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王力宏事件裡令人反感與值得思考的事

·8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對私領域的事被當作公共議題討論是非常反感的,在民主社會,私領域和公領域的界限必須非常清楚而且受到保護,中共近年正以「道德」之名讓國家力量侵入個人的自由空間,從企業家到藝人到作家都被「整肅」。這種名人八卦的網路公審其實是在助長威權意識,對審判他人的私生活過度熱衷,是對公共事務冷漠的反射。更諷剌的是,事情爆發以後,當事人各方都是以中國為主要受眾,貼文都是在微博先貼,思維和用詞都非常中國,最後甚至還牽涉到「仇日情緒」,這完全是PRC獨有的語境。而各場域真正重要的議題卻被這場「向廣大中國人民交待」的風波擠壓,台灣公投,香港立法會選舉,雪隆水患,砂勞越大選,新加坡史上第一個羽球世錦賽冠軍,每一項都比這件八卦重要。

事件的價值觀不具建設性

我無意批評當事人男女雙方,王力宏已經很慘,女方明顯也長期受到男方和其家族的壓迫。但若退一步將這件事情當作兩性關係和性別平權的文本,其反映出來的價值觀和處理方式也不是建設性的,非常中國式的包青天正義。現代婚姻的前提在於雙方有共同的認知和協議,因此任何一方在consent時都不應該覺得委屈,如果有委屈或客觀情況改變了,那個這個協定必須要能夠終止,並且確保各方得到合理的補償,而這個過程應該是透過法律程序來完成。「因孕成婚」,「希望孩子能讓對方回心轉意」,其實都不是正向價值,而每一段感情的崩壞其實雙方必定都有責任。

當私領域的事被搬上公領域交鋒,其實雙方都在維護自己最大的利益,這就意味著雙方對彼此都沒有愛了,從愛的角度出發,事情裡的所有人都是輸家,包括年紀還很小的孩子。這件事再過幾天吃瓜群眾就散了,流量至上的媒體就跳到下一個八卦,但相關的創傷和爭執的痕跡,卻會跟著當事人一輩子,包括小孩,而所有哈哈哈的公眾其實根本不在意他們的死活。女人覺得和自己結婚的男人很爛要怎麼教訓都沒問題,但這件事情裡牽涉到的其他女性完全是無辜的,每一段關係都應該是獨立的關係,那些女性沒有對不起女方,對不起女方的是王力宏而已,和其他人無關,這種「元配教訓小三」的戲碼是非常父權非常不恰當的。

追捧女方的「學歷」和「文筆」是對女性價值的貶抑

我甚至不確定到底過度追捧女方的「學歷」和「文筆」是不是一件正面的現象,女性的學歷專業和文筆應該有其獨立的價值,將其說成一個兩性關係裡防衛性的工具,無論是「女生就是要讀書會寫作才不會被男性欺負」,還是反過來「不要和聰明的女生交往好可怕」,其實都是一種對女性價值的貶低,好像變成某種男性主導的附屬。而且,在女性群體裡再細分「高學歷」和「文筆好」的階級其實是非常右的思維,徐若瑄和Yumi就算文筆不好又如何,就意味著她們應該受到女方的公開攻擊和公眾的嘲笑嗎,她們和王力宏的關係最終還是她們的私事。

在女性群體裡再細分「高學歷」和「文筆好」的階級其實是非常右的思維。(取自李靚蕾IG)

我可以理解兩性關係的話題會得到很多關注,因為那是一件非常切身與大多數人都相關的事。與其一而再,再而三地將個人情感和處境投射到名人的個案上,或許我們平時就更需要更多相關知識的吸收和相關價值的討論,那才有更多人能夠擁有健康和正向的關係,免於傷害和剝削。

────────

如果要說王力宏事件真有什麼正向價值,或許只能說這是一個機會去對「愛」和「關係」有所反思。

「愛」對方其實是「愛」自己

我年輕的時候也覺得「愛情」很重要,情歌聽太多,覺得可以為了愛付出一切之類,現在回想才發現那時的自己對愛根本一無所知。這是因為我從小到大在那個時代背景下並沒有接受過很好的情感教育,也是一種情感欠缺的反射。年輕的時候也有自己內心理想愛情的框框,很希望自己可以得到那個框框,可以公開被祝福,但後來才發現自己只是愛那個框框,希望對方配合,其實我最愛的是自己。

後來接手草根以後讀了佛洛姆的《愛的藝術》,(我讀的是志文舊版,近期台灣木馬文化出了一個新版),那真的是對我人生影響很大的一本書,減少了很多困惑。

現在的我覺得,「佔有」和「愛」其實一線之隔而已,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是「愛」,其實只是想要「佔有」,這裡指的不止是愛情,很多關係都是如此。我自己覺得最根本的差別是,如果真的愛一個人的話,那要把對方的主體性看得比自己還重要,也就是對方的意志大於自己意志,對方的想要大於自己的想要。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給予尊重和支持,無論是心理上的,還是實際行動上的。有時候當然對方想要的和自己能夠做到的會有些落差,那就要看雙方能不能接受這個差異,這有時需要持續性地溝通。

「佔有」和「愛」其實一線之隔而已,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是「愛」,其實只是想要「佔有」。(取自王力宏微博)

所以要談「愛」其實有前提的,自己要有獨立的人格和生活,如果自己還是依賴父母還沒有在社會立足,那自然也是無法去付出和照顧他人。這在華人社會非常普遍,往往都是災難下場,因為不是將自己照顧對方的勞動轉嫁給自己父母,就是讓自己父母干涉自己和對方的關係。所以如果自己沒能從父母獨立不要談愛,如果對方沒能從父母獨立也不要急著建立關係,因為你不會想要入侵對方父母的守備範圍,你只能鼓勵對方去追求自己的獨立人格。

倆人關係裡最可怕的是「公平」

關於對象的選擇,我覺得只有一個條件,就是聊得來,這是我媽說的,我覺得很有道理。如果和對方可以長期聊天聊得很深入,那表示對方是和自己靈魂很接近的人,那很難得要珍惜,一樣,這並不限於愛情。

我覺得在關係裡最可怕的詞是「公平」,談公平就是傷害的開始。當愛和量能相符的時候,再怎麼付出都不委屈。但當量能超載開始計較的時候,誰都會覺得自己對對方很公平,對方對自己很不公平,這爭執一旦展開就沒完沒了,感情就開始崩壞。如果牽涉到其他人和財產就更慘,最後就變成雙方陣營的大亂鬥,因為就算自己多不自私,自己陣營的人一定也會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火力全開攻擊對方,對方陣營也會還擊。感情要純粹就讓它停留在兩人之間的事,其他人最好不要介入。每個人一生都會和很多人有感情,(不限愛情),所以不要有獨佔對方的愛的想法,要尊重對方的生命歷程。

結論是關於愛真的是人生一場無止境的修行,永遠也無法說自己真的很懂。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就是自己可以為對方付出的,不要覺得對方也一定會為你這麼做。

※作者為醫師、《季風帶》發行人。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更多上報內容:

關穎砲轟王力宏有錢還那麼小氣:生病就該就醫 心疼李靚蕾「都經歷了什麼」

王力宏宣布暫退演藝圈 陸官媒批還不夠「失德藝人必須涼」

國師唐綺陽轟王力宏道歉搞錯重點 「要道歉的對象是李靚蕾,不是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