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專欄:公投取代代議政治 台灣陷危機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陳柏惟的罷免投票之後,年底的四合一公投是台灣政治的下一個重要戰場,以目前態勢來看,選情對執政的民進黨不利。

公投作為直接民意的訴求,應只是對代議政治的輔助,因此公投提案的門檻不應太低,只有真正無法透過代議政治解決的問題,像統獨議題如英國脫歐與否,才適合公投。因為公共政策也是一門專業,每一個公民不可能專精於每一項學問的細節,絕大多數時候,需要相關專業的學者專家和民意授權的政治人物去替社會找出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公投是簡單的是非題,容易造成問題被簡化,和二元對立撕裂社會。

因此從這個標準來看,年底這四個題目其實都不應公投,應該回到代議政治裡去解決,公民在投票給執政黨時,其實已經給予對其政策立場的支持。

公投的結果其實非常容易受到主條文的文字影響,理論上其相關文字不應該單獨由提案人決定,而應該由政策相關的專家商定,以實際政策的方式表述,並且正反並陳。比如這次的第二題和第四題,「你是否同意政府應全面禁止進口含有瘦肉精豬隻之肉品,內臟及相關產製品?」,「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其實非常誘使人回答「同意」,因為如果不用付出任何相關成本,那當然大家都不要吃萊豬都愛藻礁,但公共政策沒有白吃的午餐,相關價值的取捨和計算是複雜的,若在第二題是否同意禁止進口萊豬後面加上句「即使可能影響台美貿易?」,在第四題珍愛藻礁後面加上一句「即使可能影響台灣的天然氣進口和發電量能?」,那得到的答案可能就會非常不同。

公投作為直接民意的訴求,應只是對代議政治的輔助,因此公投提案的門檻不應太低。(湯森路透)

第三題「你是否同意公民投票案公告成立後一個月起至六個月內,若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時,公民投票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也非常容易訴諸民粹,以「可以省經費」,「不用這麼麻煩特地出門再投一次」的理由爭取同意票。但公投的價值應該是獨立於政黨代議政治的,若公投綁大選,則政黨傾向影響公投結果的情況會更嚴重,「因為我的黨支持什麼所以我投什麼」,變成一種認同政治投票,或政黨可以操弄公投議題又尋求大選的有利結果,在公投門檻極低的情況下有規模的政黨非常輕易可以達到提案門檻,反而排擠了公民的提案空間,(公眾關注力和媒體資源是有限的),公投就會淪為政黨的權鬥工具。但這一層道理不容易和相對不關心政治(但有投票權)的公眾說清。

第一題「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和第四題藻礁公投其實是相關連的,如果第一題和第四題都通過,從政治倫理上來說,意味著台灣社會同意使用核電來滅少對化石燃料包括天然氣的依賴。如果第一題不過第四題過那就有點矛盾和尷尬,不要核電也不要天然氣接收站,那台灣未來的能源路徑繼續是一面開放的空白,路線選擇問題沒有在這次公投解決。回到現實面而言,就算第一題通過,到底核四在拖了這麼久後,還能不能安全地啟封商轉發電,其實是很令人存疑的。若公投過了執政黨選擇執行,則安全風險極大,若公投過了執政黨選擇忽視,則公投形同虛設違背民主政治倫理,無論出現哪個結果台灣社會都是輸家。

對台灣最有利的發展是,在四個公投案都被否決後,民進黨政府就有正當性將公投門檻修高,但以目前的風向和政治現實來說,這有非常大的難度。若不成,退而求其次,這次公投後,朝野政黨應該坐下來協商誠實面對公投和罷免門檻問題,重新制定一個對台灣社會有利的遊戲規則,但以目前的朝野關係,這又可能比四個公投案都被否決還更困難。

距離公投只剩一個多月,公投的結果對台灣政治的未來發展非常關鍵,台灣社會現在比以往都還更需要政治醒覺和公民意識。

※作者為醫師、《季風帶》發行人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公投──最「阿莎力」的台式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