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贏過川普之處

愛傳媒
桑德斯贏過川普之處
桑德斯贏過川普之處

    【特約記者謝維倩編譯】78歲的桑德斯儘管知道自己無緣代表民主黨角逐今年總統大選,但還是精神振奮地宣揚他的「民主社會主義」理念。美國面對嚴峻疫情的當下,全民醫保的需求從未有一刻如此迫切和真實,除非每個人都有醫保,否則沒有人有。桑德斯的理念或將改變美國。

    8年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宣稱 47%的人依賴政府卻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且認為自己「有權」享受的福利包括醫療、住所和食物。令人驚訝的是,本周羅姆尼敦促政府向美國成年人支付1000美元,除了這筆錢以外,參議員還提議帶薪休假、失業保險和營養項目來減緩經濟受到的衝擊。 昔日的他主張嚴格控制預算,而現在他非常慷慨。

    拜登在佛州和其他地方的初選中大勝後,桑德斯已大幅落後,然而桑德斯或許感到欣慰,連羅姆尼這樣的人都跟他想法一致。兩週之前美國對於桑德斯左傾的社會主義還存疑,隨著新冠疫情的迅速蔓延,美國的醫療體系暴露出了其脆弱之處。

    美國醫療保險無法覆蓋所有民眾,醫療成本過高,醫務人員稀缺和人均病床比例過低等問題。種種因素勉強應付平時的醫療需求,但遇到百年不遇的病毒感染,再加上法規多如牛毛,沒有人有政治勇氣移除不必要的阻礙,患者增加將造成醫療體系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

    目前,從川普政府應對的方式就可以看出醫療問題多多(他們就算有心做也不知如何做起),再加上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協調不足,彼此應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才能爭取時間做好防疫工作沒有定論。

    國會停留在撒錢救經濟的階段,對於從封城之後的後續措施,該如何有效協助大眾度過足不出戶的階段毫無章法,也難怪民眾對政府缺乏信任了。

    原本緩慢行進的左傾趨勢(公眾對醫保和財產稅的看法),危機加速了桑德斯的世界觀。 保守黨政府領導的英國正走向極端的財政政策,法國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美國的辯論並沒有止步於對家庭和企業的短期幫助,它觸及了更大的分配問題。羅姆尼的想法超越了共和黨人通常會主張的舉措,削減工資稅、以及企業貸款的保證。 實行全民醫保原被認為曲高和寡,然而在傳染病面前,這個理由變得再順理成章不過。

    1970年的石油危機讓自由市場主義學說興起,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西方提出凱恩斯的回歸,但好景不常,很快就消失。08年以後,沒過多久西方開始緊縮財政,歐巴馬想推行大政府遭到共和黨的阻撓,川普上台後對大政府進行攻擊,2017年主張自由放任的右翼抬頭,不亞於2007年。

    這一次疫情帶來的痛苦遠超單純的貧困。沒有那一個社會群體能夠把事情怪罪到另一個群體頭上。不會有人談這是窮人的錯,也不會有「佔領華爾街」運動。 因此所有人更容易達成共識:我們需要更大、更積極行動的政府,左翼不會放棄這個歷史性機遇。

    美國社會抗疫雖敗卻可能最終受益,桑德斯在這場角逐中的日子可能無多,但理念藉助他人的力量取得勝利也差堪告慰,如果他的命運就是目睹他人帶領美國擁抱大政府,可能不需要等太久。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