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契爾夫人早就預言脫歐難關 47年後英國終於夢醒

·8 分鐘 (閱讀時間)

編按:2020年1月31日,英國時間晚上23時起,英國正式脫離歐盟,結束長達47年的歐盟成員國身分。長達四年的脫歐之路,驗證了英國保守派政治家柴契爾夫人名言:「人類所有的災難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案都來自說英語的國家」

此前領導保守黨在大選中、取得自邱吉爾和柴契爾夫人以來最輝煌勝利的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稱:「這是破曉時刻,拉開了下一階段的序幕。這是新時代的黎明,從今日起,我們與家人的命運和機會,都不再因為我們在國家的不同地方成長,而受影響。這是我們團結的開始,也是更上層樓的時刻。」

英國首相強生於2020年12月31日脫歐過渡期最後關頭、正式簽署協議。(湯森路透)

歐盟最終目的:消滅主權國家,歐洲一體化

歐盟這個由各國派出的非民選官員組織的超級政府,實際上是由各主權國家讓渡部分主權與法律自治權組成。力倡成立歐盟的法德兩國,都很清楚歐盟設立的最終目的是消滅主權國家,達到歐洲一體化,為世界大同提供樣板。這個歐洲超級政府當然由法德控制。

英國政治家和歷史學家丹尼爾.漢南(Daniel Hannan)在歐洲議會任保守與改革黨團祕書長期間觀察到,對於普通歐洲人來說,錢已經花光了,他們正深陷經濟危機。幾十年勞工權利立法的效果是,歐洲的權利越來越多,工人卻越來越少。然而,對歐盟官員和日益膨脹的靠布魯塞爾經費養著的諮詢顧問、合同制人員、尋租階層來說,完全不存在錢荒的擔憂。當各國政府忙於縮減國內財政開支時,省下的每一分錢都流向歐盟。

盎格魯圈與歐洲關於「公民權利和自由」存在完全不同的理解:在盎格魯圈內,公民權利是先輩們在歷史上某一時刻贏得的、作為一項歷經世代流傳下來的確定不移的權利。而歐洲對於公民權利的觀念,則認為它是政府授予的。

他們把人權全部規定在憲章裡

盎格魯圈的激進主義是平等派、憲章運動和早期英語國家貿易聯盟的活動家;而歐洲激進主義的哲學靈感來自黑格爾(Hegel)和赫爾德(Herder)的集體主義著作,尤其是盧梭信奉的民眾「共同意志」可剝奪公民私有權利的理念——這樣的哲學相信權利是普遍的,由法律授予並受到政府保障,而非從習慣中繼承。這和普通法中「自由個體凝聚成自由社會」的觀念非常不同。觀念的差異,導致實踐層面的背道而馳:

歐陸模式有一個明顯的缺陷:他們把人權全部規定在憲章裡,這樣一來,相關原則就只能通過國家設立的法庭解釋,最後守護自由的重任就落在少數人手裡。如果這少數人淪陷了,自由即無從談起。……在盎格魯圈,對自由的爭取是每一個人的事。換言之,歐洲大陸的自由存在於理論中,而盎格魯圈的自由存在於事實中。十九世紀保守黨首相迪斯累利說:「比起他們紙上談兵的自由主義,我更喜歡自己享受到的自由;比起人的權利,我更在乎英國人的權利。」

對於歐洲,柴契爾夫人說過一句精彩的話:「人類所有的災難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案都來自說英語的國家。」與其他英國保守派政治家一樣,她對歐盟充滿疑慮,反對歐陸國家內部日益增長的「反美主義」——從某種意義上說,反美就是反英,難怪雷根總統會感激柴契爾夫人說:「有時,她還要額外替美國承擔嚴厲的批評。」

不能盲目跟隨「歐洲聯邦主義」

柴契爾夫人在任期內遭到來自歐盟以及英國國內歐洲派的強大壓力,她苦口婆心地勸告國人,不能倉促而盲目地跟隨「歐洲聯邦主義」。在歐盟框架下,「法—德集團重新現身,並按照他們自己的日程安排主導著歐共體的發展方向」。她將歐洲一體化進程稱為「巴別快車」——跟聖經中的巴別塔並列。在歐洲統一的理想的名義下,浪費、腐敗和濫用權力達到誰都無法接受的水平。

與奪命狂奔的「巴別快車」的方向相反,柴契爾夫人堅持英國主權和英國價值:「我不願放棄我們控制移民的權力,抵禦恐怖主義、犯罪、販毒的權力,以及採取措施把危險疾病的載體拒之門外從而保障人、動物和植物的健康的權力——所有這些都需要對邊境進行適當合理的控制。」

什麼是英國持守的觀念秩序

早在1679年,英國政治家亨利.卡博爾在下議院的演講中就指出,以英國為代表的新教世界,堅信上帝所賦予人的自由與尊嚴,人享有不被任何力量奴役的權利。基督新教帶來符合聖經的敬拜儀式和教會組織方式,也帶來符合聖經的政府形式。當代人把英國、美國、瑞士和尼德蘭的議會憲制政體與法國、西班牙、俄國、中國以及伊斯蘭世界的專制政體做一番對比,就會清楚地發現宗教信仰對政治制度的決定性影響。

政治哲學家阿克頓指出,在伊麗莎白一世去世之時,英格蘭在政治上就與歐洲大陸分離,並沿著一個不同的方向發展。很久以前,政治觀察家們已經認識到島國制度與眾不同的特點和優勢。英國的制度建設是在古老方法的基礎上,從傳統和先例著手。這些精明方法的聯合或選擇使用,是英國傳統的顯著特徵——聖經、《大憲章》和《權利法案》一脈相承。

邱吉爾更是敏銳地意識到,英美擁有同一個觀念秩序,英國在反對納粹戰爭中所捍衛的原則,也正是美國自開國以來堅守的信條。

「獨立宣言很大程度上是輝格黨人反對後期斯圖亞特王朝和1688年革命的重新申明。」英國革命和美國革命所捍衛的是同樣的觀念:絕對產權、請願權、代議制政府、普通法與陪審團制度的司法保護、持有武器的權利……這些觀念,一開始是被英美所獨享的,然後突破了種族和文化的限制,被更廣泛區域的國族所吸收。

柴契爾夫人尊重英國的新教傳統,在所有英國當代的首相中,她公開強調自己是虔誠信徒超過其他任何人。她的政治及宗教都建立在個人選擇及個人責任優先的基礎上,「基督教啟迪的核心,就是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

對歐盟背後大一統、集權主義的幽靈加倍警惕,「作為一個島國,我們很不習慣身分證加警察這樣專制的大陸型控制體系」。她反問道:「難道英國的民主、議會主權、習慣法、我們傳統的公正感、我們以自己的方式處理國內事務的能力,都要受到與我們的傳統有巨大差異的歐洲官僚機構的遙控嗎?」她不信任「在布魯塞爾發號施令的超級歐洲國家」。她像大衛挑戰歌利亞一樣挑戰歐盟:

我最終還是別無選擇,只能與歐共體大多數國家背道而馳,高舉國家主權、自由貿易和自由企業制度的大旗勇敢戰鬥。我在歐共體內或許受到孤立,但從更寬廣的角度來看,歐洲統一主義者才是真正的孤立主義者。……當蘇聯這個最大的中央集權國家處在崩潰的邊緣時,他們卻著迷於各種中央集權式的計畫。

40多年後,終於到了夢醒時分。歐洲的歸歐洲,英國的歸英國,英國「脫歐盟,以自由」。而歐盟的未來越發暗淡。

作者簡介 余杰 1973年生於成都,1992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1998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2012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余杰集政治評論家、散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倡導者於一身,著作六十餘種,涵蓋當代政治、古典文學、近代思想史、民國歷史、台灣民主運動史、基督教公共神學、保守主義政治哲學等多個領域。多次入選「最具影響力的百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並獲頒「湯清基督教文藝獎」、「公民勇氣奬」等獎項。 著作包含《徬徨英雄路:轉型時代知識分子的心靈史》、《在那明亮的地方:台灣民主地圖》、《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的生命與思想世界》、《人是被光照的微塵:基督與生命系列訪談錄》、《1927:民國之死》、《1927:共和崩潰》、《用常識治國》等書。

※本文摘自《大光:宗教改革、觀念對決與國族興衰》

更多上報內容:

脫歐脫到變成脫英 北愛爾蘭首席部長面臨黨內逼宮下台

【北愛爾蘭暴動】「親英派」青年不滿脫歐協議縱火燒車 兩派領袖呼籲冷靜

英國食品業遭受脫歐重擊 威士忌、起司、巧克力出口量下滑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