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政體檢4》地鐵捷運狂砸千億 鄭文燦交棒後 下任市長不是等剪綵就可以

王鼎鈞
·8 分鐘 (閱讀時間)

早期桃園都市格局都是沿著鐵道或重要道路,缺乏完整的都市城鄉發展計畫,「三心六線」雖為桃園帶來新希望,但未來仍充滿挑戰。(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來到全國進出站人數第二大站桃園火車站,走在偌大的天橋上,望出去的是準備開挖的空地,上面還長了些雜草,給人那麼一點落後的感覺。再看看走道牆上巨幅的地鐵、捷運共構新站願景圖,而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送上中央負擔的地鐵建設逾七百億元「紅包」,心想再忍耐一下,7年後,桃園也可跟高雄、台中、基隆一樣,有個舒適體面且便捷的新站與捷運了吧。

這應該不僅是桃園人,也是時常進出桃園的旅客心聲。但是,千億銀彈砸下去,真的能夠帶來預期效益嗎?現有規劃又真的是市民所需嗎?

「三心六線」是什麼?

桃園人口至109年9月已逾226萬人,在人口、產業及都市空間發展變化下,未來將有桃園、中壢及航空城特區「三都心」,地鐵、捷運規劃也是依此串連,並連結大台北都會區捷運系統。

所謂六線分別是指機場捷運線、綠線、棕線、綠線延伸中壢、三鶯線延伸八德、以及桃園鐵路地下化。

機捷已於2017年3月營運通車,未來還將延伸至中壢火車站。串連八德、桃園與航空城的綠線則列前瞻計畫,將耗資九百多億元興建,已於2018年動工,預計2026年完工。

「棕線」則由桃園站銜接北捷「新蘆線」及「萬大線」,闢建完成可達成1小時北北桃軌道生活圈之願景;還有「綠線延伸中壢」、以及「三鶯線延伸八德」,這三條捷運線則處於綜合規劃階段,經費還需八百多億元。

桃園鐵路地下化的部分,除既有的桃園、內壢及中壢站之外,將新設5座通勤車站,包括在地下化起點新北端的鳳鳴站,以及桃園境內的中路、桃園醫院、中原、平鎮站。計畫總經費約為一千億元,蘇揆上月拍版送上的「紅包」,就是指中央將負擔其中七成五的經費。

未來鐵路地下化之後,將可縫合鐵路兩側的都市,沿線可消除8座陸橋、8處地下道及20處平交道,有效改善鐵公路安全,而騰空路廊,將開闢為寬25至40米的綠色桃園林蔭大道,補足過去桃園、中壢間僅有台一線省道可使用之交通瓶頸。

雖說交通建設人人拍手喊讚,但財政上的負擔以及這六線運輸的建設順序,地方上卻不是沒有意見。

歲入歲出連5年短絀,市民平均負債近2萬

以桃園的財政來說,根據8月份公佈的桃園市審計處2019年度決算審核報告,去年歲入993.2億元,歲出1097.7億元,差短104.5億元,加計舉借債務250億元,償還債務200億元,收支短絀54.5億元。

拉長時間來看,桃園市近5年度歲入歲出連年產生短絀,由2015年度11.6億元,劇增至2018年度137.7億元,2019年度雖下降至104.5億元,但持續短絀,但到了2021年的預算編列短絀又擴大到137億,與鄭文燦上任之初相比,短差增加幅度超過12倍。

桃園也因未能適度抑減歲出,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已經從2015年底的216億元,攀升至2019年底的442.5億元,市民平均負債由2015年底1萬0257元,增至去年底1萬9696元。

對於這樣的現象,桃園審計處也示警,桃園市府升格後推動各項重大建設,雖爭取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補助,但須配合自籌款龐大,歲入歲出近5年連年短絀,公共債務攀升,應妥善財務規劃及風險管理,確保財政永續。

以明年度歲出預算編列來看,主要以教育科學文化支出495億元居首位,占35.94%;包括捷運綠線、棕線及鐵路地下化等經濟發展支出則逾326億,占23.71%。從資本門支出在總預算占比約30%來看,桃園的建設在目前可說是萬箭齊發,但是財政負擔並不輕鬆。

「棕線」是不是應該優先建?

因此,對於這六線運輸的建設順序,會有不同的看法。桃園市議員牛煦庭認為,桃園是工業城市,商業業務活動沒有雙北那麼多,許多人流是來往雙北通勤,連接新北的棕線,效益相對明顯,進度卻是落後。

牛煦庭說,率先開工的「綠線」除了行經桃園藝文特區,其餘通過的地區是未來的重劃區,經過蘆竹,也不是人口較為稠密的南崁,相對都是較未開發的區域;透過大型的交通、軌道建設做都市開發,是傳統的作法,他站在年輕世代的角度來看,實際能帶來的效益有多少,要打上問號。

牛煦庭質疑說,若是要造福鄉親市民,為何路線的選擇,優先走在「肉地」上?「若說開發對城市未來發展是重要的,但是桃園房屋供給總量,已經可以滿足280萬人居住,加上少子化的問題,還要開發這麼多場站、新市鎮,客群在哪,是要給誰住?」

由於捷運預算龐大,必須透過場站、土地開發的利益去平衡軌道建設財務,在這邏輯之下,土地開發必須有利可圖,一定是愈高愈好,才能對政府預算帶來挹注,那房價怎會合理呢,而年輕人正是高房價之下的受害者。

「這種大開發主義,如果繼續成為政壇的主旋律,房價怎可能會合理呢?」牛煦庭說。

他也擔憂,開發新市鎮時,會造成市政資源的排擠,不利於老舊社區、更多人居住區域的發展。而且,「除非你有絕對的把握,新市鎮會塞滿人,不如預期時,運量培養不起來,會不會有營運的負擔,變成賠錢貨怎麼辦?」

穿著衣服改衣服

在工程面也有難度,最為麻煩的就是桃園、中壢兩大站的工程,就像是「穿著衣服改衣服」,台鐵在桃園、中壢區間旅客數眾多、列車班次密集,如工程造成營運中斷或延誤發車時間,將付出極大社會成本。

尤其在這兩站,台鐵與捷運交會共構,捷運的施工也要注意台鐵現有營運軌道的安全,必須即時監測。施工粉塵、泥水對台鐵旅客的影響,也必須降到最低,還有施工圍籬,也必須美化及完善行人動線,否則最易引發民怨。

許多民眾不知道的是,桃園體高架化、地下化爭論多時,還好市府有預作準備,否則可能只有一條路可走。

以中壢車站的共構為例,機場捷運延伸線是地下段延伸至中壢站地下二層,但在2015年以前,桃園鐵路還是核定採高架化,所以在台鐵中壢車站是採高架配置,但後來改推鐵路地下化,但中壢站工程已發包並施工中,所以為了讓鐵路地下化推動的可能性存在,所以市府協調交通部鐵道局退縮、降挖,才保有鐵路地下化的可能性。

向來有「最醜的火車站」之稱的中壢站,已於10月啟用新的跨站天橋和後站,民眾期盼多年,總算看到了些改變,心裡直呼「總算動起來了!」

才剛要進入「深水區」

鐵路地下化最大的難題,也就是財務的安排,也已經搞定。事實上,一且都沒法那麼樂觀。牛煦庭也說,接下來才剛要進入「深水區」,南鐵東移就是一例,桃園車站旁萬壽路已出現陳抗,未來進入用地取得階段,勢必會面臨龐大的壓力,市府要有排解之道。

「三心六線」可不是喊聲「開工」就可以心想事成,不管是用地的取得、工程的挑戰、以及完工後的效益以及對桃園財政造成的影響等都是挑戰,而且這不僅是鄭文燦要面對而已,更考驗著下一任市長的能力。

更多信傳媒報導
實價登錄上路8年》全台房價狂漲 台中、台南單價飆5成 全台漲最兇竟然是這裡!
不似台灣修憲「拼裝車」 智利揮別獨裁陰影從「零」開始制憲
歐洲疫情再起 單周死亡人數破1萬2 專家估下周全球確診數逼近2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