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的胸襟視野才是追逐大位最大的障礙

·8 分鐘 (閱讀時間)

偉大的柯P近日又是投書又是上節目,爭辯公佈疫調足跡沒有意義,北農環南的疫調資料,因居住地在其他縣市,台北市只能看到1/3,其他2/3都看不到,中央居然看到那麼久卻沒處理。某醫師也發文挺柯P,稱「通訊足跡」做疫調是柯P的發明。看來疫調問題真的傷到柯P筋骨,才需大力洗白。

疫調問題傷到柯P筋骨

在台灣,一旦涉入政治對錯,必然互相甩鍋,甩完問題仍在。作為防疫作戰中的情報主力,疫調系統的資訊流通效率的確很重要,缺失也很多,所以我們應把疫調相關的幾個問題一條一條來處理,也許會比較清楚。

最根本的,是疫調技術問題。這題就跟衛星空照、無人機或紅外線夜視鏡一樣,如果沒有這些技術,就拿不到那麼準確而即時的資料,判讀自然落後。

我國疫調規範其實是很原始的,照法令制度走,就只能用問的,確診者不吐實,頂多就是罰款。今年6月台北市議會質詢中,市府便稱確診者不吐實,市府無法可管,卻被市議員苗博雅宣讀傳染病防治法條文打臉。市府後來才說要用「通訊足跡」協助疫調,被鄉民笑稱「已知用火」。

事實上,去年白牌司機案例時,2020年2月18日指揮中心記者會上,陳時中已明示白牌車司機因其足跡複雜,於是調通聯紀錄與監視器協助疫調。

到今年5月中,雙北疫情炸鍋,5月16日新北市宣佈調1600個警力下來協助疫調,比照重大刑案偵辦。柯P卻在5月17日疫情記者會上,大談「疫調無用論」。依媒體所載,當天「北市衛生局宣布暫時不疫調」。媒體提問,他回:「與其把力氣浪費在沒有實質意義的疫調,不如就是退到第二線,從已經確診的人倒回去找可能的接觸者…。」這是大眾對台北市沒疫調的印象來源。

北市衛生局有做疫調但較其他縣市原始

事實上,台北市衛生局依法都有在做疫調,也不可能不做。只不過情報工具比人家原始,足足比新北市、新竹市、高雄市等地晚了最少1個半月,比中央晚了一年半,才把通聯紀錄與監視畫面納入疫調。

這種混亂狀況使得各縣市疫調資料的精準度不一,指揮中心也曾抱怨某些縣市疫調資料很不精確。解決此一問題的權責應是中央。中央大可跳過地方政府,將各縣市疫調人員統一組訓,形成中央可控的情報部門。由中央律定疫調呈報的格式,要求足跡精準度與呈報速度,提供調度警政、通聯、監視器的法令依據與相關工具,分享各地成功與失敗的疫調案例以為參考,跨過地方首長指揮系統,直接指揮全國疫調作業。

台北市衛生局依法都有在做疫調,也不可能不做。只不過情報工具比人家原始,足足比新北市、新竹市、高雄市等地晚了最少1個半月。(圖片由高雄市政府提供)

其次,中央也應該比照軍事情報系統的「資料鏈」,用電腦及網路即時分享疫調情報資料給各縣市知道,以便地方政府即時應對處置。如果這場抗疫作戰的關鍵是政府要跑得比病毒快,情報便須跑得更快。雖然中央還是有審核之權,但地方呈報未審定與已審定資料,可以用表頭標示或狀況板上不同顏色處理,不是什麼難事。連數字都能校正回歸了,情報資料修正根本不是問題。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鮮建議。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打過96年台海危機,協助建立現今防疫體系的張榮豐老師便不斷強調「情戰分離」的概念。在作戰體系中,情報系統絕對不能隸屬於作戰系統,不論中央與地方都一樣。因為作戰系統指揮官有其作戰構想或戰場判斷,很容易下意識排拒與他想法不一樣的情報,甚至為了私心與責任刷掉不利情報,而使得整個系統情報判斷失真。所以,情報系統必須直隸於最高指揮機構,唯一要求就是「準確」。地方情報系統蒐集來的情報,除上報外亦可CC(分享)給地方指揮官,可以接受地方指揮官指令加強蒐集某方面情報,也應該將前線指揮官不同的情報判斷上傳,但不能由前線指揮官完全控制,必須讓指揮系統維持情報的準確與資料流通的暢通。

中央應介入組訓疫調人員

這就涉及到第二個問題:情報分享。我國疫調制度以居住地為權責依據,所有資料上傳再下發,的確造成很多問題。某位台中隔離者就住在陽明山,但台北市居然發了烏龍落跑通知,便是資料不互通的結果。這是中央必須改進的機制。講到最後還是資料鏈的問題,地方首長要下決斷,也需要準確情報,如果資訊卡卡,作戰判斷一定失準。

所以,柯P的指控是對的囉?那也未必。筆者很早就寫過,雙北、基隆、甚至桃園,人流交叉如此密切,疫調如何能分縣市處理?舉例來說,若某北農確診員工住在中和,其疫調資料該由新北市做,但北農作為該員主管機關,完全不知道員工確診嗎?知道後不應上報市府嗎?市府知道北農出事後,因沒看到疫調資料,就完全不予處置嗎?任何一家公司有責任感的老闆,應該都不會這麼對待他的員工,何況市府?

換言之,將疫調資料不全推給中央疫調制度,其實意在甩鍋。一個負責任的首長,跟隔鄰首長打通電話,各縣市早就可以建立疫調資訊交換平台,剩下就由衛生單位官員們自行對口。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不做?還得等到6月底,柯P得意洋洋的說派璩大成來帶台北市疫調,因為他老婆是新北市衛生局長,那如果姻緣沒這麼剛好,這事就沒法做了嗎?

非要說這是「兄弟偉大之發明」

最後,柯P那句「公佈疫調足跡會造成恐慌」,到底語出何處?實在令人好奇。既是科學論述,最起碼該有舉證過程,但通篇投書找不到「公佈疫調足跡會造成恐慌」的證據引述。既沒有文獻引據,沒有專家證言,也沒有統計數據,沒有國內外案例引證。就算比照企管界常用的Case Study,也起碼該有個「因公佈疫調造成恐慌」的具體案例描述,但,沒有就是沒有。

將疫調資料不全推給中央疫調制度,其實意在甩鍋。一個負責任的首長,跟隔鄰首長打通電話,各縣市早就可以建立疫調資訊交換平台。(攝影:陳愷巨)

無法證明為真,卻很好「證偽」。在柯P宣佈不公開疫調足跡後的5月25日,新北市確診數154例,台北市49例,新北市照常公佈確診個案「公共場所足跡」,那來「恐慌」?事實上,從5/16到5/31,新北市確診案例經常破百,疫調足跡持續發佈,筆者就住在重災區中的重災區中和,也沒看到任何恐慌啊?

綜而言之,中央的疫調系統的確有缺失,需要儘速朝統一格式及資料分享方面強化,甚至重寫一個系統。此舉可能緩不濟急,但絕對有必要處理,戰時不妨以人工暫代。地方政府也不該雙手一攤就算了事,首長間放下政治算計,互相打個電話,建立資訊對口,很多情報交換早就解決了。

而且,其他縣市早已實施有效的辦法,直接抄過來用就好,何苦拒之於前,又換個名詞立異於後,非要說這是「兄弟偉大之發明」?或一點點改變就要講成無比強大的創新?防疫旅館、動員離職醫護補強人力,是從人家臉書上撈過去的概念。大型施打場所宇美町式打法,高雄、新竹早已示範。動用警力、通聯疫調,中央與新北都做得更早更好。柯市府怎能自居其功?

柯P其實很蠢,他不知道這一輪台北第一的爭論,否定了台灣多少縣市政府的努力?得罪了全台灣多少盡心盡力的公務員?他們可是真槍實彈弄來正壓式篩檢站,笑看台北市還在用PT插管箱搭紙箱做篩檢的實際操作者。柯P總覺得人家不肯定他就是在搞他?其實他自己這種心胸、視野和格局,只知抨擊而非力求改良,恐怕才是他追求大位最大的障礙。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愛吃銅板愛吃炮 柯P早已成虎爺

一切危機都從柯P「只想證明自己很行」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