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鵰幼鳥裝衛星發報器 保育看法兩極

已經離巢的林鵰寶寶背著衛星發報器翱翔山林,顯得很突兀。(莊哲權攝)
已經離巢的林鵰寶寶背著衛星發報器翱翔山林,顯得很突兀。(莊哲權攝)

神祕而且魁偉的2級保育類猛禽林鵰,一般人不容易觀察到,有鳥友在某山區發現林鵰築巢育雛,彌足珍貴,沒想到幼鵰硬被研究單位裝上衛星發報器,讓他氣炸;他認為,將科技產物強加在野生動物身上,看到親鳥拚命要啄掉孩子身上的異物,令人痛心;而學者專家則認為這是「必要之惡」。

林鵰成鳥展翼可達1.8公尺,為台灣留棲性猛禽展翼最大者,碩大的身影貼著樹冠層緩慢飄浮,姿態優雅,但是神出鬼沒的「天空霸主」,卻被裝上冷冰冰的衛星發報器,鳥友苦笑稱:「這是1隻帶著手機翱翔山林的林鵰」,視覺上很突兀。

鳥友說,去年底在某處山區發現1對林鵰夫妻共築愛巢,今年3月下旬林鵰寶寶孵化,孰料50多天後,幼鵰背部多出很礙眼的衛星發報器,小鵰原本都是悠哉地坐在巢中央,被裝上GPS後整天都躲在枝椏間,似乎受到驚嚇,親鳥發現孩子身上有異物,也拚命地試圖啄除,然而都徒勞無功,令他心疼。

他說,以前看到的林鵰都是「黑嚕嚕」像塊大抹布,這次幸運找到巢位,近距離觀察幼鵰成長過程,及親鳥分工合作撫育幼鵰過程,讓他震撼又感動,研究單位原先有徵詢他意見,但是被他斷然拒絕,沒想到還是去裝了,讓他抓狂。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表示,在保育類野生動物身上裝衛星發報器是「必要之惡」,可大量並快速收集資訊,有助於了解其生態習性、遷徙及分布,進而採取正確的保護措施,若未借助這些科學儀器,以最原始的方式去觀察,生態保育勢必得付出很大代價。

孫元勳說,原本分布在深山的林鵰,近10年來在低海拔被目擊的頻率愈來愈高,該團隊於2020年為1隻林鵰幼鳥裝上衛星發報器,透過這2年追蹤,發現牠最北到南投,最南到屏東,甚至飛越中央山脈到台東,幼鵰的巡航範圍,為保育工作提供了珍貴資料。

孫元勳表示,生態研究加入科技輔助,確實會有不同程度的干擾風險,能夠做的就是盡量減輕對牠們的傷害,至於鳥友的不滿情緒可以理解,希望鳥友可從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