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遠評《葉問3》/活成葉問,甄子丹無法取代!

文/柯志遠
NOWnews

事隔5年,《葉問》為什麼需要再拍第三集?2008的《葉問》橫空出世,瞬見成為經典,2010的《葉問2》視野宏大,場面千錘百煉,格局更上層樓,就單一作品的「完成度」來說,其實已臻功德圓滿,該交代的都交代了,該成就的都成就了,再重複,便是陳舊了,就是走不出窠臼了。那麼,《葉問3》的「新意」與「價值」在哪裡?

《葉問3》的不可或缺,不在畫面,在人性。更深,就是「新意」;突破時空,深入人心,久遠綿長,就是「價值」。

《葉問》第一集,葉問對壘的是覬覦「一統江湖」的北派高手,抗衡的是日軍侵華的時代劫難。《葉問2》,客途窘迫的葉問迎戰的是地方一霸的洪門宗師,挺身對峙的是以英國人的「華洋拳賽」擂台做為象徵的,中國人在門戶洞開後如排山倒海襲來的強大辱華勢力。而在第三集裡頭,葉問的「對手」是誰?雷霆萬鈞的拳王泰森嗎?還是以正宗詠春傳人做為標榜的絕世高手張天志?倘若,這是你眼中的《葉問3》,那麼,你有可能把這部電影看「小」了。一如前作,在視覺感官之後的「發人深省」才是這個電影的真正用心,第三集故事裡的「敵人」甚至更巨大殘酷,更無從抵禦,因為那是一種無形無影的東西,叫做「命運」,叫做:「生離死別」。

武俠功夫片,是華語電影傲視世界電影產業的獨特類型,《葉問》系列之所以地位超然,不只在建構了耀眼的票房,不只在將「詠春」的面貌完整呈現,甚且出人意表地靈活轉化做為一種電影創作的嶄新「元素」與「流行」,不只在拍攝的高明,製作的講究,甚至不只在始終成功維持住的「高潮迭起,劇力萬鈞」;而在於「葉問」這個人物,由內而外的形象完整,呼之欲出。

一個以「戲劇」烘托「意念」的銀幕角色,居然能做到栩栩如生。讓人深刻銘記的是他的氣質與精神,而不是身手與遭遇。葉問的大器,在儒雅,而不在勇武;葉問的鋒芒,在氣概,而不在功夫。「高潮迭起」,是技術,「深入人心」,是藝術,《葉問》系列在整個華語電影歷史中的無法取代,絕對不只是一個「功夫爽片」那麼簡單。

對於甄子丹出神入化的詠春絕技充滿期待的粉絲,在《葉問3》裡並不會失望,葉問這次何止「一個打十個」?舊廠房裡的武打群戲,對手如惡浪滔天,潮水般洶湧襲來,幾大段戲的場面調度,難度高,張力足,「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葉偉信在構圖、運鏡、剪接這些「技法」上的功力寶刀未老,照樣過癮出彩。泰拳殺手的電梯伏擊,在武打戲裡,是本集最大的亮點,窄小空間裡的生死一線,展現的是「空間感」在「合理性」和「壓迫性」上的營造,這場戲讓人目不轉睛,對打空間由小鬥到大的一氣呵成,造成感官刺激的「臨場加成作用」,演員、對手、觀眾之間的「化學效應」,運用驚人。


 

做為宣傳主力賣點的泰森對戰,勝在以硬搏硬的虎虎生風,跟第二集裡的「華洋拳賽」相比,乍看彷彿,卻添了些細部設計的節奏趣味。壓軸的「詠春對詠春」,在敘事結構上略嫌突兀(張天志的背景鋪陳不足,為何潦倒這麼久?「捍衛詠春正宗」的「使命感」為何早不做晚不做?)但做為整部電影在娛樂性上的鎮場大戲,運鏡流暢,設計繁複,不論是構圖上的劍拔弩張,或情緒裡的風起雲湧,盡皆到位,「精緻度」和「豐富度」,延續前作水準。

然而,跟這些表層的「精彩過癮」比起來,第三集裡的葉問卻是更加讓人「動容」的。動容,來自於這個人物的風骨、氣度這些無形的「筆觸」更加圓融通透了。一把椅子,不動如山地坐鎮在風聲鶴唳的鄰里、校園,嘴上不動聲色地噓寒問暖,眼中,卻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無懼。動容,來自於真情流露,至情至性。孤身涉險,搶救幼子葉正,他雙拳獨撐大局,眼神卻無時不緊隨著兒子的動靜,那個關心,那個惶惑忐忑,來自於一個「父親」,而不是「英雄」。

和妻子張永成之間「最長的一場道別」,畫面中的每個凝視每個肢體細節,細膩如文學,雋永,真摯,在在是真情,而不是催淚。對白句句扣人心弦「我最對不起妳的,就是對妳不夠好。」一個那般深情款款的丈夫,猶自自責,那個遼闊胸懷的感染力,也是愛情,也是人格,試問誰不心折?

電影裡,再怎麼緊湊緊張的打鬥,隨著光陰嬗遞,都有可能被逐漸淡忘;但一個風範人物的高尚,卻可以凌越夙昔,歷久而彌新。葉偉信耗費幾年的心力拍出一集又一集震撼轟動的《葉問》電影,甄子丹,卻可能以漫漫一生完美地「活」出了「葉問」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葉問的一身儒風。葉問了然於人生大化之後的從容與風趣。葉問為人所不能為不敢為的,取與捨。葉問與詠春合而為一的放鬆、冷靜、沉穩、精準。葉問與大時代命運交纏的笑看洪流。葉問面對家國,與妻子、孺子等量齊觀的無邊深情。與其說那是甄子丹這個專業演員的「演技」,不如說是福緣果報,「甄子丹」和「葉問」的時空交匯,人格融合。

一如《葉問3》的台北首映典禮,偌大千百個座位的大型戲院映演廳裡,觀眾們看巨星看好戲的氣氛超「嗨」,但戲院裡的中央擴音系統好巧不巧卻壞了;甄子丹致詞時,麥克風中不斷傳出絮絮雜音。而他並不受干擾,依舊那樣真誠地,長篇講完他所有想述說的話,關於他透過電影想傳達給觀眾的,給導演的,給隨他一同前來造勢的夫人汪詩詩的…。他試著放低搞怪的麥克風,他試著用自己的嗓音大聲地對著那麼大的空間講話…,那當下,我們看到的何只是「甄子丹」?那是一個從銀幕走入人世的「俠之大者」、「俠之儒者」,叫做:葉問!


▲ 甄子丹、妻子汪詩詩、一對兒女出席電影《葉問3》首映會。(圖/記者林柏年攝影,2015.12.22)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