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從心虛到誤判的陳同佳案

林濁水
上報

陳同佳案,藍營、柯文哲有志一同,認定蔡總統借機操作芒果乾,更多但柯、藍間仍有不同,他認為陳案北京「下指導棋」,顯然有和過去儘可能「不挑釁」北京的立場有出入。國民黨更批評從最早要香港送人,再到不收人、拒審、到訂司法協助協議、要香港自己審、派人到香港押人,再到要求香港趕快放人⋯才短短兩個星期不到,髮夾彎了再彎又彎,為的都是政治掛帥,既不顧人權又置國家主權於不顧,綠方則說不會中北京和港府的計、其中有魔鬼中的魔鬼,綠還同時和港府互嗆,嗆香港將成為犯罪天堂,兩兩之間彼此儘講醜話猛力互攻。

關於政府處理過程曲折,國安人士放話說,關鍵都緣於蔡總統英明,已經有了妥善的三個劇本,處理陳案胸有成竹,沈住氣展現「談判專家」本領,出手漂亮。只是如果真是這樣,豈不是更落實藍和柯指責的,蔡和她的團隊機關算盡?

蔡總統真的像放話說的那麼漂亮英明嗎?從民調上面看民眾並不是這樣認為。首先,<蘋果>的周周民調發現她的支持度不升反降,雖然只少了0.5%;其次連支持她當總統的40.0%民眾,都不見得對她的處理滿意,滿意度只有34.8%;第三,上一整個星期,韓國瑜方面,故宮、遊學、3000公尺以上髙山建升旗台⋯一連串笑話空前大演出,受到空前的嘲笑,但是支持度反而上升了5.5%。由此可見,蔡、韓受到支持,很重要的一個來源仍然是民眾對另一個侯選人的厭惡或恐懼,並非全出於正面的肯定,這才撐住蔡不致於支持度跌太多。更多韓和蕭景田的聯合造勢晚會,兩場座椅都超過1/3的座椅沒坐滿,可見韓「正面支持」已大出問題,民調中的支持來自「對對手的負面情緒」佔相當份額。

另外,政府中配合她的規劃而最賣力演出的蘇貞昌,依戴立安民調,施政滿意度43.2%,比上月減少4.8%,創擔任閣揆以來最大跌幅。不滿意他的有47.0%,比上月增加2.2%,一上一下,形成了死亡交叉。

可見,如果以成敗論英雄,縱使蔡真的有3個劇本,也肯定談不上是什麼漂亮妥善的劇本,以致於民意反應不好;那麼景況會是藍營所說的,在12日後蔡政府不肯接陳同佳投案是機關算盡,只想譲陳案懸在那邊不落幕,以便繼續賣芒果乾?而最後又聰明反被聰明誤?肯定也不是。國民黨和柯文哲的判斷,基本上都陷入所謂藍政治惡鬥時常見的陰謀論中而大過於想入非非。

在決定陳同佳送台後,港府也馬上撒回送中條例的草案,採取認賠殺出以求停損的措施。(湯森路透)

蔡危機處理髮㚒彎了又彎早有先例

遇到國安事件,總統和她的團隊短短幾天,下的指令一變再變,甚至一天之中早晚都不一様的,並不是只有陳同佳一案,例如2017年的太平島護漁案就是經典。它的過程且簡要說明:

涉入國安議題已經差不多有30年的蔡總統判斷,在菲律賓聲請國際仲裁的南海島嶕爭議中,太平島島嶼地位不會有問題,不料,2016年7月12日,國際仲裁庭公布南海九段線仲裁結果,認定太平島是礁不是島。太平島因此失去劃定200海浬經濟海域的資格。當天蔡總統表示絕對不接受仲裁結論,並且宣布堅決悍衛國家主權。當晩漁業署跟進強調:「無法接受!」因為太平島周邊水域一直我國漁業重要傳統漁場。

12日晚間海巡署派出偉星艦抵達太平島周邊海域執勤;

● 13日全國漁會、東港區漁會跟著發布新聞說我國東港、小琉球、高雄三個漁會的權益損失很大。於是在總統帶頭,政府跟隨,民間呼應之下,民眾怒氣沸騰,不分朝野縣長、立委紛紛攘臂呼籲護漁。

● 不料,蔡團隊看到了民憤大起,突然來個髮夾彎,兩天前才說太平是我國重要漁場的漁業署14日改口說,北緯10度的太平島不是主漁場,影響並不大,真正問題的核心應該是航行通行、主權等爭議。大撥護漁冷水,但是怪怪的轉彎聲音完全被民怒掩沒。更多我更具體地舉例指出太平鳥島海域非我國傳統漁場。https://www.thestandnews.com/台灣/太平島海域是台灣傳統重要漁場的真相/

●15日,屏東東港漁船船主號召漁民20日從東港出發到太平島宣示主權,漁業署趕快溝通阻止,但反而引起眾怒,嗆 「自己的魚場自己護」。

● 16日政府再派遣一千噸級的臺東艦到太平島巡弋,但是外交部表示,中華民國政府向來采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並曾多次重申不在海域議題與中國大陸聯手,此一立場沒有改變。外交部的聲明表示蔡明顯感受到了國際對台灣強硬態度的壓力。

● 18日晚上漁業署警告船主:「你的船不是一般漁船,只有執行運搬任務時才能出港,去太平島跟運搬無關。」如果強行出港,「漁業署」可能會吊銷執照。

● 19日,總統就「南海仲裁案」判決召開了首次國安會議,內容不詳。

● 對蔡團隊的轉彎,朝野立委同樣不領情,民進黨立委羅致政、王定宇等人仍然決定和國民黨立委共8人一起坐飛機登島護漁。總統府不得不說,對立委的護漁行程沒有意見,但是漁民登島行為則會交給相關單位去了解。海巡署也不得不自漁船船隊出港後,利用漁業署提供漁船監控系統掌握漁船航跡,並派桃園艦,全程與國防部共同掌握船隊航行動態,並在船隊進入較複雜水域前協助船隊航行在安全水道。

● 25日上午海巡署聲明,船隻可泊靠太平島碼頭,但是漁民及記者登島一事,因未獲得國防部核准,所以相關人員不得登島。

● 26日船主表示,有收到「關心」,但不便多說,「本來(要去的)有十幾二十艘,後來就一直退掉。」

● 26 日同意三艘護漁船以緊急避難理由登陸,並由兩艘海巡小艇出來領航靠岸過夜。但農委會警告,領頭的海吉利號違反《漁業法》規定,是否吊銷執照,依法偵辦。

● 9月23日漁業署改口,因為法律不完備,加上漁民是展現愛國心,不是故意違法,因此只有行政指導,不開罰,裁決書已經送交給船公司。

髪夾彎緣於誤判,而誤判緣於心虛,由心虛而猶豫而亂決。

從上面描述可見在兩個涉及主權爭議的案子中,蔡龐大的國安團隊的危機處理都源於對情勢的重大誤判,然後重複地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出現髮夾一彎再彎的現象。現在簡要追蹤過程歸納緣由如下。

一、太平島事件一開始,蔡團隊誤判太平島島嶼地位不會有問題,這一點也許不必怪蔡,因為當時國際上普遍流傳的訊息絕大多數是這樣判斷。更多但是蔡團隊,仍然大有可以檢討的地方,因為仲裁庭長的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一向的立場是認為南沙群島全属於礁而非島,而柳井在李總統時和台灣有過密切往來,這些情形蔡團隊居然完全不重視,終致於判斷錯誤。但是顯然因誤判,受到衝擊很大,從此反應就一誤再誤。太平島附近是我國傳統漁場的訊息就發佈得莫名奇妙,等到錯誤的訊息鼓動了民意後,又在沸騰的民意和國際社會幾近一致的壓力之間左支右絀,髪夾就彎個沒完沒了,政府威信盡失。

二、20日港方透露陳佳同願意自首後,蔡國安團隊一開始加以拒絕並不是緣於國民黨和柯文哲說的「遇到選舉就㧓狂」,攻擊性地操作芒國乾以求利;相反的,是由於對北京和香港的誤判,然後採取的退縮性的自衞反應。

既然原先香港修訂送中法案理由是香港法律禁止政府對中、對台引度跨境罪犯,所以在掀起了驚天動地的反送中運動之後,同意陳佳同到台灣投案,其意義已經既簡單又明瞭:中國在和美國對峙愈來愈尖鋭愈來愈全面化後,為了避免多面作戰的劣勢,決定抽離香港戰場,承認送中條例草案根本提錯了,也因此在決定陳同佳送台後,港府也馬上撒回送中條例的草案,採取認賠殺出以求停損的措施。這時對香港送回嫌犯和簽司法互助兩項要求成功一件,簡單利落地暫時見好先收,本是明智之舉,不料蔡團隊居然把北京和港府的認賠停損認為是一個升高對台壓力的陰謀險招,於是可以非常單純地暫時落幕的事,馬上糾葛得剪不斷理還亂,一連串的髪夾彎就不得不跟著而來,和太平島護漁事件如出一轍。

蔡團隊把北京和港府的認賠停損認為是一個升高對台壓力的陰謀險招,於是一連串的髪夾彎就不得不跟著而來。(湯森路透)

不料蔡團隊居然把北京和港府的認賠停損認為是一個升高對台壓力的陰謀險招,於是一連串的髪夾彎就不得不跟著而來,和太平島護漁事件如出一轍。

在誤判了北京和港府的意圖之後,蔡團隊又發生了連續的不應該會發生的誤判:

1、援用香港「水泥封屍案」3名嫌犯被台灣送港例子,說明香港拒絕台灣赴港將陳嫌押解回台不合理。

2、香港放棄審理陳凶殺案不合法理。

事實上香港慣例是只單方接受嫌犯送港,不接受嫌犯送台,對中國也一直都一樣拗。香港的依據有二,一個是香港關於跨境犯罪的處理,採取屬地主義而不是屬人主義。二是香港法律明文規定嫌犯既不送中也不送台。——這也是這次香港政府提修法草案的理由。

整個來說,所有爭端的源頭根本是蔡團隊過度疑神疑鬼缺乏自信和決斷力以致於採取不必要的被動防衛,這樣的心虛反應卻被柯和國民黨理解成主動挑釁攻擊,一方面既對照出藍營和柯在情勢判斷時和蔡一樣是心虛的,疑神疑鬼的,是陰謀論掛帥的。

朝野雙方就在同様的心態、同樣處於誤判的情況下,賣力的彼此攻伐不已,其怪異真是令人驚駭。當前中美一搭一檔,一步步向新冷戰愈跨進去,情勢凶險萬端,假如不是北京畢竟處於相對劣勢,而有所顧忌甚至在反送中條例上都認賠殺出,而美國也在情勢緊張之下,挺台力道是50年來所未曾有,否則在這樣的朝野領袖領導之下,台灣的危殆真是難以想像。

※作者為前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

林濁水:從挺柯到柯黑 我一言難盡(之一)

林濁水專欄:藍綠競賣芒果乾-都在迷你國外交主義上糾纒不淸

林濁水:國民黨忽而狂喜繼而欲哭無淚-郭台銘退選和藍黨分裂問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