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專欄:台灣取得疫苗困難 要小心反科學的民粹風

林韋地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近日在記者會罕見出言批評全球疫苗被特定大國壟斷,質疑世界衛生組織為何不介入阻止。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在不久前才發表了一模一樣讉責西方富國壟斷疫苗的言論,陳時中可以說是在附和他的說法,考慮到譚德塞和世界衛生組織自去年疫情大爆發以來在台灣社會的名聲,陳時中會附和譚德塞的言論,並期望世界衛生組織有所作為,令人感到有點離奇。

可以確定的是,台灣在取得疫苗的過程確實出現困難,而指揮中心也因此面臨政治壓力。在西方民主國家施打的疫苗主要就三種,美國的Pfizer和Moderna,和英國的AstraZeneca。Pfizer和Moderna的效力最好,預期免疫效力高達百分之九十五,(即一百人施打,九十五人會產生抗體對病毒免疫),AstraZeneca的效力只有不到百分之七十,而且目前因樣本數和資料不足,在老年人的效力存疑,因此在特定國家如德國,只授權給18歲和64歲人士施打。Pfizer對冷錬的要求較高,需要零下七十度,Moderna只需要AstraZeneca二度到八度。Pfizer在今年預計會生產十三億劑,Moderna在第一季預計會生產一億劑,而AstraZeneca已經接下和承諾生產三十億劑,但什麼時候能夠供應還是一個變數。

Pfizer和Moderna的效力最好,預期免疫效力高達百分之九十五。(湯森路透)

不確定為何,台灣似乎有取得美國Pfizer和Moderna的困難,這點可以和新馬對照,新加坡已經取得Pfizer並且開始施打,且也下訂Moderna,馬來西亞也已經下訂兩千五百萬劑的Pfizer。依去年年底媒體的報導,台灣的指揮中心預計採購兩千萬劑,其中一千萬劑來自英國的AstraZeneca,預計三月到貨,另外有476萬劑來自世衛底下的Covax組織,(不確定廠商)。但以AstraZeneca疫苗的效力,台灣必須要替絕大多數的人口施打,才能達到百分之七十群體免疫的門檻,這樣來看,台灣還缺至少三千萬劑,(一個人需要至少打兩劑)。

近日有報導指出,德國希望台灣政府協調台灣生產的車用晶片增加供應,經濟部長王美花希望德國能協助取得疫苗,應就是要取得Pfizer,因此疫苗是和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共同研發。是否能夠成事仍待觀望,若真發生當然是好事,是台灣「實力外交」的重大突破。但台灣原先對美和對德取得疫苗到底出現什麼困難,仍有待政府日後說明。

台灣的疫苗供應出現缺口,特定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者也借此大作文章,「為什麼寧願人民和前線醫護人員受苦,也不用中國疫苗?」。指揮中心已解釋,台灣從來不進口中國的血清和疫苗,也有兩岸貿易法規問題。我以為對這些質疑的回應,應該再進一步盡量轉移到醫學專業上和使用國際現況解釋。中國的Sinopharm(國藥)疫苗只在中國獲得批准,並出口至土耳其,菲律賓,和印尼等國,官方宣稱效力達百分之七十九,但沒有得到任何西方民主國家的認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都沒有進口。至於Sinovac(科興)疫苗還在臨床第三期的階段,連中國自身的批准都尚未取得,在巴西的臨床實驗顯示只勉強超過百分之五十有效的門檻,雖然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皆有下訂,但都還未到貨。

疫苗取得和施打是高度醫療專業,但也牽涉到國際政治和貿易,容易被高度政治化的課題。民進黨政府應該小心和務實地處理,特別要避免因國際關係困難取得疫苗受挫而在社會上掀起反科學反疫苗的民粹,(見萊豬議題的前車之鑑),這會對未來的防疫工作和疫苗施打工程產生不必要的阻礙。

※作者為《季風帶》發行人

更多上報內容:

【新冠肺炎】嬌生不用冷藏單劑疫苗 全球試驗66%有效不如預期

疫苗供貨緊張 歐盟稱不得不祭出「出口限制令」

英國與歐盟瀕臨疫苗貿易戰 藥廠稱疫苗「英國製造,英國人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