前,韓國瑜不穿西裝不打領帶,出口成粗,固然引得知識藍背離而去,但是調性到底和他的庶民訴求貼切呼應,有其外觀的一貫性,群眾會瘋狂的熱情因此而生;但是如今把故宮、高美館、青年座談、國政說明會當舞台,儘管衣裝開始華貴講究,又西裝又領帶,努力擠出知識味,但在知識、風格上都和他要訴求的知識人、網路人等對象格格不入。於是固然犧牲了庶民味,要當知識藍、網路藍卻被當成怪胎,成了個四不像。所以結果是權力遊戲中人的頂尖知識藍、經濟菁英雖然回頭,但是在權力遊戲圈外的知識藍經濟藍,受到召喚而回流的仍然有限。

1月9日在凱道造勢造勢時,國民黨人的情調是:「這次沒贏,國民黨將再無機會贏得『總統選舉』。」真是悲愴無比的孤臣孽子情懷!現在,選票開出來了,悲愴的確是應該的,並不過分。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