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性侵從未消失...狼師甚至可能還在教小孩 台灣兒童性侵害保護出現3大問題

秦宛萱
·8 分鐘 (閱讀時間)

校園和機構內對兒童的犯罪事件在台灣接二連三的發生,有優良教師性侵學生時間長達20年,也有性侵學生的教練,即便正在訴訟還是可以繼續帶球員。(圖片來源/Unsplash)

去年3月,台南某國小學生出面指控被曾獲「資深優良教師獎」的張姓導師在校內性侵,經人本教育基金會(下稱人本)追查,找到了18位受害者,並發現張師在2校任教時不斷利用職務與權力性侵學生時間超過20年。

然而,遺憾的是,這種駭人聽聞的事件,絕非單一個案,甚或是近期竹市某國中棒球隊的事件,校園和機構內對兒童性犯罪的事件在台灣接二連三的發生,在這期間性侵害、性騷擾防治法等各項相關法案也不斷修訂,但這些憾事仍不斷重演,民間團體呼籲,政府是時候有肩膀,成立國家層級的「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建立獨立機制,全面調查學校跟機構內對兒童性犯罪的處理狀況,研究兒童受性侵害之系統與文化性問題,以落實兒童保護。

受害者活在罪惡感中,加害者卻仍然有辦法在原本的崗位上

「就是說我應該知道這件事情,但事實上我是的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會一直在罪惡感當中去責怪自己,然後我必須告訴自己說,『這一件事情不是我的錯』,然後我們三個人的共同感受是我們都讓我們的父母親傷心了」2017年作家林奕含逝世時,性侵受害人Q雖然已經30多歲還是決定出面說出她在小學時的遭遇,因為加害者還在學校裡頭。

加害者是桃園某畫室張師同時也兼任學校社團教師,其多年來會以認乾女兒的方案,讓女童及其家長信任自己,再利用開車接送、過夜比賽寫生等機會,分別在車上、家裡、畫室,旅館等多個地點多次要求口交、性侵多女同學,受害人Q聯繫人本後,向教育局申訴,但因為事發許久法律上無法追究;然而,事隔3個月,人本卻又在臉書社團中發現,一名家長在臉書社團PO文表示,在陪孩子上社團美術課時,目睹張師對某個一直發問的女學生說,「如果妳再繼續干擾課堂,就過來親我」,且張師還從後環抱另一女學生,並將雙口交疊在該生手上,張師看到家長在注視她,還對家長說,「她說她長大要嫁給我」,才又趕快通報教育局,教育局啟動性平調查,並要求各學校不得聘用張師擔任社團老師。

不過,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也道出他的擔憂,「但補習班的部分仍然無法處理,所以張師可能還在畫室繼續接觸學生」。

令人心痛的故事,還不只這一樁,2014年一名父親控訴屏東某國小郭教練在9年前性侵其子,張萍到家中訪視時,發現茶几上放了一大疊的剪報,這是父親收集了9年所有師對生性侵害的報導,他要告訴兒子,「發生這樣遭遇不是只有你,這不是你的錯」,然後還有2張爸爸的診斷證明,是看了9年的恐慌症與憂鬱症,因為孩子讀半天回家,教練就要接小孩去練球,媽媽說練球時間還沒到,爸爸說,老師都到門口了,怎麼可以不讓他接走,而提早去就是受害。

其實在更早之前該事件就爆發,雖然受害者多,但大多數家長不願意追訴,所以校長立即辦了退休,學校把球隊解散,沒進行任何通報。不過該名父親依舊堅持,該案件歷經地院、高院,和更一審均判7年,目前仍在最高法院審理中,但去年郭教練被發現依舊在國小帶著學生練球參加比賽。

受害者不知有多少,勵馨點出台灣兒童性侵害保護上出現3大問題

從數據上來看,根據教育部統計,自2004年《性別教育平等法》通過後,校園性平通報件數從2006年的359件,每年成倍數成長,2018年通報案件達7876件,其中,師對生的疑似性侵之通報數量為83件、疑似性騷擾為588件,經調查屬實,校園教職員對生性侵有42件,性騷擾有253件。

這僅僅只能呈現受害者出面申訴或學校知情知受害狀況,還有被隱藏起來的黑數,卻也能透露出台灣校園內兒童性侵問題恐怕比你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王玥好點出,目前台灣在性侵被害人保護上出現了三大問題。第一,社會一直存在著完美被害人的迷思,所以當被害人小時候還不能理解他發生的事情,等到長大後慢慢了解怎麼回事,想要對外說時,最常被質疑的就是「為甚麼第一時間不說出來」,卻忽略了被害者在那麼小的時候如何說出來,而這些質疑也讓被害者想對外訴說時,就縮回去了。而根據澳洲調查,受害者平均花23.9年才能說出口,曾經受他人虐待,男性比女性所需的時間又更長,男性需花25.6年,女性為20.6年。

人本教育基金會與多個團體為兒童權益發聲,建立兒童安全的未來。

第二,雖然現在性侵防治的機制、資源對比以前相對的多,但缺乏整合,曾經有個案表示,他在性侵的防治中心、性平會、警察,與司法等訊問,總共被問了20多次,讓受害者崩潰的直喊「可不可以不要再問了」,資訊互相不流通,加上本位主義,事實上受害的就是我們的孩子。

最後,即便有人聽到了孩子的求救訊號,想要去幫助他,但這幫助者得承受很大的壓力,有母親才被威脅,如果說出去害整個球隊蒙羞,爭取不到企業資源,這責任你擔的下嗎?若是校內人員,又可能面臨記過、懲處甚至是被解職,要這人有這麼大的續航力繼續幫助受害者是真的很困難。

成立國家層級全面調查委員後,有2種方式可以考慮

因此人本等團體傾向借鏡澳洲成立國家層級的「機構對兒童性侵害調查委員會」。當時由於兒童性侵事件不斷發生在不同場域發生,因此2012年澳洲成立「機構對兒童性侵害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來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歷經5年的調查,花費高達澳幣3億4千多萬(約新台幣70億),最終提出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的兒童機構能更有效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害。

而目前討論有可能在監察院人權委員會下設專門委員或是民進黨立委吳思瑤提出可以仿造促轉會在行政院下設立二級機關。

吳思瑤表示,我們都知道已經發生事情,卻缺少一個有強度的政策、一個獨立機關,能有系統系的檢視問題、審視問題,然後解決問題,與促轉會一樣,成立這樣的機關不只是為了揪出加害者,進行司法追訴,更是要全面地去看台灣社會那些建制的還不夠。「促轉會的歷史使命是要促進社會的和解,導正長期需要被導正的觀念,那麼在兒少權益,也需要有新的想像」。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直指,最重要的還是經費、錢。葉大華說,我們已經清楚看到性侵害會影響一個人生命歷程的發展,也會對國家的人口產生很大的壓力,尤其台灣是個少子化的國家,因此更要用一個戰略的高度來處理這件事情。

葉大華表示,澳洲花了70億,我們的前瞻預算4200億,在少子化項目編了22億,如果投注70億,也不過佔總預算的1.6%難道政府做不到嗎?「把錢花在基礎建設造橋鋪路那都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少子化的基礎建設不是只有幼兒園,要有更安全的環境,這些預算都應該被檢視。」

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若能設置如同促轉會的二級獨立機關當然是最好,但也訂定相關條例,所以相對費時,至於設在國家人權委員會,能不能有行政資源將是個問題,否則最後還是變成只能監察跟調查,但我們期許這個平台是能處理被害者的承接,也同時在建立資源系統。

更多信傳媒報導
連陳玉珍都加入 林昶佐成立跨黨派友港連線是順應他們的要求⋯⋯
紙風車劇團大火損失5000萬 吳念真:我們要用自己的力量再站起來
明州第一大城擬廢除市警局 川普狂轟「瘋了」、拜登也挺不下去…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半封城「恐更多台商會倒下」
爆300解放軍戰印軍 廝殺6小時
大爆料 川普為連任去求習近平

更多相關新聞
隋棠槓屏縣府「腦補」女童案公布隱私 潘孟安:調查嚴懲
遭屏縣府批「性侵」文不專業 隋棠反擊
無數次被叔姪侵犯!12歲女孩寫問卷求救
「自稱關心其實無知」 陳沂轟隋棠炒新聞
熟人性侵占9成!專家提醒:當孩子出現5個異常行為

【全民養肺】專題報導
台灣22縣市肺癌地圖 首度完整大公開
肺部健康小測驗 你的肺知識及格嗎?
肺部健康1分鐘自我檢測 壞習慣你中幾個?
癌症時鐘快轉16秒 正視台灣新國病
健康肺知不可 長庚胸腔科醫師Q&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