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市機師職業工會「黃飄帶行動」 高喊:居檢不派飛、我要喘息日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飄帶行動」稍微受阻,無法將黃飄帶送入檢疫旅館內,不過不少人拿起旅館中的毛巾、浴巾等物品,懸掛在窗邊揮手響應。(陳夢茹攝)
「黃飄帶行動」稍微受阻,無法將黃飄帶送入檢疫旅館內,不過不少人拿起旅館中的毛巾、浴巾等物品,懸掛在窗邊揮手響應。(陳夢茹攝)
現場應援機組員喊起口號「居檢不派飛、我要喘息日、機組人員辛苦了、機組人員加油!」。(陳夢茹攝)
現場應援機組員喊起口號「居檢不派飛、我要喘息日、機組人員辛苦了、機組人員加油!」。(陳夢茹攝)
不少機組員趴在窗邊揮手響應黃飄帶行動。(陳夢茹攝)
不少機組員趴在窗邊揮手響應黃飄帶行動。(陳夢茹攝)
工會理事長李信燕表示,機師工會訴求居檢期間不要再次派飛,每月讓機組員有3天喘息日。(陳夢茹攝)
工會理事長李信燕表示,機師工會訴求居檢期間不要再次派飛,每月讓機組員有3天喘息日。(陳夢茹攝)
另也有機組員群體在陽台掛上黃飄帶,看起來相當壯觀。(翻攝照片/陳夢茹桃園傳真)
另也有機組員群體在陽台掛上黃飄帶,看起來相當壯觀。(翻攝照片/陳夢茹桃園傳真)

[周刊王CTWANT] 國籍航空61歲委內瑞拉籍機師23日在桃園市住處猝死,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28日在3處檢疫旅館發起「黃飄帶行動」,機組員紛紛在窗邊、陽台掛上黃飄帶、毛巾、浴巾等。

工會理事長李信燕表示,該名委內瑞拉籍機師在華航服勤21年,跟機組員之間的感情相當友好,得知他在家中浴室猝死,機組員都感到悲痛、遺憾,生前他曾向其他同仁透露,這1年半以上的執勤、連續派飛等都讓他感到身心俱疲,為悼念他因而發起「黃飄帶行動」。

不過「黃飄帶行動」稍微受阻,無法將黃飄帶送入檢疫旅館內。李信燕說,稍早遞送物資時被旅館禁止,旅館說要跟公司討論,但直到剛剛都沒有得到正面回覆,才讓機組員沒辦法一起響應黃飄帶行動,她更直呼「難道是這個社會、環境對我們的歧視嗎?」。

雖然有些機組員無法在窗邊掛起黃飄帶,不過有不少人拿起旅館中的毛巾、浴巾等物品,懸掛在窗邊揮手響應,也有機組員群體在陽台掛上黃飄帶,看起來相當壯觀,另也有貌似家屬的人開車至記者會現場,按喇叭響應,但隨即直接開走不願受訪,現場應援機組員喊起口號「居檢不派飛、我要喘息日、機組人員辛苦了、機組人員加油!」。

李信燕指出,機師工會有幾點訴求,第1點希望居檢期間不要再次派飛,機組員沒有經過完整居檢,容易跟下個航班的機組員有交互感染;第2點希望每月讓機組員有3天喘息日,可以脫離派遣、執勤、居檢跟自主健康管理,可以與家人一起共度,「看不到盡頭讓我們非常無力又無奈」。

談及27日又有組員確診,李信燕表示,經了解,該名機組員也是有連續派飛的狀況,居檢期間再派飛導致匡列組員比以往更多,若按照工會主張「居檢不派飛」,頂多匡列2、3位機組員,但現在匡列11位,以後甚至會匡列更多,更有可能變成好幾倍,希望讓機組員做完整居檢後再進入社區。

被問及機組員是否人力不足?李信燕以自身案例說明,她曾經今天早上從加拿大回台灣,隔天晚上又飛出去執勤,班表上1天居檢時間都沒有,但她並不是個案。至於人力不足的問題,全台目前約有2600至2800名飛行員,長榮跟華航各有1200多位,培養1名飛行員需培訓2年,需要徵人但現在根本緩不濟急,目前還是需要有其他的配套措施。

李信燕表示,按規定機組員在航班結束後應要做5天隔離、9天自主健康管理,這是中央流行指揮中心、民航局給各航空公司的的指引,裡面包括可以做長途航班的再次派遣,但這導致機組員又確診、交叉感染,機組員在這樣的循環下身心無法平衡,曾以何時,非常理性的機組員竟會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心聲,呼籲相關主管機關協助給予機組員正常的生活環境。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雲林空拍大賽「紅衣大女孩」獲銀牌引爭議 評審曝評分標準
婆婆臉鐵青:不准生…她懷孕7周「被踹到流產」尪冷笑 醫生娘1原因不敢離
亞歷鮑德溫誤殺事件「真兇」是他 外媒曝:曾因違反槍枝安全遭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