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垃圾時間,全臺灣的災難

·11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黃涵榆

繼萬華茶室、士林長照中心和北藝中心爆發大規模群聚感染之後,北農、環南市場、虎門街社區和中正區忠勤里「某國宅」也相繼爆發群聚感染,甚至連台北市政府也都成為確診熱區。臺北市長柯文哲一副老神在在,用他一貫的自信(哪來的?)口吻說這一切「都是意料中的事」。這是典型的柯學話術,以看似科學客觀邏輯掩蓋人為因素和失職。

不可否認病毒和傳染病擴散具有物質事實,而防疫如果要講究科學,也是在行為決斷這個層次上。如果疫情有什麼必然的發展趨勢,也是錯誤甚至紊亂的決策實現了那樣的趨勢,更何況柯文哲從來都沒有真正科學過。

柯文哲在端午節前夕預言全台灣很快就會像台北市一樣,現在看來格外諷刺。即使屏東發生秘魯祖孫群聚感染,疫情也都透過精準的匡列疫調和隔離控制下來。臺北市以外的縣市疫情都在趨緩中,唯獨臺北市還在市長意料之中爆發一起又一起的大規模群聚感染,網路上全台灣一起陪台北市坐牢的說法不脛而走。

全民抗疫,同島一命,本文無意分化臺北市與其他縣市,本文主要的目的是要剖析為什麼問題的核心就在柯文哲這個人的行事風範和人格特質。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嚴重

去年臺灣成功抵擋早已全球肆虐的武漢肺炎疫情,柯文哲自我感覺良好地說「我來指揮應該也不會太差」,別人防疫是身體力行,柯文哲用口水防疫。他那獨步全台的口罩販賣機早就已經沒用了,唐鳳研發的商店實聯制系統只需三秒不到的時間就可完成手續,臺北市政府硬是要推自己的系統。

五月中疫情爆發之際,其他縣市都開始管制市場人流,臺北市傳統市場和大賣場都還人擠人,柯文哲還嗤之以鼻說幾支監視錄影機就可以,後來又推託管制有難度,考慮派警察站崗,決策之草率可見一般。難怪他會說疫情的爆發「都是意料中的事」,只有柯文哲最瞭解柯文哲。但是這幾天他有說疫情的發展和教科書上說的不太一樣,筆者很好奇他到底看了什麼書。

柯文哲為了營造科學家的形象和佔據話語權,一直發明看似科學的用語像是「同心圓匡列」、「冷區殲滅戰」、「熱區圍堵戰」等等。他到最近都還在宣布「一人確診,全家隔離」,到前幾天都還說要請示中央,是否可以對不配合疫調的人開罰,讓人不禁懷疑柯文哲過去這一段時間去了哪裡、做了什麼,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一直都在實施的政策都不知道。

柯文哲以前說過「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嚴重」,筆者再同意不過,這在柯文哲自己身上表露無遺。環南市場五月就已傳出感染,在中央介入之前,竟然每個確診個案平均匡列不到兩人,當地攤商甚至透露,可以派一個人去隔離就好,附近攤位和密切接觸者都不用隔離和檢疫。柯粉總是跳針3+11,他們要不要看看臺北市幾個市場自治會是如何關說柯文哲團隊,放寬防疫措施,因而製造防疫破口?

虎林街個案也是類似的情況,確診者還是因為到醫院就醫才發現確診,醫師才緊急通知病患家屬到醫院篩檢,事隔一個多禮拜被披露之後,竟然被市政府收割拿去當作精準疫調的成績。柯文哲一直辯稱臺北市沒做疫調是假新聞,不想浪費時間做沒意義的疫調也是他自己宣布的。有疫調,資料在哪裡呢?

讀者如果有興趣,不妨搜尋柯文哲在防疫期間不同的時間點前後矛盾的說法,一變再變,說了一個謊再用其他謊言圓謊,完全不用負任何責任,也看不出任何醫學專業。他這幾天又提出加強版的隔離措施,要把隔離者在第三、四天叫出來做PCR,以避免傳染給接觸者,完全搞不清楚隔離的目的。

臺北市疫苗分配數量全國縣市最多(這當然有其必要性),第一線醫護都已造冊,但市政府以基層有疑慮為由,遲遲未規劃和執行注射,叫基層醫護情何以堪。市政府好心肝,改Ben成真,把疫苗拿去有人情和利益連結的診所給特定人士插隊注射,還把責任推給衛生局小股長和那個不知道現在在哪個宇宙的神通廣大的Ben。

近日柯文哲、黃珊珊和台北市政府的一些舉動都顯示他們極力在轉移防疫疏失和特權疫苗的社會關注,包括把衛生局一些基層公務員調職。疫苗是國家的戰備物資,不容許臺北市政府和任何人利益輸送,檢調單位應該立即著手偵辦瀆職和貪污的犯罪事實。

從預約系統到場地佈置和動線規劃,擁有全國最多資源的台北市政府相較於台南、高雄和屏東,簡直是地獄與天堂的差別。在臺北市因為規劃不良,許多慢性病老人大熱天人擠人排隊,甚至還要被市長嗆太早去也打不到,做事情和對人的態度之輕蔑可見一般。

把防疫當政治鬥爭的手段

也許很多人會不解,為什麼一向號稱重視SOP和科學數據的柯文哲,會如此敷衍甚至鄙視中央所頒布的疫調、匡列和隔離政策。除了他一向自視甚高看不起認真做事的人之外,把不確定的狀態(也就是俗稱的「黑數」)和他自己的錯誤決策操作成政治矛盾,激起人民的恐慌和對中央防疫和執政團隊的不信任,累積個人的聲量和政治籌碼。

從口罩、疫苗、實聯制到大大小小的防疫措施,柯文哲無一不與中央唱反調。在群聚感染一樁接一樁爆發的情況下,柯文哲哪來的自信要讓夜市解封?柯文哲和他的網軍到現在都還在散佈病毒都是外縣市來的訊息。他的臉書自五月以來都沒談到確診者足跡,唯獨前幾天提到屏東發生秘魯祖孫群聚感染和高雄攤商(事實上都已妥善控管)到北農批貨,這不是刻意操作、轉移焦點什麼才是?

大家也別忘記,柯文哲在接受媒體訪問有關防疫議題的時候,帶著燦爛的笑容說「中國大陸說他免費要送(疫苗)給你,臺灣就陷入焦慮……」柯文哲是吃了什麼那麼開心?臺灣為什麼要焦慮,臺灣焦慮他是有多開心呢?柯文哲老是反擊他被抹紅,他都那麼高調挺蔡衍明,就是紅的還需要抹紅嗎?

政治惡棍的言行

衛福部次長石崇良有關醫院床位的計算方式的發言,引發柯文哲強烈憤怒,在媒體以誇張的口吻和肢體動作,嗆說「要是在台大醫院,我病例早就丟過去!」明明指揮中心早已公布疫苗配送時程,別的縣市都能如期有效地施打,柯文哲還能以「資訊不對等」掩飾自己的怠惰和無能,之後又嗆說「再搞我就慢幾天打疫苗」,把市民的生命安全當作自己不知道哪來的憤怒和仇恨的籌碼。

柯文哲「丟病歷」、「再搞我……」類似8+9耍狠的發言並不令人意外,如同他習慣在會議中和媒體前飆罵官員和議員,還有他族繁不及備載的失言和幹話記錄,包括這幾天說的「年輕人感染好像也不會怎樣」,以及用「當人家小弟給點安家費」回應美國贈送疫苗給我國。

柯文哲的世界不存在同理心,也沒有人與人的信賴和友誼,對他而言,美國和日本贈送疫苗給臺灣純粹只是利益交換,「兩岸一家親」和對遠雄大巨蛋放水才是真心。柯文哲從來都不吝於也不想克制對其他人的傲慢和嫉妒,所以他會說「我講話就這樣,不喜歡是你的事」。但是他懂得對財團和中國卑躬屈膝,到處去磨蹭像蔡衍明、郭台銘、張榮味和顏清標等有財有勢的人,對他的前途有益的才是對的事。

也許有人會認為柯文哲是臺灣政治的異數或特有種,但是從筆者對他長期的觀察來說,他是道地的本土種,是臺灣偏差的教育和社會價值的產物:只要會考試、有社會地位其他都無所謂,不需要有同理心,不需要注重情感表達,不需要誠信踏實。

柯文哲的垃圾時間,全台灣的災難?

前路透社主編非爾.史密斯(Phil Smith)近日評論柯文哲、黃珊珊的臺北市政府的防疫是「令人歎為觀止的傲慢」,並以「大腦放屁政策」(brain fart politics)稱臺灣的反對黨在防疫議題上的行為。他強調,歐美民主國家面臨像武漢肺炎這種重大傳染病,或是在醫療健保和教育議題上,都會放棄政治成見進行黨派合作,不會像柯文哲的臺北市政府這樣。

柯文哲意在總統大位已是路人皆知,他從臺北市長第二任任期一開始早就已經進入所謂的「垃圾時間」,像是在高比分差距的運動比賽,選手無心奮戰只想把時間搓完。柯文哲擁有全國最多的行政資源,施政滿意度調查卻連續幾年敬陪末座,他不思檢討反而責罵市民身在福中不知福、民調用錢買就有。

柯文哲主導的臺北市政府防疫缺失拖累全國,恐怕不是柯陣營再怎麼強便能夠化解的全民共識,包括暴增的確診個案、不足的疫調資料、疫苗施打效率低落等具體數據就擺在眼前,自稱科學家的柯文哲無從抵賴。

柏拉圖的名言「對政治冷漠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運用在柯文哲最恰當不過。然而,筆者不認為我們(特別是臺北市民)只能這樣被動地看著等著柯文哲把他的垃圾時間消耗完,然後天真地以為疫情就會結束、臺北市的施政會更進步、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

防疫防什麼、對後疫情時代有什麼想像,以及我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和打造什麼樣的民主體制,這些都是我們在疫情當下必須不斷追問的問題。柯文哲民眾黨得勢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了當代的「政治犬儒主義」(political cynicism),這一股政治勢力不需要有核心價值,只需挑起人民對於民主體制和現實的不信任和憤怒,並且以中立客觀掩飾對於政治的無知和冷感。還有什麼比柯文哲的「垃圾不分藍綠」更犬儒的?

面對政治人物的垃圾時間(或垃圾政治人物的時間),對民主政治絕望就輸了,那正是無所不用其極對臺灣進行認知作戰的中國最想達到的目標。

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協調北榮進駐環南市場,能在一天時間內就完成全部兩千多份的採檢報告,王必勝不分藍綠接管苗栗縣防疫成功防堵電子工廠群聚傳染,在三十多度高溫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醫護人員,還有許許多多做好防疫措施、不分年齡「輪到你就去打(疫苗)」的台灣公民……有了這些認真踏實的人事物支撐自主和民主防疫,我們還應該對臺灣、對人性失去信心嗎?還怕無法脫離垃圾時間造就的災難結構嗎?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請直呼佛地魔之名──談民進黨為何伐柯無力

犧牲同志,模糊焦點──柯文哲的求生術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