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音樂對抗極權 以麥克風推倒柏林圍牆的大衛鮑伊

麥浩禮
上報

音樂這回事,總帶著一股魔力,動人的旋律能安撫平伏,細膩歌詞能將文字進一步昇華,結合起來,再由唱者演釋,成為一首首凝聚人心,獨一無二的歌曲。

英國著名歌手鮑伊(David Bowie)2016年不敵肝癌離開人世,他的一生留下了很多包括年輕時的《Space Oddity》、1997年的中文歌曲《剎那天地》,以至人生倒數階段的《Blackstar》。其劃時代個人風格現今沒有他人能取代。

柏林三部曲

1987年,鮑伊到德國西柏林舉行演唱會,時值美蘇冷戰末期,蘇聯正面臨動盪瓦解,那種躁動不安氣氛,在26年來「一城分治」,東西陣營的最前線柏林感受更深。

作為搖滾音樂家的鮑伊天生流動著「自由」、「拒絕妥協」的血液,且在70年代後期最火紅火綠的頂峰時刻為了戒毒及安靜移居至西柏林,並在那創作了《柏林三部曲》,《Low》、《Heroes》以及《Lodger》,鮑伊與柏林猶如自由與極權般的逐步緊扣。

演唱會在鄰近柏林圍牆的德國國會大廈(Reichstag)前舉行,7萬名支持者叫喊、鮑伊震耳欲聾的歌聲,傳到東柏林的一邊,不少東柏林青年在圍牆的背後一起唱歌,只是明明在最近距離,這些「鮑伊粉」們卻沒法目睹偶像的一面。

1945年,納粹德國戰敗,德國由美國、法國、英國、蘇聯分四地託管,而作為首都的柏林,亦沿用以上方法進行分治,1949年,蘇聯在冷戰將爆發時,在其德國蘇占區中扶植德國共產黨人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即日後的東德。

然而蘇占區的德國人民基於歷史原因,大多不同意由共產黨人統治國家,1953年最後更爆發617事件,蘇聯出兵鎮壓東柏林居民。

蘇聯對東德的鐵腕管治,間接導致大批東柏林人以至其他州分的東德人通過不設防的西柏林邊界,逃至「自由世界」生活,令東德人口不斷下降。為制止人民不斷叛逃,東德在1961年,興建長達168公里的柏林圍牆,徹底將西柏林包圍,並架起哨站機槍,防止人民叛逃西柏林,往後更設置警報器及刺網,不少偷渡者命喪圍牆下。

圍牆的設立,直接使冷戰「鐵幕」實體化,成為東西陣營的最前線的象徵。

1977年夏天,經歷了克服古柯鹼毒癮及糜爛生活的鮑伊,住在西柏林舍嫩貝格的他完成了《Low》,自述自己的低迷歷程後,繼而創作《Heroes》歌曲,當中鮑伊在親自創作歌詞之中,講述一對分別來自東西柏林的男女,在槍林彈雨下冒被槍殺奔跑相擁。

「我,我還記得,倚靠著牆邊,子彈就在頭上劃過,我們親吻,沒有有什麼能倒下,可恥的早在那一邊,我們可以徹底打敗他們,然後我們將成英雄,就這麼一天」。(I, I can remember (I remember)Standing, by the wall (by the wall)And the guns, shot above our heads (over our heads)And we kissed, as though nothing could fall (nothing could fall)And the shame, was on the other side, Oh we can beat them, forever and ever, Then we could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Heroes》成柏林「地下國歌」

鮑伊的《Heroes》,猶如是填滿了柏林人民長期兩地分離,若有所失的心靈,甫推出後大受歡迎。

之後,更在美國區電台的協助下,將《Heroes》傳播遍至整個東柏林,不少東柏林人在西方音樂流傳禁令下偷偷收聽,成為東柏林年青人嚮往自由的景象,更甚變成東西柏林,甚至東西德的「地下國歌」。

1987年6月7日,鮑伊在舉行國會大廈舉行為期3天的演唱會,在設置舞台時更特意挑選比平常音量大3倍喇叭,更將方向刻意朝向圍牆一邊,並在演唱《Heroes》時,以德語向東德人問好,得到早已站在圍牆外的成千上萬支持者的吶喊回應。

東德軍人在演唱會第3日見情況不對,開始鎮壓並拘捕證在圍牆附近的市民,不少人被打至頭破血流及被捕。

最後兩地人民同時大喊,「推倒圍牆!推倒圍牆!」,成為了兩地德國人一次重要反抗極權的重要表態,而東德軍人的過敏反應,引起更多居民反感,為推倒圍牆埋下伏線。

見證德國統一

鮑伊在演唱會受訪時形容「這就像一場雙重演唱會,因為圍牆使其分開,當時我們聽到他們歡呼唱歌,很感動也很心碎,我一生中從未做過那樣的事,而我想我再也不會這樣做。當我唱著《Heroes》時,就像祈禱一樣」。

就在演唱會數天後,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到訪柏林並在布蘭登堡門發表著名「推倒這堵牆」(Tear down this wall)演說,公開呼籲蘇共中央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拆掉柏林圍牆。

鮑伊舉行演唱會2年後,1989年11月,東德部長會議決定放寬《旅遊法》,容許人民出國旅遊,但德國統一社會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兼新聞發言人夏波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口誤將政策說成「即時取消所有外遊限制」,令大批市民前往柏林圍牆,最後軍人棄守,東德人拆除圍牆28年來首次走進西柏林,因意識型態而將柏林人分開,而這道充滿血腥及暴力的混凝土牆,從此成為日後遊人觀光的遺跡。

鮑伊在柏林圍牆倒塌後重回此地,演唱《Heroes》,1990年12月10日當地時間上午10時15分,東德與西德合併,德國正式統一。

只是,鮑伊在2004年回到柏林演唱《Heroes》後,直至2016年逝世前都未能再回到柏林。

2016年鮑伊辭世,當時德國外交部特地在推特(Twitter)感謝飽伊幫助拆除圍牆並促成統一分裂的德國,現任柏林市市長穆勒(Michael Müller)更直言,「鮑伊的《Heroes》是他最著名的歌曲之一,是當時分裂的柏林嚮往自由的歌曲。憑著這首歌,鮑伊不僅重塑音樂的標准,更是明確表達他對柏林的依戀」。

更多上報內容:

【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躍入自由西德 東德士兵家人成永遠絕望的牽掛

【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戈巴契夫籲終結核武 警告美俄勿築隱形高牆

【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從乏人問津到搶占德國市場 東德品牌持續蓬勃發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