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羅賓漢式的社會民主道路

愛傳媒
桑德斯羅賓漢式的社會民主道路
桑德斯羅賓漢式的社會民主道路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目前暫時處於領先,他嚮往一種羅賓漢式的社會民主,也就是說1%的富豪階層為全民買單。

    酒店服務員們支持桑德斯,他們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低收入內華達人(拉斯維加斯位於這個州),選擇桑德斯意味著違抗了工會。被忽視的清潔工已成為電影隱喻(《羅馬》(Roma)、《女服務員》(The Chambermaid)),但桑德斯希望改善他們的生活。

    有些左翼人士寧要純粹主義(過於理想性),也不要半塊麵包(忽視現實)。桑德斯傾向於支持再分配措施。他將在美國實現全民醫保,法定帶薪假期,以及其他「標配」福利。

    桑德斯以及他的對手沃倫會把美國「歐洲化」。這兩位七旬老人最合適的繼承人,國會拉丁裔女議員奧卡西奧-也是仰慕大西洋彼岸的人。向歐洲看齊的觀念如此普遍,某些部分有道理,但可能其在某環節邏輯不通。

    羅賓漢(Robin Hood)式的社會民主,這種制度會對巨富階層徵稅,以資助社會福利計劃,它不會對中產階級或上層中產階級提出太多要求。沃倫的稅收政策放過凈值低於5000萬美元的家庭。桑德斯的徵稅目標覆蓋更廣泛人群,但依舊瞄準了最富裕階層,考慮到即將來臨的大選,這種選擇性稅收政策可以接受。

    對華爾街動刀會贏得很多選票,政治人士不得不盡其所能成為善於把握可能性的藝術家,這確實使美國左翼與歐洲的社會民主黨派產生某些分歧,後者對更廣泛公民族群徵收更重的稅。

    丹麥的財政收入占國民產出的45%,這可不是向無所事事的鍍金階層徵稅就能完成的,法國(46%)和德國(38%)也不是。

    美國的稅收僅占國民產出的24%,民主黨人希望把歐洲的財政稅收制引入美國,這無可厚非。他們可能誤解了這麼做對於稅收政策的潛在影響,他們不敢設想在廣度和深度上達到歐洲水平的稅收政策。

    在美國這樣極不平等的國家,1%最富人群就是錢所在的地方,這個族群顯然是應該狠狠徵稅的對象。對成本估算的質疑,已經差不多終結了沃倫的競選活動。民主黨人只針對最富有的人徵稅。說明他們認為福利國家只有在別人買單的情況下才是值得的,它不是一種內在的善,它不是國家的粘合劑。

    桑德斯、沃倫的競選綱領,認為稅收是一種負擔,而不是法學家霍姆斯所定義的「我們為文明社會所付出的代價」,民主黨所訴求的與其說是北歐的普世主義,不如說是高高在上、不在乎錢的權貴階層的義務。

    桑德斯迫不及待地佔領道德制高點:愛國主義意味著對同胞們做出實質性承諾,而不僅僅是揮舞國旗,高唱國歌,這些廉價的追求。

    川普總統也希望他勝出,隱含的稅收會讓中產階級選民,包括那些憎恨川普的人,開始揣測11月更換總統的代價。民主黨人也同樣心知肚明,剛過的「超級星期二」拜登橫掃北卡羅來納州非洲裔選票,而另外三位確定出局的候選人選擇為他背書。

    最左翼的一幫人提出了一條既不很社會化、也不那麼民主的社會民主道路,其「歐洲含量」將其搞得不倫不類。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