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是港版朴槿惠

秦胆
上報

林鄭月娥日前發表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民意調查顯示,市民只給予報告29.7分,成為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最低分的施政報告;月前香港民意研究所調查顯示,林鄭月娥民調同樣探底,民望評分跌至27.9分,係上任以來的新低,亦低過前任三屆特首及末代港督彭定康的評分。

如此慘淡的成績,不禁讓人想起2016年閨蜜門燃燒熾烈之際,南韓前總統朴槿惠支持度爆跌至9.2%(當然,馬前總統也曾獲此「佳績」),一位是香港首位女特首,一位是南韓首位女總統,當選之際均被給予高度期待,失政之際也都使民怨沸騰。

林氏強推逃犯條例,縱容警權濫用,抗議活動連綿近四月,以身殉道者亦超過百名,成爲主權移交以來的最嚴重的政治危機;朴氏任內倒行逆施,世越號沉船期間關心自己的美貌勝過人命,加之崔順實干政案,引爆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的燭光示威,成爲1987年民主化以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朴本人也成為南韓史上首位被彈劾下臺的總統。兩位女政客的冷漠、無能、冷血的特質神似,各自政弊尤其值得反思。

同樣作為上世紀八〇年代亞洲四小龍,港韓兩國現代化軌跡差異極大,政弊卻有不少相似之處,民衆的逆權運動同樣延綿不絕:2003年反「二十三條」立法 、2005年韓農反世貿示威、2008反美國牛肉示威、2012年反國民教育科、2014年雨傘運動、2015首爾示威、2016年魚蛋革命、2016.10-2017.3 燭光革命,再到今年的香港反修例運動,社會蓄積的矛盾在朴、林任內總爆發,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展現的公民力量,也成爲世代更替的高光時刻。

比韓台歷史上的戒嚴更惡

林氏月初運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禁止蒙面規例》),以此嚇阻反政府示威,後續壓制措施可能無限升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授予特首絕對權威,將三權獨攬於一身,由於《緊急法》是港英年代的遺產,具有其合法合憲的表像,使得此計比韓、台歷史上的戒嚴更惡。

與之類似,李明博與朴槿惠兩任保守政權任期內數次動用建國之初通過的《國家安全法》拘捕和控告異見人士及所謂親北的國民,如社會團體社會主義工人聯盟被指違反《國家安全法》第七條(任何人在明知其行為可能危害國家存續、國家安全或民主基本秩序的情況下,讚揚、鼓舞、宣傳反國家團體或其成員、接受反國家團體命令者;或與其保持相同觀點;或煽動、鼓動針對國家的叛亂: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遭判囚;統合進步黨被憲法法院更裁定親北韓而遭解散,該黨議員資格也被撤銷。

早在李明博上任之初便暴力彈壓2008反美國牛肉示威,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發布聲明譴責當局濫權,竟遭秋後算賬,到朴槿惠時期更是變本加厲,以ISIS肆虐爲由,陸續提出《反恐法》法案。與《國安法》第七條類似,「恐怖主義」定義模糊不清,次年在北韓核子挑釁的陰影之下,法案更是建議授予情治機關無須法院授權便監視乃至刪除平民的通訊及言論的權限,幾於父親朴正熙「第九號緊急命令治國時代」的翻版。

南韓民衆來之不易的民主制度被兩任保守政權以國家安全、反恐爲名迅速侵蝕,民衆到任期末才猛然察覺,民主不斷沉淪,當選之初民生許諾也只是空頭支票,原本不公的政經結構在取利於財閥的兩任保守政權的操作下更加失衡,遂有2016-2017年聲勢浩大的燭光革命。

不要成爲下一個光州

國際社會的第三方觀察也可印證這一點,韓國在2005-2008是從聯合國國家人權機構國際協調委員會的副主席,美牛彈壓至朴槿惠倒臺前淪落為人權「待觀察」的國家;香港新聞自由指數於2002年時全球排名第18, 2003年暴跌至第56位,中間一度小幅回升,2015年再下滑至第70位,2019新聞自由指數更跌至第73位。

惡法惡政,從漢江到香江的軌跡多有類似之處,朴槿惠已經被燭光革命推翻,而香港時代革命的大潮之前,林鄭月娥也成了灰頭土臉、進退兩難的尷尬存在。但形勢大於人,現實悲劇之處在於,不同於南韓民主化後的威權回潮,香港基於殖民遺緒的糾葛更加複雜,且涉及大國博弈、角力的影響遠大於前者,並非單純換帥可解,和理非伴隨勇武的「be water」社運模式究竟能給否倒逼港府、北京回應剩餘的四項訴求仍無定數,但願香港不要成爲下一個光州。

※作者為中國大學生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抹茶控衝了!藏了一座富士山的生乳捲 台中甜點名店「金帛手製」獨創『抹莓富士山』

【影片】買房善用關鍵字 全家性命就靠這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