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建銘講不膩的鬼故事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日前結束的四大公投案與今天登場的罷免立委林昶佐、中二選區立委補選,兩者共同特徵是:一、均起因於民進黨嫌門檻過高而大幅修低;二、民進黨都在修法過後自食其果、甚至再修法自肥;三、民進黨都聲稱過降低門檻才能反映民意。問題在於,如果人民認為茲事體大,為何會選擇不出門投票?

但有了公投、罷免修法越修越糟糕的教訓後又如何?原以為民進黨年前會休一陣子,讓百姓能夠安心過年,又聞立法院啟動修憲委員會,簡直是要讓人民吃不下年菜。而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現行憲法未與時俱進,修憲門檻過高,不能忠實反映國民意志,因此有必要修改。

看到民進黨再度力推修憲「降低門檻」,一股濃濃政治腐臭味再度撲鼻而來,聲稱「降低門檻」是民主正義的把戲仍然玩不膩,只是不知柯總召說出這些「鬼故事」時,會不會感到寒氣上身,原來是過往創黨英靈們,正徘徊在周圍怨懟著這些徒子徒孫。

綠營以前認為罷免門檻太高,2016取得立院多數後把降低門檻當成頭等大事辦,修法通過後頭一個罷免對象就是韓國瑜,韓慘遭罷免後讓部分人意識到罷免的可操作性,開啟了多位民代罷免戰線。期間綠營在投票前總不敢反駁修法後的制度有紕漏,等到陳柏惟被罷免成功後,才有綠營人士拋出修法議題。換言之,只有民進黨吃虧的制度才是有問題的制度;可預期的是,到時綠營拋出的罷免修法內涵,將直接打臉當初「降低門檻」的說法。

民進黨以前也認為公投門檻過高,同樣在執政後啟動修法,讓通過門檻大幅降低。2017年底民進黨主導通過的法律,馬上在2018年底上演「作法自斃」現代版。民進黨在該年不僅地方縣市長大選慘敗,連公投結果都顯示被人民完全否定,可能是怕2020總統大選再度複製慘劇,趕緊在隔年6月修法通過新增公民投票日,使公投與大選脫鉤。可惜因為中間選民對公投議題冷感選擇不出門投票,未能在上個月全國公投中再度讓民進黨得到教訓,否則按照綠營「慣例」,肯定再度挾立院多數修法。

換言之,這些曾被民進黨修過、降低門檻的法律,如果試驗結果不利於民進黨,那麼該檢討的絕對不是民進黨,也不是制度合理性,而是該檢討制度不符合民進黨預期效果。

看到公投、罷免修法都是如此的下場,再來複習柯總召說法:現行憲法未與時俱進,修憲門檻過高,不能忠實反映國民意志,因此有必要修改。就不會認為柯總召講鬼故事的功力有退步的跡象。

詭異的是,既然柯建銘認為門檻過高就不能忠實反映國民意志,那麼為何民進黨又進而拋出「修憲綁大選」?如果修憲綁大選才叫反映國民意志,公投時卻又不願綁大選來忠實反映國民意志。按民進黨的修憲標準,要忠實反映國民意志的選舉制度,就先從公投恢復綁大選,再來談朝野推動修憲議題。否則一旦修憲結果又不如民進黨意,因降低修憲門檻帶來的憲政災難,恐怕連全民都無法承受。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