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傑專欄:美豬公投,投的是美國還是中共

·4 分鐘 (閱讀時間)

說到公投反美豬,國民黨會說這只是「食安問題」。但台灣在2012年開放進口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牛,大受消費者喜愛,進口量一路超越澳洲和紐西蘭來到每年7萬公噸,9年來未曾聽聞有任何人吃出問題。而台灣每年進口美豬只有約1.6萬公噸,絕大多數進了食品加工廠,市面上根本買不到也吃不到。台灣人吃美牛的量是吃美豬的4倍以上。吃大量的美牛沒事,吃少量的美豬卻擔心有事,這是什麼「食安問題」?馬英九、朱立倫、連勝文、蔣萬安在美國留學不怕吃美豬,在台灣必也大啖美牛,他們心中盤算的也絕對不是「食安問題」。

以1.6萬噸美國豬肉來說,金額不過9.6億元,只占美國出口豬肉總量的0.17%,也只有美國每年對台灣出口金額的千分之一。對美國人來說,這不是貿易量多少的問題,而是你台灣有沒有故意用不科學的理由來指控和刁難朋友的問題,是Kimochi的問題。AIT處長孫曉雅說,美豬非常安全可靠,她自己本身吃美國豬肉,也讓她的孩子吃美國豬肉。假如美豬是朱立倫說的「毒豬」,那朱立倫不啻於指控孫曉雅餵自己孩子吃毒物。這樣指控朋友,誰願意和你當朋友?還是朱立倫覺得孫曉雅應該唾面自乾,自我反省?

正如前AIT副處長谷立言所說,美豬對台銷售量並不會因為這次開放增加多少,但卻是美台信任關係的突破。假如公投反美豬通過,美國人心裏會想,你台灣缺疫苖,我送你4百萬莫德納;你台灣想加入國際組織,我出手相助;萬一中共攻台,我美國子弟兵可能還要幫你打仗流血。但你台灣人卻故意把美國人吃得很安全的食品當成毒物,這是什麼做朋友的道理?一旦你台灣有事,我又為什麼要管你死活?

這樣的結果恰恰是中共和國民黨要的。美國和台灣走得越近,就越要從中分化。「食安問題」根本無關食安,關乎的是美國願意支持台灣到什麼程度。中共已挑明不准台灣加入CPTPP,台灣想加入,需要美國協助對親中的秘魯、馬來西亞施加影響力。以中共今日的政經實力,即使美國幫忙也未必能扭轉局勢。但若台灣連美國豬肉都不願進口,又如何有臉請美國人幫忙?CPTPP如此,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和加入WHO等其他議題也都不用再談。

台灣越孤立,中共越得意。所以美豬公投這個「食安問題」,其實是台灣人在中美之間如何選擇的問題。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從1949年到今天,台灣就是靠美國才生存下來的。常有人說台灣在中、美之間要「維持等距」,但只有中共有拿下台灣的野心,美國沒有野心。此正如一方是想搶你財物的強盜,一方卻是願意出手相助的路人,凡是正常人都知道該和哪一邊交好。「維持等距」完全是瞎說。

1979年美台斷交時,蔣經國對美國「背信棄義」大為悲憤,但他知道中華民國能不能在台、澎、金、馬保住命脈,關鍵還在美國,所以他在日記中寫下「余對美國痛恨入骨,不過今天仍將以忍辱負重,採取低姿態的態度來處理美國事務」。台灣撑了40年,好不容易等來美國的正面對待和積極承諾,但未來能不能繼續再撑40年,關鍵依然是美國。而這次公投的結果也將是台灣命運的分叉點。

※作者為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

更多上報內容: