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傑專欄:學貸利息可免 本金一定要還

梁文傑
上報

在提出三千公尺以上高山廣設升旗台、大學生出國當交換學生由國家付錢等一望可知是隨口唬爛的政策之後,韓國瑜再提出就學貸款免利息,但從網路聲量來看,這次算是歪打正著。

怎麼說歪打正著?一是政府每年大約多支出16億左右,比起讓大學生出國當交換生每年要2000億元可行得多。政府明年編列的育兒津貼預算就增加了300億,16億確實不算什麼;二是現在的年輕人普遍低薪,要償還學貸確實頗為沈重。目前全台約87萬人有學貸,平均每個人負債20萬。20萬對很多「大人」來說不算什麼,但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來說真的是一筆大錢。

其實學貸利率只有1.15%,和一般信貸動輒4%起跳相比本就甚低。而且政府本來就為學生負擔了不少利息。家庭年所得在114萬以下的學生,利息由政府全部負擔;家庭年所得在114萬到120萬之間的,利息由政府負擔一半。假如有學生要「套利」早就可以套利,不用等到現在。

所以學貸免息是完全做得到的,民進黨政府不必在此議題與韓國瑜糾纒,甚至大方點把過去積欠的利息一筆勾銷都不是做不到。但李佳芬加碼的「學貸還不出來由政府吞下去」,也就是根本連本金都不用還,那就是胡扯了。

現在的大學生學貸上限是100萬,假如可以借而不還,等於是政府發給每個大學生100萬元當奬勵。這不但對沒唸大學的人不公平,而且會鼓勵每個高中畢業生都寧願再玩四年也不願投入職場或去學一技之長。尤其台灣的大學已經多到只要想唸就能唸的地步。許多名不見經傳的大學不但是在浪費年輕人四年的光陰,也讓這些並沒有學到什麼東西的畢業生產生一種「我是大學生」的浮誇意識,眼高手低只願坐辦公桌吹冷氣,或寧願到麥當勞當服務生也不願投入收入較高的生產製造業。

台灣大學生的平均低薪根源於我們有太多根本不必也不適合唸大學的大學畢業生。現在要加強引導年輕人走技職路線都來不及了,豈有再發奬金鼓勵大家都唸大學的道理?

所以學貸利息可免,本金卻非還不可。這絕非政府不願投資下一代,而是真正為了下一代好。

※作者為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